中澳“红酒大战”不断发酵 台湾为何力挺澳大利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期中国政府向澳洲葡萄酒开征107.1%至212.1%不等的反倾销保证金,再度引发中澳关系的紧张化。外界认为这跟澳大利亚曾在2020年4月呼吁世界卫生组织(WHO)所有成员国,支持独立调查新冠肺炎(COVID-19)的起源与传播有关联,而这似乎引发北京不满并在后续转以经济制裁手段进行“报复”。

近来中澳关系急速降温,北京方面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开征超过200%反倾销保证金,蔡英文说,“澳大利亚面临极大压力时,台湾感同身受”。(陈卓邦/多维新闻)

据《BBC》在2020年11月28日的报道指出,中国官员认为,“一些澳大利亚葡萄酒在中国销售的价格比在其国内市场便宜,因为澳大利亚政府采取了补贴政策,这构成倾销。这导致中国国内相关葡萄酒产业受到实质损害,而且倾销与实质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但澳大利亚否认了这一说法。而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的数据,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在2020年前九个月出口量中占了39%。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伯明罕(Simon Birmingham)对外表示,中国的举动“让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陷入极为艰困的日子”。

而除了“红酒大战”之外,中国当局曾对澳大利亚采取了两项措施,包括2020年5月宣布禁止四家澳大利亚牛肉出口商向中国出口,据称这四家占澳大利亚向中国出口牛肉总额的35%,以及对澳大利亚大麦出口征收80.5%的反倾销以及反补贴税金。

此外,中澳漫画事件也成为另一个中澳隔空交火的战场。起因为2020年11月30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转发中国网民创作的漫画讽刺澳大利亚军队在阿富汗的暴行,而这引来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的强烈反弹,要求中国政府为此进行道歉。

而随着事件的持续发酵,澳媒也开始反击,《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在12月1日的头版刊登六四事件的“坦克人”照片,以表示对中国的强烈谴责,还标注称“这张照片是真的”。“坦克人”是指一名六四事件中在北京长安街阻挡中国人民解放军坦克车队的男子。

不过就在中澳关系陷入低谷时,澳大利亚的“民主伙伴”台湾则是不远千里地送来温暖。

首先是蔡英文在12月2日出席民进党中执会前受访表示,“当澳洲面临压力的时候,台湾政府和人民也感同身受,政府会以最适当的方式来支持,让澳洲人感受到台湾的温暖”。

而台湾外交部则是在12月2日在推特分享澳大利亚葡萄酒照片,表态将会力挺澳大利亚的“自由红酒”。

台湾外交部驻美代表萧美琴则在12月1日转发由19国议员合组的“对华政策跨国议会联盟(IPAC)”在推特上支持澳大利亚红酒并批评中国的推文,并呼吁“似乎是时候囤几瓶澳洲葡萄酒了”。

此外,民进党立委也跟上这个热点,例如台湾澳大利亚国会联谊会会长的民进党立委邱议莹,便号召立委集结,共同响应全球挺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行动。

而更重要的是,外交部在12月1日对外说明,外交部长吴钊燮于11月30日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专访,提到“不乐见中国以贸易手段施压澳大利亚,也期待台湾与澳洲可签署经济合作协议”。吴钊燮表示,“台湾位居中国军事威胁及威权主义扩张最前线,除了坚定展现自我防卫决心,台湾也期待与美国、日本、澳洲、印度等理念相近国家加强情资交换及合作,以维护印太区域和平稳定”。

而台湾为何如此“举国上下”力挺澳大利亚呢?

首先,台湾跟上这波中澳对抗的热点,目的就是为了争取国际曝光度,让身为“民主伙伴”的台湾也能在“反华联盟”中取得一席之地。

其次,台湾有意图显和强化澳大利亚做为“受害者”的身份,而台湾的逻辑是这种被北京打压、迫害的滋味,台湾是世界上最了解,因此能够同情共感澳大利亚的处境。

再者,在民进党的刻意操作下,支持澳大利亚红酒似乎能在一定程度上转移民进党有意进口美牛美猪的争议。如果民进党操作得宜,则可以在“反中反共”的大脉络下,适度合理化为何台湾政府要支持“民主联盟”国家的经济贸易政策。换句话说,在中国崛起的国际形势下,政治无法离开经济,而台湾做为受长期受北京在政治上打压的经济体,则有必须从经济方面突破政治外交,包括美台军售、美猪美牛跟当前的澳大利亚红酒,其实都是“反中反共”的必要社会代价。

换句话说,没有意外的话,或许台湾将迎来澳台的经济合作协议。不过,根据台湾财政部的数据显示,2020年1月到10月的累计数据中,台湾与澳大利亚的出口仅有27亿美元,仅占台湾出口总值的0.009%,而进口的数据则是67亿4,000万美元。

对比之下,2020年1月到10月的累计数据中,台湾与大陆(包括香港)的出口高达1,222亿7,500万美元,共占台湾出口总值的43.6%,而台湾与美国的出口则是412亿6,700万美元,共占台湾出口总值的14.7%。

从数据的解读可以发现台澳的经济贸易并不热络,而且台湾对澳大利亚仍处于贸易逆差的状态,因此台湾未来倘若真的大力进口澳大利亚的“自由红酒”,显然更多是政治考量,而非根据台湾消费者的需求,以及市场规律。但相较于“美猪美牛”的争议性,显然台湾社会更倾向去支持澳大利亚的“自由红酒”,而这也是台湾盲目“反中”的另一明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