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买到新冠疫苗后 考验才要来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虽仍持续恶化,但陆续有几款新冠疫苗在第三期研发试验阶段纷纷传出疫苗具有效性的好消息,也让全球疫情的归零透出一丝希望的曙光。新冠疫苗何时能逐步施打形成群体免疫,成为世人关注的问题,但在此同时,疫苗的安全性,以及相关社会恐慌的问题恐将随之浮现。

台防疫指挥官、台卫福部长陈时中回应外媒指台湾“疫苗可近性”的排名较落后时表示,“事实上我们所取得的疫苗不会比其他的国家少”。(中央社)

在疫情严峻的欧美,部分新冠疫苗将在紧急授权下开始施打。英国在12月2日率先宣布,批准由德国BioNTech和美国辉瑞(Pfizer)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预计于下周开始接种;此前美国卫生部长阿扎也表示,有望于圣诞节前开始让部分美国人接种新冠疫苗。

不过,在欧美社会的若干民调及舆论中可发现,有一定比例的群体对于是否接种疫苗抱持反对或怀疑的态度,如何因应社会对于疫苗安全性的质疑及反疫苗的风潮,无疑成了往后疫苗欲大规模接种的一项新挑战。

相较国际,台湾自制疫苗的进度滞后,现阶段只能向外求。台湾当局目前在某种“只能做不能说”的策略下,持续与欧美药厂洽购,同时也等待世卫组织(WHO)主导的“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的分配。

据台防疫指挥官、台卫福部长陈时中日前的说法,台湾除COVAX配额外,还与某国际大厂签约购得了1,000万剂的疫苗,合计已有1,500万剂疫苗在口袋,但碍于“保密协定”,厂商不便透露;而陈时中在12月2日更进一步指,与另一家国际大厂的签约已进入最后阶段,但数量有多少,因是谈判“底牌”故不便透露。

台湾何时能购得足够数量的疫苗,下单后又何时能到货,这问题难以明确回答的原因,其实也表现出台湾在防疫疫苗的安全部署上,难以“操之在己”的某种窘境。

何时能买到疫苗是目前台湾社会关切的一大课题。但对台防疫指挥中心专家李秉颖而言,更令他更担忧的是,有了疫苗后,台湾社会是否会出现“反疫苗”的恐慌,重蹈2009年“H1N1”新型流感疫苗覆辙,有疫苗但民众在疫苗不良反应的疑虑下,却不愿施打。

英国医师韦克菲尔德(Andrew Wakefield,右)于1998年使用不实资料,指控麻疹腮腺炎风疹三联疫苗(MMR)会引发自闭症的论文,给了“反疫苗运动”一个有力的借口,时至今日仍有不少人士支持他。(Getty)

在疫情重灾区的欧美,为何有一定比例的民众对新冠疫苗抱有一定程度的疑虑而不愿接种。其中有些原因,或许并非毫无根据。毕竟现在获紧急授权的欧美疫苗,本身是因疫情的“时势所需”,为缩短研发时间,加速了部分考量安全性的试验流程,这多少提高疫苗可能的风险。

不过,欧美社会反疫苗的某些原因,则有其更深层次的历史、社会因素。早期在18世纪时,西方社会反疫苗的情结是基于宗教因素。在当时的基督教信仰中认为,天花等疾病是上帝惩罚罪人的工具。例如有的牧师直指,“接种是对上帝安排的挑战,是走向罪恶和道德沦丧的诱惑,是让人们去屈从于发明而取代神意的企图。”

在19世纪,社会大规模的反疫苗活动都曾在英美两地上演,原因还包括关于施打疫苗副作用的谣言、某种原教旨的个人主义,认为国家要强制施打疫苗,侵犯个体自由等。而这20几年来,类似于19世纪的“反疫苗运动”经常也伴随各地兴起“民粹主义”发展而加剧。

近年来,麻疹会在欧美造成大流行的主因,就被视为是民粹式反疫苗运动的恶果。而若干反疫苗人士的想法,就像是特朗普(Donald Trump)在2012年于推特上的发言,认为“接种疫苗是儿童自闭症大幅度增加的原因。”

台湾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小组咨询委员,兒科醫師李秉颖指未来接种新冠疫苗后所发生的不良事件或死亡个案,恐让台湾民众对疫苗安全性产生质疑。(台湾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供图)

此次欧美社会对新冠疫苗的疑惧,一定程度上与长期存在的反疫苗社会心理有关。除混杂疫苗安全性和副作用等未知风险的合理、不合理等怀疑外。其中,也与各地民众对其执政者治理的不信任,以及若干“阴谋论”渲染等因素有关,例如在美国有若干甚嚣尘上的传闻指,新冠病毒是大药厂为靠疫苗牟利所散播的,或是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Bill Gates)欲借疫苗接种计划,将微芯片植入人体等。

由于目前台湾社会主要关切的焦点仍在“何时能取得疫苗”,但拿到疫苗后,台湾该如何评估各款疫苗的接种安全性及风险、何时要开始大规模施打等讨论则尚未起步,因此反新冠疫苗活动是否会在台湾社会上演仍有待观察。

专家李秉颖的忧虑非空穴来风。例如历来公费流感疫苗接种过程,每每都会发生数起不良反应、甚至致死的案例,这都可能让台湾民众产生缓打或拒打疫苗的现象。

如何科学且不怕负责的厘清流行病疫苗与相关不良反应间的因果关系,弹性的因应可能造成的社会恐慌,无不考验著台湾执政当局的治理及风险沟通能力。这恐怕也是台湾防疫部门应超前部署,并直面台湾长期公卫社区教育不足的部分。而后者就如同台湾民间NGO“公共卫生促进会”所言,“公卫教育才是防疫、预防口罩慌、疾病污名化最好的社会疫苗”。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