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国声援澳大利亚 一本西方的“伪善”大全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赵立坚发布的一张图片引发莫里森的强烈不满。(Twitter@Lijian Zhao 赵立坚)

被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称之为“Fake Photo”(假图),由中国大陆画家“乌和麒麟”以澳大利亚特种部队在阿富汗执行反恐任务时的“战争罪行”为内容的“创作”,引发中澳外交紧张关系,延烧数日未见平息,甚且愈演愈烈,法国、英国、美国加上台湾等多国或地区官方皆力挺莫里森,同声谴责大陆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Twitter)散播“假讯息”,并称为了共同的“价值”,会坚定地与澳大利亚站在同一战线,不少“民主阵营”国家或地区的民代还发起“喝澳大利亚红酒”运动,将“声援”落实为实际行动。

不过,这些自诩为“人权”、“言论自由”捍卫者的西方政要,在发言力挺莫里森的同时,始终回避“战争罪行”这个主题,只着眼于北京“不认错”、“不道歉”,还别有用心的操作民粹、带风向到中、澳之间的“红酒战争”。必须得说,真像近年来西方国家的种种“伪善”及双重标准集好、集满的“大全集”。

“乌合麒麟”的“创作”素材源于何处已不待多言。实话说,若不是莫里森不小心显露他的“白人优越感”,将一个基于澳大利亚政府自承的“战争罪行”绘制的“讽刺画”污名化为“Fake Photo”,但凡是尚存血性、良知的人类,都应该高度评价澳大利亚政府展现西方“先进国家”近年罕见的“人性”及“自省能力”,也不会发生赵立坚反将他的“转推”置顶让事件延烧,反使澳大利亚置于当下难以言说的尴尬处境。

相较于莫里森因一时误判导致的尴尬处境,更应该被批评的,其实是美国与英国。要知道,澳大利亚军人在阿富汗发生的“战争罪行”,同案“被告”还有美国、英国,设于荷兰海牙,专职调查种族灭绝、反人类罪、战争罪的国际刑事法院(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简称ICC或ICCt) 早在2016年底由ICC首席检察官班索达(Fatou Bensouda)完成初步调查报告,不过要进一步完成后续司法程序时,遭到美国与英国官方阻扰。

特朗普在今年9月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对班索达及另名ICC高阶官员莫乔乔科(Phakiso Mochochoko)实施制裁,禁止入境美国,并声言制裁令是为了保护美国主权及美国官员;英国则在2017年以“证据不实”理由解散其国内两个调查英军有无犯下战争罪的调查小组。简言之,“人权”并非美国、英国政府主要考虑,更直白的说,在阿富汗战场,“人命”有贵贱,“美国、英国(军)人的命才是命”。

法国敦刻尔克民众在报亭前排队购买《查理周刊》,封面上的漫画人物手持“我是查理”标语。(AFP)

美国蛮横的制裁ICC检察官与英国釜底抽薪的解散调查小组,对无辜死亡的阿富汗人及其家属来说,不仅是沉冤无从昭雪,若政府还成为可能是杀人凶手军人的“帮助犯”,美军、英军到阿 富汗战场的行为,对部分人来说简直是闯进家门只以杀人为乐的变态杀人狂,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布朗(Cale Brown)对自身“隐匿事实”视而不见,却反身指责赵立坚基于事实的“转推”是 “散播假讯息,并使用胁迫外交”;英国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称英国将永远与澳大利亚并肩“保护我们的关健利益与价值观”,但不知道澳大利亚对自家军人犯下战争罪的“自省能力”,算不算是英、澳的“共同价值观”。

一向奉行“世俗主义”并以“言论自由保护者”自居的法国同样令人厌倦,至少在2015年为《查理周刊》(Charlie Hebdo)刊登以穆斯林先知为主角的讽刺漫画招致恐怖攻击,因而同理,进而声称“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的那些法国人及全世界范围内有血性、有良知的人,此刻应该同理被澳大利亚军人杀害无辜阿富汗平民家属的感受,并站出来捍卫“乌合麒麟”的创作自由、言论自由。

至于那些发起“喝澳大利亚红酒”支持澳大利亚的各国民意代表及蔡英文政府官员、民进党政治人物,这些刻意把“冯京当马凉”,将应置顶的“人权价值”硬是要拉低到“红酒战争”、“北京霸凌”这个层次以模糊“反人权”焦点,或只想“硬蹭”搏取“敢于抗中”虚名,这些脑袋不清楚的人,就让他们继续喝红酒吧,不要浪费时间、精力对他们弹琴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