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子性骚扰案引两岸关注 台女如何看待两岸性别平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中国中央电视台前主持人朱军在2018年被指控于2014年涉嫌性骚扰实习生弦子,这起案件于2020年12月2日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据弦子对外透露,虽然她和朱军都申请了公开审理,但法院未同意公开庭审过程。据网路视频画面显示,12月2日下午在海淀法院外聚集了百余名自发前来为弦子加油打气的民众,现场有“性骚扰可耻”、“打破黑箱”以及“#MeToo”等标语。

根据新加坡联合早报、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等外媒报导,本案是中国类似案件中,极少数能正式走入法庭审理阶段的案例,有分析认为这或许对中国MeToo运动影响重大。而弦子案也在台湾引发回响,多维新闻访问台湾女生小音,请教她对于这此案件的看法。

2020年12月2日,弦子抵达北京一所法院,向她的支持者们讲话时哭泣。弦子向一位电视主持人提起性骚扰诉讼。她周三在法院对数十名欢呼的支持者说,她希望自己的案件能鼓励性别暴力的其他受害者,因为中国的司法体系给了他们很少的申诉选择。(AP)

多维:根据你的观察,这起案件在台湾社会受到的重视高吗? 你觉得原因可能是什么呢?

小音:这案件在台湾没什么能见度,可能台湾对大陆社会新闻如果没有猎奇性的话基本上不会刻意关心。不过这两天,台湾主流媒体的确有报道这个新闻。但据我所知大陆这几天针对这个事件也有进行舆论监管,例如很多微信公众号的文章都被“404“了。由于这起事件还没有宣判结果,所以还无法评价它对于中国MeToo运动会有什么影响。

多维:2020年11月20日,清华学姐以性骚扰名义网络暴力清华学弟,该起事件冲上微博热搜,学姐叫嚣着让学弟“社会性死亡”,但最终引来反转的局面,你知道这个新闻吗? 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小音:我不知道这个新闻,但大致上通过您的描述可以知道内容。因为台湾其实偶尔也会发生女性告对方性骚扰再被翻转的案件。我觉得问题还是回到性骚扰因为定义不清,在当代社会基本上成为一种法律武器了,因为这个词的暧昧空间会让很多案成为罗生门。以后法律势必得对性骚扰的定义再进一步厘清。

+2

多维:你觉得两岸对性别意识和性别教育有何同异呢? 比方说外界普遍认为台湾是东亚圈女权意识最高的地区,你同意这样的观察吗?

小音:我不全然认同。台湾确实在性别意识跟性别教育上的发展比较迅速一点,而且也比较早开始传播相关论述。但我不认为走到现在,台湾有比大陆高明多少,因为很多都是披着女权主义的皮,但骨子里仍然带有浓厚的男性沙文主义。台湾多数人以为女性出头天就是争取跟男性一样的权力、甚至打倒男性,但其实不应该是这样。我觉得真正的女性主义前提要建立在解放男性上面。但就这个角度来看,两岸并没有太多异同。

多维:女权意识的高涨是不是也带来负作用,比方说近年来台湾社会充斥着“仇女”的言论,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社会现象? 相较之下,你觉得大陆社会有这种倾向吗?

小音:仇女就是典型我上述的产生的反扑。我感觉大陆这种倾向还没开始发生,因为他们单极女性主义论述的传播并未像台湾那么根深柢固,台湾毕竟长久以来都浸淫在西方进步价值的思想当中,其实也承担了西方进步价值带来的后果,这点我就觉得大陆相对好一些,因为政府会当防火闸,所以大家常说中共政府管控言论自由不好,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官方先立了一个闸,长远来看,可以帮社会发展减少许多潜在的纠纷与难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