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央行打炒房 是猛虎出山还是纸老虎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央行于当地时间12月7日宣布祭出房市针对性审慎措施,锁定公司法人、自然人、购地贷款与余屋贷款四项,进行贷款成数限制。其中,公司法人、自然人与购地贷款均为十年前采取过的管制措施,而余屋贷款则为央行首次提出的管制,目的皆在打击建商囤房风气。

台湾央行总裁杨金龙表示,全球主要经济体宽松货币政策资金外溢效应,为避免让资金流入房市炒作,因此提出几大措施。(中央社)

台湾央行总裁杨金龙表示,因考虑到四点因素,使得央行必须做出规范。首先,是全球主要经济体维持宽松货币政策产生了资金外溢效应,如果银行过度集中在不动产授信,将影响信用资源分配;其次,央行也注意到银行购置住宅贷款与建筑贷款的走高,今(2020)年10月银行不动产贷款占总放款比重35.9%,接近历史高点37.9%。

再者,央行发现自然人多笔购屋贷款与公司法人购屋贷款续增、余屋贷款授信条件过于宽松等现象,因此决定超前部署,在房价“温和上涨”之下,提出相关措施,希望房价能够软着陆。

在资金浪潮之下,近期多有学者与民众担忧房市将成为重点目标,假使资金流入房市炒作,将导致原本高房价问题更加恶化。因此央行副总裁陈南光于11月时便曾发表专文,其认为房地产不是经济火车头,因此在房市未泡沫化之前,央行应该运用总体审慎政策与工具超前部署等。

2020年12月7日,台湾央行针对自然人与公司法人提出限制房贷的规范。(黄雅慧/多维新闻)

陈南光的言论一出同时掀开了央行茶壶里的风暴,因为房地产牵涉的利益层面广泛,是否该有所动作引发官方内部争论;而社会也因为该言论触及到高房价、居住正义等问题而引发共鸣。

比如说,民进党立委高嘉瑜在接受专访时表示自身租屋十年买不起房,认为高房价是造成年轻人不婚不生的原因,虽然舆论随即质疑高嘉瑜资产问题而模糊了焦点,但房价问题也再度被端上台面检视。

因此,行政院在12月3日公布“健全房地产市场方案”,提出稽查预售屋红单交易、推动“实价登录2.0”修法、修订房屋税等法规、防范资金流入房市与广建社会住宅等五大措施,希望对民众与社会有个交代与回应。不过,行政院会提出的措施仍让多数民众觉得不过是“纸老虎”一只,因为政府是否会确实行动让人怀疑。

民进党立委高嘉瑜表示自身租屋十年买不起房,认为高房价是造成年轻人不婚不生的原因。(Facebook@高嘉瑜)

在这样的前提下,央行率先提出防止资金流入房市的作法,希望对资金流入房市问题有一严正的规范。不过,民众与学者虽乐见央行出手,但仍有几项担忧。

首先,央行的目的是欲通过限制贷款成数打击投机炒房,但必须注意的是,到底是谁在贷款买房?根据台湾财团法人金融联合征信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两季的新增房贷中,六都(台北市、新北市、桃园市、台中市、台南市、高雄市)有45.3%至73.2%为年收入新台币100万元(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以下族群,甚至有22.6%至42.4%的贷款人为年收入60万以下者,显示大多数利用房贷置产的都是一般受薪阶级。

换句话说,今年在低利环境下,多是这些受薪的小资阶级在贷款买房,假如央行从贷款层面下手,是否反而会波及到这些受薪阶级?进而放掉以满手现金投入房产的投机炒客?这样的问题是值得持续注意的,否则这个看似雷厉风行的举措很可能反让银行业者、受薪阶级受到损伤。

另外,这次之所以有房市超前部署的忧虑,主要来自疫情与宽松货币环境下的资金泛滥。对央行而言,目前浮滥的资金导致央行为了汇市疲于奔命,而房市问题也成为其潜在的心头之忧。

但总体而言,要解决这问题,遏止炒房仅是治标,治本的关键仍在于建构导引资金流向的管道,包括让资金能流入实体产业发展,可能包括推出公共建设案等,而不是仅停留在股市、汇市与房市。

民进党政府自喊“打炒房”以来,诸多民众与学者多认为是纸上谈兵,毕竟台湾高房价的问题,仍是长期以来社会分配结构问题未解决所导致的果。现在政府愿意在社会的压力下跨出一步是好事,但光只有央行在做是不够的,仍得依赖政府相关部会合作,如内政部、金管会、财政部等,同时更应真正打到痛点,这才是民众所盼,也才能真正展现政府解决房价问题的诚意。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