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苗问世引发中外交锋 两岸将成为“主要战场”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是当下全球面临的最大公共卫生危机,而目前尚未有公认有效的治疗方法,因此外界将希望放在疫苗的研发和使用上,而疫苗也被视为终结新冠肺炎疫情,重启世界经济和正常生活最有力的科技武器。

而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持续蔓延,以及对疫情已经控制下来的国家仍然担心疫情的反扑,因此新冠疫苗的研发、授权和使用,以及不同国家之间对疫苗的和认证和国际合作,将成为未来全球共同关注的问题。

英国12月8日起为民众大规模接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苗,第一位接种的是90岁妇人基南(Margaret Keenan)。(AP)

当地时间2020年12月8日,英国国民保健署(National Health Service)开始注射美国辉瑞(Pfizer)和德国BioNTech开发的两剂接种疫苗,因此英国人成为世界上首批接种经过授权、进行过完整试验的新冠疫苗的人群。

据英国国健署的计划显示,首先接种疫苗的将是那些80岁以上的老人、养老院工作人员和其他高风险医护人员,这些群体估计约有600万人。而全球首位接种辉瑞疫苗的人是英国90岁妇人基南(Margaret Keenan)。

由于新冠疫苗的研发也被视为是一种大国综合实力的“竞赛”,因此各国自然都不愿落于人后。对此,疫情严重的美国反应很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2月8日召开的白宫疫苗峰会中说“预计在数日内,FDA将批准辉瑞的疫苗,然后是莫德纳的疫苗,上千万剂疫苗将会在这个月就被使用”。

而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卫生法教授劳伦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表示:“我从未见过(其他)医疗产品在政治上有如此大的利害关系。新冠病毒疫苗的政治象征意义背后,是因为超级大国已将其视为展现自己国家科学实力的象征,证明政治制度优越性的手段。”

而中国当前处在全球新冠病毒疫苗研发的第一方阵,具体来说已有13种疫苗进入了临床试验,其中灭活疫苗和腺病毒载体疫苗两大技术路线共有4种疫苗进入了III期临床试验。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新冠病毒疫苗的年产能将达到6.1亿剂,2021年疫苗年产能在此基础上会更加有效扩大。

不过随着疫苗的授权和使用在全世界各地陆续开展,但疫苗的品质、认证和国际合作等议题,也将迎来新一轮的国际政治舆论战,而其中更不乏“反华”阵线的形成。

例如,据《德国之声》报道,中国国药集团(Sinopharm)在11月表示已经为开发的疫苗申请最终销售许可,而中国副总理孙春兰则在12月2日访问了中国国药集团,显示中国的新冠疫苗已有一定进展。但是报道又表示中国国药集团在全球10个国家有医疗官司缠身,这些地方包括阿联酋、埃及、约旦、秘鲁、阿根廷等地,言下之意似有“含沙射影”中国国药集团制作的疫苗品质可能有问题。

此外,12月7日,美国《纽约时报》点名自行研发新冠疫苗、并获得英国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授权在中国生产疫苗的深圳康泰生物,其负责人杜伟民曾涉及行贿却至今无事,旗下疫苗更于2013年造成17名婴儿在注射后死亡。报道称,中国政府扶持并保护了这个“饱受腐败和争议困扰的行业”。由于缺乏透明度,加上可疑的商业行为,动摇了中国民众对国产疫苗的信心。

换言之,外界对于中国国产疫苗的信心显然十分不足,而这也可能引发未来国际相互认证的问题,形成新一轮的全球“反华”阵线。

举例来说,最直接明显的例子是在大陆境内的台商返台事宜。假若未来中国大陆开放施打疫苗,但台湾当局会否证可大陆“国产”疫苗,又或者只能接受指定疫苗,的确是台商和游走两岸的民众十分关心的问题。

两岸之间相互认证的施打疫苗将影响民众在两岸的隔离天数,而这已经不只停留在医学和科学的专业层面,其中更不乏政治的角度和谈判存在。而按照当前两岸对立局势和以往的经验来看,台湾非常有可能不会认证大陆“国产疫苗”的效力,因此,台湾民众的权益很容易在政治操作的情况下被牺牲,成为夹心饼干。

常言道,政治是众人之事,不过民进党政府显然并不在乎台商或游走两岸台湾人的“人权”,而随着新冠疫苗在两岸的推广和施打,但它可能会面临两岸政治的角力,或许会再度让两岸关系恶化,而其中被牺牲的必然是台湾民众的福祉和权益。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