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台湾解严前的政治案 解构国民党情治系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于1970年代至1980年代中发生一连串政治案件,深刻影响台湾之后的政治与民主运动走向。台湾“国史馆”于12月12日“双十二”举行“威权松动:解严前台湾重大政治案件与政治变迁(1977-1987)”国际学术讨论会,解构昔日国民党情治系统的惯性与最后的失控,是如何导致这一连串的政治案件。

2020年12月12日,台湾“国史馆”于台北举办台湾威权松动国际学术讨论会。(袁恺勋/多维新闻)

1979年12月13日的美丽岛事件、1980年2月28日的林宅血案、1981年7月3日的陈文成命案堪称台湾解严前的三大政治案件。台湾师范大学台湾史研究所副教授陈佳宏,根据最新解密的“国安局档案1210专案“,解构国民党的特务如何在美丽岛事件中建构“叛乱“。

陈佳宏分析,国民党政府认定美丽岛事件是叛乱,并带领舆论风向,其惯用手法有五:一是人格形象之描绘以极端性,强调要预防嫌犯畏罪自杀,但是如果不小心杀掉了也会说畏罪自杀,如后来的陈文成案。

再来以妖魔化,推广小孩抓鬼游戏、去除年兽放鞭炮等;三是以非理性化,以理性、可以沟通的“党外“对比非理性的“暴徒“,裂解党外力量;四是冠以没有义气没有人格的出卖者,对外透露黄信介出卖施明德、吕秀莲、林义雄,施明德又出卖长老教会、海外台独、陈菊等等;最后是叛乱意图之形塑,如黄信介是“共匪“,林义雄、陈菊、吕秀莲是“台独“等等。

陈佳宏表示,从美丽岛事件中,可以耙梳出国民党在白色恐怖中人为制造“叛乱“的惯用模式:寻找共匪、台独、海外与国际阴谋等叛乱动机;对被告进行诛心、道德层面上的人格毁灭;指控其破天荒般的人力物力动员能力;最后是大内、外宣的脚本,使美丽岛公开大审成为编排好的大戏,照着剧本演出,军法官与被告一问一答,侦讯内容是真是假?都是各说各话。重点是当时国民党当局是否真能操控全局。

台“国史馆”修纂处欧素英则提出陈文成案的研究论文,表示1979年美丽岛事件前后国民党对海内外民运人士已有相当绵密之监控,陈文成案就是这种监控之结果。

陈文成于1975年到美国留学并在美国大学任职,在1979年后并被长期监控,在海外与回到台湾都被监控。命案发生后警方一开始朝向他杀调查,却于7月6日召开记者会朝向畏罪自杀侦办;最后是美国法医魏契来到台湾调查才又转为他杀。

在警总报告中谈到有很多“忠贞爱国的留学生“报告陈文成参加台独;案发后一个月,警总侦防会议上,主席甚至表示美国人已注意到台湾在校园的情搜活动,而台独也对美方检举这种情搜活动的细节,因此主席要求与会者对“工作技术与身分保密“要特别注意。

根据解密的台湾警备总司令部(警总,解严后已废除)侦讯陈文成内容,陈文成于大学一年级已加入国民党,在赴美留学前没有参加任何政治性社团或活动。直到在海外参与台湾同乡会并被推选为干事,才逐渐活跃,并在时任美国总统卡特(Jimmy Carter,1924年─迄今)宣布于1979年与北京建交、蒋经国宣布取消选举后,使得党外人士转向群众运动,陈文成也在全美成立10处民主基金会募款支援台湾民主运动。

如没有台美断交,美丽岛事件与陈文成命案恐怕不会发生。蒋经国在日记中就表示美丽岛事件为岛内反动派与中共里应外合,因此重新燃起斗志,决心要亲自领导,一网打尽、斩草除根等。

陈文成于1981年5月20日返台省亲,6月后逐渐发现有人监控,30日遭到警总约谈,7月1日要求尽快离境,7月2日早上遭到3名彪形大汉以警总传票约谈,7月3日就被发现陈尸于台大校园。

欧素英总结道,陈文成案实际就是国民党政府监视海外留学生,并对这些留学生与家人人生的冲击的结果。

台“国史馆”修纂处吴俊莹则对1980年代著名的“江南案“定调为是1970至1980年代,台湾情治单位脱线、脱离正常行事状态导致的案件。由于江南案的证据被美方完全掌握,连商业出版届与传记界都比台湾学术界研究还多、还详尽。

吴俊莹表示,台湾情报单位很多,但国防部情报局(今国防部军情局)是当时唯一有物理制裁能力的情报单位。1973年,情报局开始注意刘宜良(1932─1984年,笔名江南)撰写关于两蒋、驻美使馆内幕的文章,并接近左派人士。1974年起,情报局软硬兼施,一方面妨碍刘宜良的出入境,一方面商请有名党外人士与其议处。1974年至1977年,台“国安局”驻美特员建议对刘宜良反逆归正、经由刘宜良监视左派人士等,但“国安局”本部态度保留,批示不准入境、不准策联。

直至1983年3月,经报单位代号4561建议争取刘宜良停写蒋经国传:“江南深知若不履行,必遭杀身之祸。”直到同年7月开始报纸连载将经国传,情报局又争取刘宜良修改内文褒扬蒋经国,并有文件证明情报局聘请刘宜良为驻美聘干。

至此,蒋经国传的风波理应处理完毕,并非刘宜良被杀的动机。但之后刘宜良持续展开国民党历史中的边缘人物吴国桢与龙云的传记写作计画,引起情报局不满;后来又怀疑刘宜良出卖情报局的行动,忠诚有问题,对将此评价对接触刘宜良的人员保密,显示当时已极可能有对刘宜良的处理方式腹案。

1984年,情报局接触竹联帮,仅仅一个半月后就交付任务给帮派份子陈启礼,包括刘宜良的照片与住家地址。全案后来被定调为情报局长汪希苓个人所为,是否有更上层涉及不能完全排除。可能因蒋对汪的器重,陈启礼于11月被逮捕后,隔(1985)年1月蒋才下令逮捕汪希苓,为扭转舆论还自曝刘宜良的信件,自曝台湾在美国的情报工作。

江南案影响了国民党政府实行恐怖统治的本质与手法,情报部门失控互相清轧导致案后收束情报单位,结束蒋家第三代接班的可能性,大损对美关系,被指在美进行恐怖活动,为挽回美方甚至让FBI来审讯台湾少将等。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