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贞昌出席戒严时代研讨会 称今天的香港就是这样打学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于12月12日表示,台湾民主是几代人的牺牲支持来的,看看今天的香港为了几席的议员面临警察暴力,打学生、打年轻人,法庭却理都不理,在今天的台湾实在难以想像。

苏贞昌(右)于2020年12月12日在台北市出席“台湾威权松动:解严前台湾重大政治案件与政治变迁”学术讨论会,左为台“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袁恺勋/多维新闻)

2020年12月12日,台“国史馆”举办“威权松动:解严前台湾重大政治案件与政治变迁(1977-1987)”国际学术讨论会,发表包括中坜事件(1977)、美丽岛事件(1979)、陈文成命案(1981)等重大政治事件的论文,也讨论到当时的人物、政府与党外的各种策略、神秘的“刘少康办公室”等研究。

苏贞昌感谢“国史馆”馆长陈仪深邀请各方搜集史料、邀请当事人、各界有志者等来存真、讨论,因为台湾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今天才有自由、民主、开放的台湾,如果不是几代人的牺牲支持,只要看看今天的香港,只为了投票、只为了几席的议员,就面临警察暴力、各种暴力,甚至法庭“理都不理你”,一收押就是直接押到明(2021)年4月(指区议员周庭等人),在今天的台湾难以想像。

苏贞昌致词表示,当年有幸参与见证这一段台湾民主运动的发展历史。苏贞昌提到,1977年总统府资政、前考试院长姚嘉文出任林义雄竞选台湾省议员选举的总干事,当时也有去看桃园县长选举(中坜事件);两年后的美丽岛事件(1979),姚嘉文成为被告,苏贞昌成为其辩护律师,前往探视时姚嘉文表示:“这不是在审判我,这是在审判党外;不要为我哭,要为台湾哭。”由于当时被起诉唯一死刑的叛乱罪,包括财产都会被没收,苏贞昌问怎么办?姚嘉文只说“如果台湾能救得起来,财产算什么、个人算什么”。最后经过各界援救,姚嘉文被判刑12年,在狱中写下《台湾七色记》。

苏贞昌强调,当时的法庭不是今天的法庭,律师不能看案情的宗卷、宪兵站满了法庭角落;而在准备审理期间还发生“林宅灭门血案”,律师们要求法庭停止审判以保护配告、律师与其家人,但法庭完全不理,认为是“你家的事”后继续审理。

因此苏贞昌认为,如果要谈论当时的各种情状,若是抽离时空往往不能正确。要回到当时的时空,才能知道当时的惊惶、压迫和不合理。苏贞昌举例,美丽岛审判时法庭认定这是暴力事件:演讲谈“打拼”不是暴力是什么?苏贞昌则解释,演讲以闽南语进行,打拼是“努力”的意思,翻译成汉字然后拆开成“又打又拚”,完全是故意扭曲。

但苏贞昌话锋一转,表明当事人还在世上,但已经有人把事件扭曲、甚至当时的压迫者化身民主的捍卫者,感到时空错乱、“化妆也要掩饰一下”;苏贞昌也表示,现在已经有人不知道民主是人民争取来的,还以为是天上掉下来的、自然演化的。

2020年12月12日台北市,“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致词时表示,很荣幸邀请到苏贞昌这种实际体验过这段历史的人物。(袁恺勋/多维新闻)

苏贞昌感叹,今天台湾有自由讨论、自由集会,享有整个民主、这样的自由,必须感谢前人的牺牲奉献和台湾人民的努力和坚持。苏贞昌细数民进党政府的政绩,包括“促进转型正义委员会”(促转会)已经撤销了戒严时期6,000件以上的不当判决、通过婚姻平权法案、成立人权委员会、废止酷刑跟相关的私刑法等等。

苏贞昌表示,现在需要各界“大声努力的凝聚国力”,因为当年是对抗威权打破戒严,是内部努力;今天台湾要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需要凝聚对外的努力。苏贞昌表示台湾还有三个地方要加油,第一是对“国家认同”的分歧,2,300万人里面有人不认同“台湾是一个国家”、认为“祖国不是台湾”,因此台湾认同的分歧有待努力。

第二个是外力介入,苏贞昌表示很多人在减少、稀释政府的努力,对政府施加反作用力,这些都是来自外部的力量。第三个是时空的隔离,因为很快往事如烟、历史已远,要趁早教育民众,有一些人已经不知道美丽岛事件是什么,所以要看看香港,香港特区政府就是这样打学生、打年轻人,应让时空还原、设身处地去了解。

苏贞昌最后表示,自己受国家栽培、人民支持,从台湾尾(屏东县长)拚到台湾头(行政院长),希望台湾人可以出头、做主;威权松动在当年只是一个开始,几十年来街头汹涌打破威权,是一代一代人的坚持,有更多年轻人认为“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对台湾民主的坚持更有信心,大家一起努力,就像台湾防疫世界第一、经济是世界上极少数正成长。苏贞昌说:「台湾虽小,但台湾很强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