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功能去其二 台湾海基会凭何增加预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过去两岸关系紧密时,台湾海基会的“交流、协商、服务”三大功能,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无论是两岸各项协议的签订、各种团体与重要人士的互访交流、以及最广大的服务功能,都足证海基会的存在必要。然而,2016年迄今,两岸关系趋近冰点,海基会的三大功能几乎只剩下“服务”,如今却又传出该会欲调涨新年度的人事预算,莫不令社会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

外表富丽堂皇的海基会,因两岸关系不佳,使得许多原有功能与业务都大减。(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12月14日,台媒“中时新闻网”刊出一系列针对海基会调整预算的报道,质疑海基会近年来功能大减,但人员依然领取高薪,屡遭指为肥猫单位;甚至,报道还提及,海基会的主管单位陆委会预告将修正“大陆委员会订定财团法人法授权规定事项办法”,将海基会的人事薪资、奖金支给基准明文规定,但在特别情况下,个别薪资有可能更高。

事实上,关于海基会的人事预算与薪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台湾社会关注的焦点。早在2016年蔡英文上台后,台媒“三立新闻网”就曾批评当时两岸关系已不佳、海基会“成为冷机关”,但仍编列了逾1亿3000万元新台币(1元新台币约合0.03美元)的人事费,占其总支出近五成,平均每名员工年人事费超过120万6000元新台币。为此,当时海基会还曾“坦承疏失”,并表示会冻结人事节省开支。

然而,此番海基会2021年的年度预算,却增加了212万元新台币,据“中时新闻网”的报道,不但人事预算编列超过1亿4000万元,比起2020年增加了超过300万元,若计入加班费、年终等,每名员工平均更领取137万的费用。

为什么过了四年有余、两岸关系更差之际,海基会功能又几仅剩服务一项,却还想要增加预算?

其实,自马英九时代后期以降,海基会的协商功能就愈来愈小,除了陆委会直接收回主导权外,2014年太阳花事件后两岸就未再进行任何有意义的事务性协商。蔡英文上台后,双方交流次数更大为下降,整个蔡英文首任任期内,大陆重要的两岸事务人士只有前海协会长陈云林曾于2018年时,为悼念逝世的海基会前董事长江丙坤,才再度踏入海基会。现在,海基会的主要任务除了关怀陆配陆生、在陆台生与台商外,就是相关的法律服务与文书验证等,三大任务失其二,功能萎缩得十分严重。

2018年底,大陆海协会前会长陈云林至海基会吊唁江丙坤。(多维新闻)

另一方面,在前发言人管安露离职后,2019年接任迄今的发言人“小英人马”蔡孟君,其极少与媒体正常互动,甚至这大半年来,几乎没有召开一次过去例行的“媒体吹风会”,发言人失去发言人的功能与作用,虽然两岸事务确实没有什么可提之处,但发言人与媒体的互动交流仍应包含在日常的工作范畴内,如今,当海基会的各项功能陆续萎缩之际,就连发言人的工作也跟着消弭。

其实,据了解,早年海基会的薪资确实是“不错”,但近年来,循着一般“正常召聘流程”进入海基会的员工,主要以学历并参照公务机关规定作为叙薪基准,因此,这些员工薪资绝对很难达到137万的水平,这也显见上层高阶人士其实仍是消耗预算的主力。过去媒体曾披露海基会董事长的薪资,是比照各部会特任首长月俸,不超过18万500元,其他包括秘书长、副秘书长、主任秘书、处长等,领取的则是次长级月薪,约在13万至15万元间。但相较于基层仍都属“高薪阶级”,基层却需要概括承受外界质疑的眼光。

前海基会董事长林中森就曾因薪资堪比五院院长而遭外界质疑。(中央社)

再者,今年甫接任海基会文教处长的又是长期担任民进党党职的前嘉义县社会局长李政毅,这不禁让人联想,海基会是否有可能、或早变成民进党政府安排人马进驻的酬庸空间?其实,两岸关系若能稳健发展,则海基会的存在绝对有其必要、其功能也相当重要,但当两岸关系不佳、该会变成聊胜于无的机关时,其未来发展也将更令人忧心;更严重的是,若海基会又成为民进党搬运人民辛苦钱与安插国王人马的单位,那其负面影响绝对又会更为加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