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没能力歧视美国 却能贱卖台湾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假如台湾势必得自2021年起让含瘦肉精莱克多巴胺(莱剂)的美国猪肉及内脏叩关,是否要强制标示相关商品含莱剂,成台湾朝野及社会各界争论不休的焦点。

瘦肉精莱剂美猪叩关台湾后,是否要强制标示商品“含莱剂”成为台湾社会关注的焦点。(中央社)

由于民进党当局多次强调,开放莱猪后,台湾民众有选择不吃莱猪的权利。然而,美猪可能含莱剂,也可能不含莱剂,因此只打算标示猪肉原产地,却不清楚标示是否含莱剂的规定也让外界质疑,如此一来要如何真正确保台湾民众的“选择自由”。

面对质疑,民进党当局一再重申,标示莱剂有违世贸组织(WTO)的不歧视原则,将被美方视为“技术性贸易障碍”。近来,“美猪标莱剂是否涉贸易歧视”的争议,也让马英九在当地时间12月13日驳斥“标示跟贸易并没有直接关系”。

马英九指出,标示莱剂“是食品安全的措施,不会有什么问题”,并痛批蔡政府找一切理由“讨好美国”,以台湾人健康作为代价,这是很可恶的、不能原谅。此外,他更直言,“民进党舔美比我舔的厉害多了”。

曾不顾台湾民意反对开放莱剂美牛,也没有强制标示莱剂的马英九如今指陈蔡英文“讨好美国”,不免让人有“五十步笑百步”之感。毕竟台湾人要吞莱剂美猪的命运,马英九无论再怎么辩解,仍是难辞其咎。

不论是马英九或蔡英文在面对美方的贸易压力时都显得卑躬屈膝,视台湾人健康为增进美台关系的筹码。(中央社)

马英九在2012年于各方压力下,虽然最终是采取“牛猪分离”,排除莱剂美猪,只开放莱剂美牛进口台湾。但当时早有许多警告指出,“牛猪分离”的承诺早晚会破功。因为一旦莱剂美牛开放后,某种程度上,就等同于台湾承认莱剂肉品的安全性,也意味着台湾将更难抵挡莱剂美猪的叩关。

尽管如此,马英九如今对民进党舔美的批判,以及对标示莱剂就等于直接有害贸易的否定,或可视为某种在“时空背景不同”下的“自我打脸说”,但不该因人而废言,致使莱剂美猪议题永远陷于“政党恶斗”的恶性循环中。

首先,强制标示莱剂,或甚至拒绝莱剂肉品,并不必然直接等同违反WTO的“贸易不歧视”原则。其中有一说便认为,台湾方面若能在莱剂食安的科学证据不充分下,提出一套具说服力的科学风险评估报告,将有助台湾据此抵挡美国的贸易压力。

举例来说,像是欧盟及中国大陆在禁止莱剂肉品进口上,分别都有一套自身的风险评估论述,而非对“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简称CAC,台称Codex)制定的莱剂安全容许量照单全收。

深知莱剂安全性的台湾兽医专家周晋澄就曾在民进党智库所发行的刊物《新社会》中指出,台湾饮食习惯与中国大陆相近,因此他认为台湾可参照中国大陆的健康风险评估,不可以直接套用美国的评估方法。

除美国莱剂猪肉外,台湾校园禁止基因改造食品,以及台湾政府对于药品和医疗器材的价格管制也被美方点名为“贸易障碍”。图为台湾民众抗议台湾当局开放美国毒猪。(中央社)

其次,在全球化下,尽管一昧的保护主义是行不通的,但这不意味着一个社会就该全盘自由化。主张全球化不该是由西方资本列强主导、少数人获益的诺贝尔奖经济学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便曾批判到,当前由欧美资本集团主导的许多贸易协定,目的就是为跨国企业的利益,在各地关税已相当低的情况下,现多把谈判焦点放在消除“非关税贸易障碍”上。

斯蒂格利茨指出,“非关税贸易障碍”的法规,即使有瑕疵,但因为保护劳工、消费者、经济和环境,其实是有其存在的理由。他也强调,这些障碍往往是因应各地公民的民主要求而建立的。由此来看,台湾当局在考量台湾民众的健康利益下,纵使设有非关税贸易障碍,对“莱猪”的进口施以“歧视性”差别待遇,也并非是站在全球化错误的那端。

话说回来,尽管民进党当局上至蔡英文、台阁揆苏贞昌,下到贸易、农业,甚至卫生部长皆口径一致的指出,美国莱猪的开放,是台湾要能走向国际的关键。但明白人皆知,台湾能否走向国际,对自身的经济发展能否更具自主性的关键,绝非一昧讨好美国,或把身家性命维系在华而不实的美台伙伴关系上,而在于两岸关系的和解,以及如何改写对美附庸的命格。

不论民进党当局是主动开放美国莱猪,或是被动买单,终究是无法改变台湾在这场“交易”上毫无斩获的结果。而从民进党当局畏首畏尾,深怕成为美国“贸易障碍”的表现中,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台湾民众将“被出卖”的不会只有食品安全而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