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私校退场条例大转弯 台教团痛批:行政院开后门图利财团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台行政院公布《私立高级中等以上学校退场条例(草案)》(退场条例),不仅允许私校改制、合并或转型,还大幅放松监管,等于大开私立学校经营者得以上下其手的空间。当地时间12月15日上午,台湾“全国教师工会总联合会”(全教总)、台“高等教育产业工会”(高教工会)联合举行记者会,批评《退场条例》大转弯,将使大量教育资源沦为个人私产。

2020 年12月15日,台“全教总”、“高教工会”联合召开“私校退场条例大转弯,谁被收买了?”记者会,台“全教总”理事长侯俊良(左三)批评,台行政院版的《私校退场条例》不仅允许待退场私校得以改制、合并、转型,政府亦大幅放松监管,分明是图利财团上下其手。(許陳品/多维新闻)

台“高教工会”副理事长周平表示,2020年11月19日台行政院公布新的《退场条例(草案)》,他对此失望,但不意外。由于政院版《退场条例》第24条明定:“项目辅导学校所属学校法人,得于第六条第一项公告之日起算三年内,依私立学校法向学校主管机关或学校法人主管机关申请改制、与其他学校法人或学校合并、停办所设学校后改办其他教育、文化或社会福利事业”,等于是给私校经营者开了学校停办后无缝衔接的“逃逸路线”。在现有草案中,列入“项目辅导”或“预警学校”的门坎过高,使得濒临门坎得私校都可以不作为;即使遭列入“项目辅导”,在三年内还可以依草案第24条“逃逸路线”进行改制、合并或改办,改当于改头换面继续经营,根本达不到私校退场后将教育资源还给社会的本意。

周平强调,私立学校的权力与利益结构盘根错节,但私校不是营利事业,它仅是教育公共化的补充,私校也绝非公司、企业,或公司董事会的私有财产。由于在过去国民党政府戒严时期有党国关系良好者,获得私校办学特许,特批税务优惠、土地成立学校,而后包括许多卸任的官员皆出任私校校长担任保驾护航的“门神”,帮助私校应付校务评鉴,协助董事会保住校产以增加收益,根本就是校产通私产。然而,《退场条例(草案)》出炉,字面上看起来是要捍卫师生权益,但细读后发现,产生的效果绝对是侵害师生利益。当前台湾已有5个退场学校皆未能成功转型成社福或长照机构,因为私系经营者无心于社会福利,只求牟利或保住财产而已,只会在社福领域重新上演高教乱象。

台“全教总”副秘书长张旭政指出,未来十年内,台湾起码有一两百所私立学校(高中、大专院校)面临退场问题,这些校产保守估计约值上千亿新台币(新台币1元约合0.035美元)。本来台教育部曾于今(2020)年4月公布《退场条例》,当时咨询过许多教育团体,公布的版本称一旦私校列入项目辅导,就不得改制、合并或改办,只能停办、解散,财产回归公有,但11月行政院版本却来个大转弯,改制、合并、改办通通变成可以,而且原第8条规定的“强制信托”不见了,第12条“由主管机关派社会公正人士出任学校的公益董事二至四人及公益监察人”的条款也完全消失。原本草案规定,公益董事对私校董事会议决的重要事项表示异议时,决议不生效,要主管机关核定后才生效;但现公布的草案完全没有“公益董事”消失,等于是失去公众监督机制、给监管开了大门,上千亿学校资产自然也不会回到公有。

2020 年12月15日,台“全教总”、“高教工会”联合召开记者会,批评台行政院版本《私校退场条例》意图图利财团。左起依序为台“全教总”社发部副主任郭石灿、副秘书长张旭政、理事长侯俊良,台“高教工会”副理事长周平、组织部主任林柏仪。(許陳品/多维新闻)

台“高教工会”组织部主任林柏仪表示,当学校办学目的消失,高达一两千亿的教育资源,应交给政府妥当规划,继续用在教育领域,例如添购教育器材,还能提升师资、降低师生比,但把资产恣意流入私人手里,变成私产、家产,绝非全民之福。他以过去台湾5所已宣布停办的高校为例,指出学校在拥有3亿现金流、10亿资产的情况下,强迫学生退学,不考虑办学责任,恣意转型。永达技术学院于2014年无预警停办,有四至六成学生因无法顺利衔接学业被迫辍学,但永达董事会至今仍未解散;2018年,亚太创意技术学院欠薪,理应由公益董事接手,却让财团入主操纵、企图改办其他事业,迄今董事会还是没有解散。这证明学校只要有“逃逸路线”存在,别有居心的私校董事就不会把心思放在照顾师生上,而是要把校产转成私产。

台“全教总”社发部副主任郭石灿称,早期台湾的教育属于特许事业,非营利事业,但现在在台面上的行政院、教育部都将私校当成私人企业看待,任其自负盈亏,但却又每年补助上百亿元新台币的经费。他表示,私校已享有许多政策优惠与大额政府财政补助,即使有盈余也是要归公,如今却用减薪、无编制的“专案教授”等名目节省开支以自肥,不愿好好办学。他呼吁应该要好好为全民的教育资源把关,不能任由属于公共财的教育资源变成私校经营者的囊中之物。同时谴责行政院,将本意良好的教育部版本修改成方便私校经营的图利版本,到底良心何在?

针对上述台“全教总”、“高教工会”的指控,台教育部有三点回应:一、针对行政院版《私校退场条例(草案)》“删除强制信托条款”部分,依据《私立学校法》第49条规定,学校进行不动产处分、设定负担、购置或出租时,皆应依法报经主管机关(教育部)同意后,才得以办理,足以避免校产遭任意处分。再者,教育部将搭配地政机关协助,于办理不动产变更登记时落实控管,以达成监控校产的立意,所以删除将不动产信托予银行之规定。

第二,关于项目辅导学校加派专任教职员担任董事及社会公正人士担任监察人的部分,台教育部称,最新草案明定项目辅导学校需由主管机关加派该校专任教职员最多三人担任学校法人董事,及社会公正人士一人担任监察人,与原来的草案规划(公益董事二至四人、公益监察人一人)的立法目的一致。且为确保校务正常运作及校产公共性,重新组织董事会,并引进外部公正人士,加上原有董事及专任教职员担任之董事,共同组成新的董事会。

第三,记者会质疑私校退场存在“三年改善期限”,未能立即全面停招、来年停办,并立即解散执行校产归公,台教育部表示,草案订定三年改善期限,是为了积极防堵学校拖延退场期程之可能漏洞。而项目辅导学校于辅导期间得依据现行《私立学校法》办理改制、合并或改办,《退场条例(草案)》未有任何放宽。倘若未于三年改善期间内,完成改制、合并或改办,就必须依《退场条例(草案)》规定由主管机关重新组织董事会、并由新任董事会办理法人解散清算事宜,剩余财产仅得捐赠退场基金、地方政府、中央机关及公立学校。立法意旨明确在于防堵可能漏洞,避免学校借改办为由拖延退场。

至于记者会指称《退场条例(草案)》有图利私校董事会之嫌,台教育部予以驳斥,并说《退场条例(草案)》是为了补强现行法令不足之处,无有任何放宽对私校的监督甚至图利董事会之条文。如果《退场条例(草案)》未能完成立法,仅能依现行法令处理私校退场事宜,无法完全确保教职员及学生权益,及剩余财产处理之公益性。教育部期待各相关团体若有其他补充或修正《退场条例(草案)》之意见,均可在立法院审议过程中提出讨论,使该条例能尽速完成立法,使教职员工及学生在学校退场过程中权益能受到保障,私校校产亦能确保公共性。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