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局】台学者:民主党配民进党不会有“化学变化”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学者表示,拜登重视多边主义,四年任内的台美关系或两岸关系,会以一个“大家较不会用想像的方式去发展”。(AP)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宛如一场冷雨,不只下在美国人民身上,也下在台湾、两岸、甚至是国际社会身上,喧嚣、激昂的特朗普(Donald Trump)四年执政即将落幕,传统建制出身的拜登(Joe Biden)在台阶上摩拳擦掌,给历经剧烈冲撞的国际格局重新启动的机会。台北医学大学教授、台湾智库咨询委员张国城向《多维新闻》表示,拜登重视多边主义,四年任内的台美关系或两岸关系,会以一个“大家较不会用想像的方式去发展”;民进党的意识形态虽跟民主党较为接近,但未来不会有什么“化学变化”,台美关系实质上仍跟中美关系分不开,“跟哪一个特定政党的政治文化或意识形态,其实关连不大”。

张国城指出,因自身的意识形态,美国民主党其实过去跟台湾的民进党较为接近,民进党跟民主党“关系悠久”,拜登提名的内阁成员及民主党的国会议员,大部分跟台湾都有交情、联系;包括拜登自己,以及他所提名的国务卿候选人布林肯(Antony Blinken)、国安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等人来看,未来美国的政策就是重视传统外交、国际合作、回归国际建制及强调多边主义,短时间内对中美关系是有和缓的作用,也不会向特朗普时代对台湾有这么多“激情的言词”。

2018年12月10日的世界人权日,蔡英文曾于台湾总统府内接见美国华府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MF)访问团,团长就是苏利文(Jake Sullivan)。(台湾总统府)

张国城分析,特朗普任内的对台言词“大多是空话”,未来的拜登政府应会回归现实面,其中台湾要注意的是,拜登政府重视国际组织、国际架构,对台湾来说也不见得有利,因为基本上许多国际组织台湾都无法加入,另一方面,美国政策仍有一定的框架,“不是很容易就可以克服或改变”。拜登任内的台美关系,他认为可以参考奥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的状况,即美国虽强调既有的承诺,但不会有太多刺激中国反应的事情,毕竟这些让中国不高兴的事情,对台湾也未必会有真正的助益,却要让美国用更多的力量和时间去对付,拜登政府可能会认为这样“不划算”。

蔡政府刻意忽略民主党删“一中”

张国城指出,虽然蔡英文政府跟拜登政府是台湾自1996年总统直选以来,台美首次由民进党跟民主党同步执政,这两个政党的意识形态虽较为接近,但展望未来,台美关系应不会出现什么化学变化,因为台美关系在实质上还是难脱中美关系,跟哪一个政党的政治文化或意识形态关连不大。两党着重的民主和人权,在美国历届政府高分贝赞扬台湾后,已难有进一步合作改善的空间;簽订台美双边经贸协定(BTA),美国得利有限,台湾现阶段也没什么产品出口到美国需背负高额关稅,协定对实质台美经贸影响不大,但这样的举动却会引起中国强烈不满,对拜登政府来说,簽订台美BTA的诱因相对降低。

至於台美经济对话,张国城指出,台美之间经贸往来的金额高达数百亿美元,在特朗普任内簽署的台美经济对话,到了拜登政府应会维持,双方交换意见,在技术层面展开合作也不会有问题,“但也就这样而已”。张国城虽未讲明,但言下之意即难有实质方面的进展,除了在军售这一方面可能出现变化,他说,现在台湾对美国的军售,其实态度有点“意兴阑珊”,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郦英杰(William Brent Christensen)11月宣称美国对台军售金额逾50亿美元,结果台湾国防部马上说“没有这回事”,换句话说,将来的台美关系、两岸关系,大概会以一个大家都比较不会去想像的方式发展。

不过张国城也表示,包括美国民主党在内,美国政治菁英对于过去“一中政策”的检讨是真实且认真的,美国政治菁英们认为维持数十年的“一中政策”已与现况不合,不但北京方面未必满意,也受限美国自身的政策方向。因此,对过去“一中政策”的检讨与改变,可能是美国领导人将来的共识,差別只在于是用什么方式,或在什么时间点表现出来而已。而针对美国民主党党纲删掉“一中政策”,张国城观察,台湾蔡英文政府的态度其实是故意忽略,并没有对这件事情表示任何欢迎或支持的作为,照理说这是民进党非常高兴的事情,“很明显是顾虑或在意中国态度的做法”。

这样的故意忽略,张国城猜测是蔡英文仍将两岸关系放在台美关系之前,虽然蔡英文在2020年的双十谈话,将两岸议题的顺序列在倒数第二,国际和国防议题放在前面,不过若从内容来看,整篇谈话中最重要的内容其实是“和平对话”四个字,尤其这四个字是习近平讲过的话,“在重要场合重述他方领导人的话,其实就是一种认同跟善意的表现,这在国际外交上相当常见”,这样的讯息相信北京方面也看得到,“所以我认为,两岸关系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紧张”,这些重要的讯息彼此都相当清楚。

拜登任内 中美不会陷入修昔底德陷阱

而中美关系的未来展望,张国城认为球在中国这方,因为从美国的角度来看,美国一定是支持“维持现状”,只要中国不打算发动军事冲突,大动作改变现状,美国当然乐得省事不对中国动手,一来是美国国内问题众多,二来是全世界有众多问题摆在眼前,等着美国去解决,三来是美国每逢四年选举一次,对美国总统来说,“在我当总统的时候(情势)不要变得更差是最好的”。

台北医学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主任张国城,其专长为国际关系、国防外交、两岸关系等领域。(多维新闻)

师从国际关系结构现实主义大师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张国城预测,在拜登任内,中美之间不会出现修昔底德陷阱,一方面是双方的合作利益仍大于冲突,二方面是周遭仍有多国进行制约,他说,修昔底德陷阱最大的问题是,当时发生冲突的希腊跟斯巴达是两个国家,但现在中美周边有这么多国家进行牵制,过去的历史当然很有参考经验,“但我认为,不见得完全会在现在重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