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局】台错压特朗普胜选 陆可能比美早入CPTPP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Joe Biden)即将于2021年1月20日就任,其财经团队也逐渐成形,延请经济学家劳史(Cecilia Rouse)出任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至于热议的贸易代表一职,决定找戴琦(Katherine Tai)出任。在新团队逐渐成型之下,美国未来的经济走向也引发关注。对此,多维新闻访问台湾中国文化大学副教授杜震华,谈未来中美之间在拜登任期估计将走向“竞合”,这将会对全球经贸格局产生何种新局面。

中国文化大学副教授杜震华认为拜登(Joe Biden)上任对中国大陆而言将更为不利。(Facebook@杜震华)

多维:舆论认为拜登上任后,中美竞争的态势不会改变,但手法上会稍微不同,您如何看待特朗普(Donald Trump)与拜登之间在操作贸易战议题的异同?

杜震华:我认为拜登上任对中国大陆而言,会比特朗普任期更辛苦,甚至更不利。因为他会懂得如何在全球贸易处境之下去找出美国可以利用的空间,一方面强化多边主义的功能,但同时强化各种漏洞,利用漏洞来操作对美国更加有利。

同时拜登团队也会强化多边贸易体制之下,过去被忽略的细节,那些细节对开发中国家的贸易竞争是比较有利的,而对美国是比较不利的,他会从这些点来着力。

川普相较简单,川普是用美国贸易、进口规模的优势等单边主义来压迫对方进行妥协、自我约束。但此动作是一招七伤拳,伤人七分,自损三分。但如果拜登政府去补强原来多边主义之下的空隙,压力可以完全给对方,不会反弹到美国身上。

2020年12月11日,拜登政府任命的美国贸易代表戴琦在特拉华州威尔明顿皇后剧院(Queen theater)的一次活动上发表讲话。(AP)

多维:拜登政府与川普政府做法不同,那么您认为拜登政府将会如何操作?

杜震华:拜登操作手法会更细腻,甚至会结合欧洲国家、日本、五眼联盟一起推动。这样效果更强烈,中共可能更难抵挡。

拜登一个做法会是让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功能进一步发挥,川普政府为了不让WTO运作,对WTO很重要的“贸易争端解决机制”的委员提名进行抵制,导致该机制瘫痪。但拜登会让其运作正常化,通过贸易推动对美国有利的事情。

但因国际情势改变,美国的政经影响力正在下滑,因此在WTO要建立新的协议非常困难,很难得到开发中国家的同意。但如果用现有机制,如“谅解备忘录”的额外补充形式来执行会比较容易。

假设WTO的方式行不通,在WTO之外,美国可能会依循“复边主义”(plurilateralism),跟欧洲国家、日本等几十个国家结成联盟,共同要求开发中国家的出口必须符合规范,比如劳工使用、环保的要求须符合先进国家条件,否则就不准进入。

特朗普(Donald Trump)惯于使用单边主义,拜登上任将扭转格局,回归多边主义机制。(AP)

多维:拜登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指出,在任内将不会签订任何贸易协议。您如何理解拜登这段话?

杜震华:我认为拜登现在要先投资美国。这可以从他的财经团队布局看出,他任命经济部委员会的主席劳史,原是普林斯顿大学公共政策中心院长,研究教育经济学,属于劳动经济学的一环。所以我认为拜登用劳史作主席,是要提升美国劳工技术水准。

而拜登同时也会大量布局投资基础设施,5G、电动车、增加研发等等,让美国经济竞争力再次强化,且准备好跟外国进行最激烈的竞争之下,才会签定新的贸易协议。否则让国外商品长驱直入美国,对美国不利。

多维:台湾舆论称拜登宣称不签贸易协议,那么美国莱猪等于白开放,您如何看待这个说法?

杜震华:开放美国莱猪完全是蔡英文政府对川普胜选的赌注,蔡政府用一些操作表示对美国善意的回馈,希望可以强化美对台友好,也许可以让台美《贸易暨投资架构协议》(TIFA)恢复,但这个认知看起来是错的。而拜登要跟台湾谈也很困难。

一个原因在于,台湾在美国自贸协议的谈判顺位当中并非在前面,因为美国有其经济跟战略的考虑,台湾大概在十名之外,加上自贸协议谈判非常辛苦,且有很多细节,就算台湾愿意谈,除非美总统要求把台湾排在优先级。但我看拜登一任之内,都不会跟台湾开始谈,因为优先顺位是一个问题。

蔡英文以开放美国莱猪做为台美持续深化友好的赌注,但台湾社会内部对其反对声浪不断。图为台湾民众抗议美国莱猪进口。(陈卓邦/多维新闻)

另一方面,如果美国跟台湾开始谈,才是台政府困难的开始。以台湾目前被民进党政府训练成保守、排外的情绪下,要顺利跟美国这么强硬的对手谈出自贸协议,我认为十分棘手。因为民进党从在野就长期培养社会敌视自由贸易的情绪,并内化成记忆。除非民进党付出不再执政的代价,否则示威抗争会逼他不接受,谈判会僵持,谈不出结果。

多维:拜登任内中美贸易关系势必会再找到一种平衡,而台美关系也会有所变化。那台湾面对拜登上任,在对外贸易与发展策略上应该要有怎样的认识跟准备?比如拜登上台后,台湾还有必要执行“非红供应链”(两套系统运行)吗?

杜震华:我认为还是要建立两套系统。美国对敏感设备会要求非红供应链已经是国内共识,不论谁上台,必须往这方面持续执行。如果要掌握美国市场,还是要有非红供应链。不过要注意的是,中国大陆市场会越来越大,台湾不可能完全押宝在美国身上,应该两边都要掌握,而且两岸地理近,加上同文同种,大陆市场会越来越重要。

多维:台湾目前不在RCEP当中,未来是否有可能加入CPTPP? 现在台官方将CPTPP进入障碍认定为日核食进口、中国大陆的阻饶,您如何看待这种认知?

杜震华:台湾要加入区域经济整合还有一重要的社会障碍,因为台湾人非常排外,但区域贸易整合一定要打开市场。我认为民进党不会开放,他只会摆出认真想加入的姿态,但会一直拖下去,来减轻政治压力。所以最大的障碍是民进党不明说的市场保守,加上政府官员素质不高,不知如何安定业者,顶多提供补贴来进行配套,但按照经验,都是财团才申请到资源,中小企业仍然困难。

至于CPTPP,我认为大陆恐怕会比台湾更早进入,因为拜登会先调整美国竞争力,所以在一任之内可能不会加入。因此中国大陆可能在美国之前加入,其他成员国也会振臂欢迎。而这对大陆有好处,她可藉此藉由加入区域整合体,来加入国内国际化的进程。因为这个原因,大陆才改变态度。

中国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于11月20日在亚太经合会(APEC)上宣布将积极考虑加入CPTPP。(新华社)

多维:台官方多将中国大陆视为台湾签订各种贸易协议的阻碍,您如何看待这样的说法?

杜震华:台湾在WTO以“独立关税领域”身分进入,不会把台湾当国家,跟港澳一样,不涉及政治地位,身分不同,但权利义务一样。但如果影响到政治地位,把台湾地位拉到跟中国大陆平起平坐,这中共无法忍受。

犹记2004年台湾跟新加坡谈完自贸协议,陈水扁总统坚持用台湾名义签,但新加坡不敢签,因为得承受北京压力,所以后来不了了之。直到2014年马英九才以台澎金马关税区名义跟新加坡签。

而这晚了十年的严重性在哪?如果2004年跟新加坡签的话,其他东南亚国家都会顺着新加坡之后跟台湾签。十年之后,大陆经济力量更强,没有国家可以跟他比,除非中共答应,其他国家才敢跟台湾签,否则就算用台澎金马关税区也无法签。

台湾经济就是被意识形态害死,如果没有经济,一切都不要谈。什么地位都没有,现在为政治牺牲经济,政治要付出代价,但民众都不知道。所以真正跟台湾友好、关心台湾的美国人都会建议台湾应该尽快跟大陆谈,否则之后筹码越来越少。

现在最务实的做法应该是跟中国大陆谈政治安排。这稳定的政治安排是指要让大陆觉得台湾不会真正独立,而是在大中国的概念之下是她的一部分,两岸同属一个中国,要让中共能有对国内交代的说法,如果没有,不会给你任何好处。

而对台湾最务实的FTA应该是ECFA,与大陆的政治安排确定之后,才能打开跟其他国家的自贸协议,打开两岸政治对话才是根。

推荐阅读 :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