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戒严传统套上“民主”外衣的民进党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为揭露瘦肉精莱克多巴胺(莱剂)的食安风险,抵挡美国莱猪输台,多次公开指“莱猪就是毒猪”,并表明不畏“查水表”也要说真话的台湾医师苏伟硕,不料竟“一语成谶”。民进党当局近日就以苏伟硕的言论引据不实,“讲得太过”造成社会恐慌,依违反《食安法》向台湾警方告发,要求苏伟硕在当地时间12月25日耶诞节当晚22时到警局说明“犯行”,至于是否违法或限制言论自由则“法院见”。

遭民进党当局告发造谣的台湾医师苏伟硕(左)指,假如蔡英文过去可以说“莱牛是毒牛”,他更有根据指“莱猪是毒猪”。(中央社)

有关苏伟硕是否造谣散布“不实”言论,诸如饮食中含有莱剂是否可能引发自闭症,而莱剂有无可能会散布于空气中等引述是否失当,绝对可受公评。苏伟硕不过是根据他所知的研究结论,提出莱猪毒害人体健康的合理怀疑,平心而论,并不至于需要动用警力镇压、以刑逼民噤声的程度。

事实上,莱剂的食安风险,不论在台湾内部或是国际间仍是未定论,且高度具有争议性。甚至是民进党当局引以为“免死金牌”的国际食安标准,由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简称CAC,台称Codex)在2012年通过的莱剂安全容许量,其本身就是因为在国际间难以有食安共识,最后在美国的政治介入下,借投票表决的产物。当时是在赞成69票,反对67票的两票之差下,闯关通过此莱剂安全标准;但弃权的有七票,实际上赞成票数也并未过半。

总之,Codex制定的莱剂食安标准并非百分之百客观中立的科学依据。实际上,它既非国际认可的“科学共识”,更不是什么放诸四海皆准的“普世价值”。

举例来说,中国大陆及欧盟,迄今仍是坚持进口肉品要“瘦肉精零检出”,而未买单美国含莱剂肉品。由此也展示了“世界的另一种可能”是存在的,不论是在食安、政治或科学问题上。此外,就如同苏伟硕所言,莱剂对人体高度不确定的健康风险,“不会因为他坐牢或社会上没人敢讨论,就会让莱猪不是毒猪”。

时空倒转至2012年的3月的台立法院群贤楼802会议室,现任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右二)曾担纲主持一场“欧盟为何拒绝瘦肉精肉品”的座谈会。(Facebook@萧美琴 Bi-khim Hsiao)

究竟“莱猪是不是会毒害人体健康”?民进党当局若认为以前共同在台湾反美国“毒牛”的战友,现已“政治化”的医师苏伟硕是“危言耸听”,不晓得民进党政府现在对于2012年3月曾受邀赴台立法院讲述“欧盟为何拒绝瘦肉精肉品”的原欧盟动物福利科学委员会主席布鲁姆(Dr. Donald M. Broom)指莱剂百害只对生产者一利、不利消费者的言论有何看法?

这位布鲁姆先生当时还是获现任台湾驻美代表的萧美琴等民进党及其他在野党立委,为捍卫台湾人健康、反对美国“毒牛”而特别从英国剑桥大学兽医学院邀请赴台分享“欧盟模式”的专家学者。

而当时在该场演讲中曾有人提问到,马英九政府称找不到莱剂有毒害人体健康的证据时,布鲁姆答复到,莱剂虽然不是立刻会让人类中毒的物质,但对人体有影响是“百分之百确定”的,只是目前无足够资讯证实有多大人体影响。而谈及欧盟禁止莱剂肉品进口的原因,其实就是“造谣者”苏伟硕屡次向民进党当局喊话的“预防至上原则”,“如果有不确定因素,无法评估会对人体产生何种影响,那么也会禁用”,布鲁姆说。

面对是否有打压医师苏伟硕反“莱猪”的言论自由,台行政院长苏贞昌回应指,是民进党从国民党威权统治中撑开了言论自由,造谣不是言论自由。(中央社)

美国莱剂肉品对人体健康危害,在科学上或仍有高度不确定性。但在美国莱剂肉品输台问题上,经台湾蓝绿两大政党政治人物的“实验”结果,几乎可以证实的是,美国莱剂有一明确的政治副作用,就是会让人变得健忘善变、膝盖软化、说谎成性、昨是今非。而台阁揆苏贞昌日前才坦言患有此“症状”,他说“确实有时候执政时候讲的话,在野就变得不一样”。【美国瘦肉精的副作用是健忘和欺骗】

遭民进党当局以造谣法办的苏伟硕,就以蔡英文曾领导的“反毒牛、反出卖、反欺骗”游行为例,他质疑为何当年蔡英文能说“莱牛是毒牛”,现在却不能说“莱猪是毒猪”?而不论蓝绿谁执政都公开反对美国莱剂肉品输台的苏伟硕也感叹到,过去民进党立委在抗议马英九政府开放莱剂美牛时是非常义正辞严的,只是在时空背景变化下,“我依旧与当时的他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但民进党却改变了立场”。

面对医师苏伟硕反对莱剂“毒猪”言论遭法办引发的争议,苏贞昌在12月18日的回应是,讨论莱猪时要“多一点理性,少一点政治”,并指台中市长卢秀燕日前以“突袭”方式向美国在台协会(AIT)处长当面表达不愿莱剂美猪进口台湾的“个人”言行,破坏了许多人长年努力建立的台美关系。

不论是马英九或蔡英文在面对美方的贸易压力时都显得卑躬屈膝,视台湾人健康为增进台美关系的筹码。(中央社)

而按此标准,过去蔡英文号召的“反毒牛、反出卖、反欺骗”游行,以及民进党为阻挡莱剂美牛,占领立法院五天四夜的行动、或者是直言“瘦肉精无害,是睁眼说瞎话”、“请问美国会说自己的瘦肉精有问题?”的种种言行,无疑是通通达标,既是“不理性”,又是“政治算计”,也“破坏了台美关系”。而回顾历史,的确马英九政府也是如此看待彼时的民进党及台湾民间的异议者。

从莱剂有无危害人体健康的看法,必定随着政党“轮替”的现实,或许值得台湾社会进一步反思的是,为何谁当了台湾的执政者,无不都“挟洋自重”,不约而同的成了美国霸权的在台代理人?而为了“讨好美国”或为换取“不平等”的伙伴及贸易关系,总是要以牺牲台湾人健康为代价?

凡此种种,难道不是台湾“民主化”后的困局,亦是超过半世纪以来,台湾未能“独立”于美国的不自主表现吗?如今民进党当局不论是在践行反共亲美的意识形态、引美国莱剂猪肉入关或镇压异议上,似乎更是显得“青出于蓝”,而让“戒严”的传统在“民主”的台湾,得以有了“崭新”的面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