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关系的最大风险 离任前特朗普还会访问台湾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全球与当代中国高等研究院院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在“2020与世界对话•太平洋未来论坛”外交分论坛上表示,“当前中美关系存在特朗普(Donald Trump)卸任前访台等风险,对此中国应该非常理性地冷静判断,一方面要遏制特朗普非理性的冒险行为,另一方面更不要跟特朗普起舞”。

特朗普常被认为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因此为其会否访台增加悬念。图为2020年12月12日,纽约西点军校,特朗普在陆军学员的簇拥下观看第121届陆海军橄榄球比赛的上半场。(AP)

郑永年在演讲中认为当前中美关系的两个高风险区域分别是台海问题和南海问题,而他又觉得台海问题对于中美关系的影响可能是最具有威胁性的。

而为何是台海问题,主要是他认为“特朗普的决策有很大的不确定性”,先前其实外界曾预测特朗普有可能会派遣美国高级别官员访台,比如国务卿蓬佩奥,而这次郑永年甚至认为,不排除特朗普本人可能会进行历史性的访问台湾。

做为佐证,郑永年则提到特朗普曾有过“不按套路出牌”的临时性外交决策。例如在2019年6月,特朗普访问日韩期间突然临时提议要越过三八线进入朝鲜,随即他果真安排了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三八线的历史性握手,显见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

此外,特朗普若真想访台,必然是国际间的大新闻,一般人对此其实还是抱持“半信半疑”的态度,但为了强化这种可能性,因此郑永年接着说“美国两党对台湾问题还是有共识的,整个美国社会对台湾问题也跟精英阶层没有多少差异。这段时间以来,特朗普、蓬佩奥一直妖魔化中国,把台湾问题炒作得很严重。所以如果特朗普趁机在台湾问题上给中国制造麻烦,他还是能得到美国国内不少支持的”。

虽然郑永年的说法“绘影绘声”,而且从特朗普的“最后疯狂”和他的性格来看,似乎很难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郑永年的论述中少了很重要的一个面向,就是台湾政府和社会的反应。

其实相较于“特朗普访台”,更有可能的反倒是“蔡英文访美”,但从当前民进党政府对美的外交政策来看,面对即将政党转替的美国政权,对民进党政府来说,与其追求虚幻的“美台升温”,不如能够在实际上接触拜登(Joe Biden)政府才是最重要的目标。

根据台媒《联合报》于2020年12月28日报道,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将于2021年1月20日举行就职典礼,国民党立委陈以信在立法院外交及国防委员会询问,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会否参加就职典礼,而北美司长徐佑典回应,“现在还没有真正要到票可以去参加,这个部分我们还在争取当中”。

从这个新闻可以看出二个重点,其一是台湾政府认为派代表参加拜登就职典礼是很重要的外交工作,而不管是从对内还是对外的角度,这其实才能真正象征美台关系即便在政党轮替后仍然保持热度。其二是台湾还在努力争取,显示美台关系似乎不如想像中的坚实。

而另一方面,台湾社会近期深受放开美国莱猪进口(莱克多巴胺;瘦肉精)的纷扰,也成为台湾社会难得迎来“反美”的“高光时刻”,因此民进党当局要操作“美台升温”,得势必格外小心。对台湾民众来说,美国对台军售可能是为了守护台湾的“必要之恶”,因此无论如何都得“忍气吞声”,但开放美国莱猪的进口就突显民进党面对“美国爸爸”的卑微。

而相较之下,“特朗普访台”似乎印证美台升温的说法,但明眼人都知道特朗普是即将卸任的美国总统,因此这样的象征性必然得大打折扣。此外,特朗普若真的冒然访台,必然会引发北京的严正抗议,更有可能导致台海引发战争的风险和危机,将使得两岸关系走上不归路,因此对蔡英文来说,面对这样的“烫手山芋”,其实没必要引祸上身。

从美国和特朗普的角度来看,“特朗普访台”的确有其可能性,虽然特朗普或许在主观上有意愿,但随着离任的时间不断逼近,这样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小,另一方面,从台湾的角度来看,在评估利害关系以及面对台湾内部反美情绪不断高涨的情况,蔡英文只能说声“别了,特朗普”。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