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摘下蔡英文那西方加冕的民主皇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香港媒体《亚洲周刊》最新一期以“台湾民选独裁幕后—绿营新威权主义现象”为题,蔡英文身穿龙袍作为封面,引起绿营强烈不满,不仅民进党发言人及立委纷纷出来炮轰,更有不少侧翼纷纷出面护驾。蔡英文肯定不喜欢这身“龙袍”,相较之下,她更愿意接受来自西方加冕的皇冠。

面对《亚洲周刊》对蔡英文政府“民选独裁”的批判,苏贞昌以“民选不可能独裁”作为响应,并反讽“一个新闻自由、言论自由不及格的地方,要来批评人权得到九十几分的国家,这并不适当。”

绿委吴思瑶亦为此与《亚洲周刊》脸书编辑隔空交火,吴思瑶强调自己是“台湾”的国会议员,遭《亚洲周刊》以“您是中华民国立法院委员,并非台湾国委员”回击;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则表示,真正的国际周刊关心的都是六四天安门、西藏喇嘛自焚、维吾尔集中营和香港抗争,批评《亚洲周刊》与其他国际主流媒体对台湾的报道和看法完全背道而驰。

苏贞昌表示民选不可能独裁,对亚洲周刊的报道并不认同。(陈卓邦/多维新闻)

绿营群情激愤,许多亲绿政治人物和名嘴也纷纷指控《亚洲周刊》是专为中共政权服务的红色媒体,其报道内容不值一哂,更有人将其老板形容为“马来西亚的蔡衍明”。有趣的是,除了不断跳针的红媒指控外,没有人对报道内容提出任何反驳。要反驳确实有些难度,毕竟内文都是民进党党外时期的老前辈深沉的批判,也大多符合现实,将老前辈们与《亚洲周刊》一齐抹红,远比响应自己人的大实话容易的多。

道理讲不赢没关系,先抹红就对了,毕竟红色在台派眼中不可能是实话的颜色。但《亚洲周刊》真的“红”吗?《亚洲周刊》曾多次提及深圳工运、报道陈秋实消失事件、将李文亮视为2020风云人物等关切人权的内容,但台派的标准显然与颜若芳一致,不提及新疆西藏、不支持香港示威,不关心“他们关心的事情”且站在同一立场者,必是为党服务,似乎他们才是决定一切标准的审判者。

依此标准,《亚洲周刊》当然不会是所谓的“主流国际媒体”,要像吴思瑶所举例的“时代杂志”、“彭博商业周刊”、“经济学人”、“法国重点周刊”等将蔡英文列为最具影响力人物,才能撑得上是主流。

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欧美在防疫上的表现至今仍不尽人意,反而是大陆在疫情与经济上已逐渐回稳,虽然这牵涉到各种层面的差异而难以简单定论,但确实出现了“专制”与“民主”在治理成效上的争辩。也因此,台湾似乎成为了“民主抗疫”的成功典范,能证明民主体制并未失败,尽管台湾的防疫过程一点都不民主,反而更偏向行政权力的强势介入,西方媒体依然赞颂有加。

祁家威跟蔡英文一同入選《時代》雜誌百大風雲人物。(Facebook@蔡英文)

这些“主流媒体”并不在乎台湾的民主正在缺乏法治下崩坏,也离普世价值越来越远,只要台湾牵制大陆的功能尚存,其民主体制如何发展并非关切重点。从现实来说,蔡政府正走向民主或是威权确实与他们没有关联,也不值得深究,只要台湾还保有民主的外壳,能与大陆对比即可。

因此,过去一整年蔡英文与其官员登上各种西方“主流媒体”的版面,蔡政府也乐此不疲得将此作为内宣,营造出台湾重回国际舞台的美好前景,尽管这一切只成就了蔡英文个人,而未对台湾人带来任何实惠与尊严,RCEP及CPTPP还是进不去,WHA无法参加,而该吞的美猪还是得乖乖吞下肚。

时至今日,台湾人还是无法摆脱从西方视角决定主流与否的帝国之眼,也只会对来自西方、尤其是美国投来的质疑和不满诚惶诚恐,至于其他“台湾价值”不足的批评,就算公允也只会觉得刺耳,《亚洲周刊》如此“明目张胆”的批判,更是破坏了皇城内一片和谐之声。

民进党依然会强调中国大陆才是真正的“专制”,并气愤的认为北京才是应该被冠上代表帝制龙袍的对象,她当然更喜欢来自西方加冕的民主皇冠,那能让他更有底气、更合理的进行实为威权的统治。因此,就别让那些“非主流”的异音打扰这酣甜的好梦,弄脏了由西方加冕的皇冠。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