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学习能力决定中美未来的盛衰兴亡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汤恩比(Arnold Toynbee)曾就一个文明的成长与衰败做过经典论述,他指出:“文明成长的动力源自挑战激起成功的应变,应变又反过来引发新的挑战……贯穿文明解体阶段的特征,是同样的挑战反复出现,显示解体中的社会始终未能成功应变。”这句话或许可以为我们理解今天美国文明的走向作出指引。

何谓美国梦?美梦何以破碎?

“美国梦”可以有不同的定义;一个多数美国人可以接受的定义,应当是“不论出身,任何人只要勤奋工作,就可以过一个有尊严的生活”。这个梦从战后一直到1970年代初,大约四分之一世纪,可以说在美国充分实现。在那个时代,即使是劳动阶级,例如汽车厂的工人,其收入也足以过一个“中产阶级”的生活:有房子、车子、配偶不需要为生活而工作、每年至少可以在国内度假、有钱付子女的大学学费、医疗和退休都有保障。

本文作者朱云鹏合著的新书《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从总统大选看新冷战与国家学习能力》,强调中美两大经济体的互动,以及美国大选后的变局,将影响全球经济贸易版图、新冷战态势下的国际情势,以及台湾的选项。(Facebook@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

那个时代,也正逢美国国力跃居世界第一:发明集成电路、派人登陆月球、完成高速公路路网、建立公立学校体制、科技与产业竞争力居于领先、建立社会安全网、预期寿命从1960年的69.8岁增加到1979年的73.8岁。在那个时代,“美国人”三个字在世界上让人刮目相看:本身经济生活的改善加上国家荣誉,形成了美国梦的完整表述。

如同笔者与吴崇涵、欧宜佩合作新著,《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从总统大选看新冷战与国家学习能力》书中所言,从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开始,美国梦开始出现裂痕。依照格莱恩(Andrew Glyn)等人在《黄金时代的兴起与衰落》文中分析,二次战后到石油危机发生之前,美国和多数其他西方先进国家的经济一样,处于一个稳定的良性循环:实质薪资的成长和GDP的成长相当,总合所得中,劳动所分到的份额维持不变;资本量的成长也和GDP相当,利润率维持稳定;劳工日增的所得中有一定的比率用于消费,使得消费需求稳定成长、市场日益扩大,让资方有意愿继续投资。

这个看似稳定的结构,在石油危机发生后,曝露出其脆弱面。进口油价上涨,表示国家所得流失,必须有人承受;如果劳资双方共体时艰,以等比例承受,则前述稳定结构应能维持。但实际并非如此。资方要涨价来反映能源成本,劳方要加薪来抵销通货膨胀;于是资方再度涨价……如此周而复始,形成物价和薪资的恶性循环。

石油危机之后,美国又陆续出现经济危机。里根(Ronald Reagan)上台后的次年,利率高涨,经济陷入衰退;加上日本各类进口品均在美国市场取得优势,导致众多制造业倒闭。中西部一群原来被称为“钢铁带”(Steel Belt)的州,从此被改称为“铁锈带”(Rust Belt)。1990年代初期,经济虽然复苏,但失业率居高不下,被称为“无就业复苏”。2000年发生网络公司泡沫化,次年再发生九一一事件。至2008年又发生金融海啸,引发经济大衰退。

经过这些折腾,美国传统制造业已然式微。依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数字,制造业生产与非管理员工平均时薪,用1982年至1983年的币值表示,在2016年10月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前夕,是8.74美元,还低于38年前1978年2月的9.26美元。2020年5月,这个薪资水平曾涨到9.14美元的高峰,但还是比42年前低。一代人如以20年计,那么目前制造业生产工人的实质薪资,甚至比其祖父时代还低,这让人情何以堪?

2018年9月期中选举前夕,美国公共电视(PBS)于《前线》(Frontline)节目中播出一部名为《失落的美国》(Left Behind America)纪录片,讲述处于铁锈带的俄亥俄州代顿(Dayton)市,劳动阶级家庭生活情况。基本上,该市于2008年遭大衰退打击后,至今未曾恢复原貌。在2018年,贫穷率达到34%,近乎全国平均的三倍。

2008年的大衰退,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通用汽车公司在该年圣诞节的前两天宣布永久关闭代顿市郊区的冰碛(Moraine)组装厂,解雇了2,000多名工人。纪录片中采访当时一位遭解聘的资深工人,谈起过去的情况:他在汽车厂工作了14年,时薪已达35美元。但目前代顿市一般制造业新进工人的薪水,时薪仅约15美元。

如何重建美国梦?

2016年特朗普赢得总统大选的关键,在于中西部有五个州变盘——从原来支持民主党的奥巴马(Barack Obama),改投共和党的特朗普,包含俄亥俄州在内。显然这些制造业占有相当比率的州,已经忍无可忍了。特朗普能够赢得选举,主要就是他宣称可以恢复美国梦,而他用的方法,是反全球化和反移民。

朱云鹏认为,新政和战后经济政策的成功,造就了美国历史上少有的黄金年代,但也种下了保守派反扑的种子。(杨家鑫/多维新闻)

但问题来了,反全球化和反移民,真的可以重建中产阶级的美国梦吗?中国大陆是当前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来源,也是传统制造业的竞争者,但是特朗普发动对中国大陆的关税战,非但没有重建美国的制造业,反令那些依赖进口原料的制造业难以为继。特朗普推行减税,在短期是有刺激景气、促进投资的效果,但在发动贸易战后,投资反而减缓了。

然而美国民众并不了解这些。刺激景气的短期效果,促进了就业和薪资,大家都很高兴。到了2020年2月,特朗普的声望居于高峰,一般都预料他可以顺利连任。但假设没有疫情,特朗普连任,中产阶级的美国梦会从此回来吗?传统的高薪制造业可以回到中西部吗?目前美国所得分配不均程度已经达到1930年大萧条前夕的高峰水平,可以改善吗?这些答案应该都是否定的。即使特朗普八年任期结束,美国梦破碎的问题将依然存在,无法解决。特朗普的办法可以促进短期景气循环,但无法解决美国传统制造业的长期结构性衰退。

但实际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来了;特朗普处理不当,至今已有30万美国人因疫情死亡,加上许多其他举措失格,他最终失去连任的机会。拜登(Joe Biden)获得超过8,000万张选票,并赢得与四年前特朗普一样多的选举人票,都是306票。

特朗普支持者至今仍有人拒绝接受选举结果,既是保守势力对传统建制的高度不满,也是美国社会严重分裂的象征。(AP)

拜登的当选,代表美国人民给他的一个机会,来修补破碎的美国梦。但拜登和美国其他政治人物一定了解,特朗普虽败,其所获得的支持超过选前预估,显示许多2016年投给他的经济选民,继续投给他。另外,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报告显示,特朗普本次在美国各地共赢得了2,497个郡,占全国总郡数八成强,但这些郡的GDP加总,只有全国的三成不到;表示大多数投给特朗普的选民,来自贫穷的乡村,也就是全球化或经济成长的落后者。这些人的经济困境和学历相对低落的情况一日不解,特朗普这样的民粹人物便会持续出现。

拜登就任以后,应当做以下几件事,实质地重建美国梦:一是普遍成立“投资与就业振兴委员会”。他应当协同州政府,协助各州的产业聚落,延伸与扩大到周边的贫穷区域。对于家户中位数所得低于全国平均(2019年为60,293美元)的州,尤应大力推动。他可以邀集产官学与志愿者成立“投资与就业振兴委员会”,找出各该地区的利基,以及未来的产业与就业发展方向。如果延伸和扩大现有产业的瓶颈是在于公共建设不良或人力素质不足,就由联邦政府来补强。这应当是个全国性的“社会运动”,其规模应当不低于小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时代的新政(New Deal)。

二是增税与产业政策的投资抵减并行。特朗普对富人所减的税,拜登可以恢复,以取得政府财源,并平抑所得分配;但他同时应当规划产业发展方向,每四年为期提出产业发展白皮书,并据以设计各类与各地的投资抵减,让富人有动机从事具方向性的生产性(green field)投资。目前美国大多数投资诱因都在州政府,力道不足,且缺乏全国性的高度,联邦政府应当统筹产业发展方向,并在租税抵减方面施以援手。

三是让美国在国际上成为一个被尊敬而非被惧怕的国家。美国军事力量强大,世界上多数国家对其心存畏惧。美国前总统卡特(Jimmy Carter)于2019年在其故乡教堂的主日会上,曾分享一个“超级强国”的新定义:建议美国成为调解国际纷争的和平缔造者、关心全球气候变迁议题的领导者、促进人类平等的提倡者。如果美国真能这样做,她将在世界上成为一个被尊敬、爱戴而非仅是被惧怕的超级强国。

学习能力 是国家决胜关键

本文一开始所引述英国历史学家汤恩比的名句,出自他的大作《历史研究》(A Study of History)——经由对于人类历史上已出现过数十个文明的比较研究,所归纳出的综合结论。同样的引句,也出现在前述《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书中的最后一章。在该章中,我们想要传达的讯息就是,成功的应变,必然来自学习。所以学习能力的高下,决定了文明的前途。

美国总统大选过后,分裂的美国该如何弥合与重建,朱云鹏认为关键在于美国是否能从“学习能力”的角度出发,重新检视自己的竞争力。

美国目前把中共视为主要竞争者,而中美二者在经济上也确居世界前茅。中国大陆为何在经济上可以崛起?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于2018年9月在BI挪威商学院,就“改革:中国为何成功”发表演讲时说,中国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学习”,包含制度创新。“改革开放”以及其后一连串的政策,不就是不断学习过去错误,所做出的一系列应变?

展望未来,其他方面不说,光在中美科技较劲与制度创新方面,中国大陆需要学习各国历史经验而做出回应的领域很多。她需要避免日本资产泡沫化的错误,需要重建自己的高科技上游产业链和重视基础科学教育,需要建立法治社会,在决策链中加强上下讯息的传递,也要有系统地搜集与了解民情以有效回应人民的需求。这些都是极大的挑战。

美国也是一样。美国曾经展现强大的学习能力:在资本主义的镀金年代,老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反托拉斯政策矫正了资本主义的偏差;在大萧条时代,小罗斯福的新政重建了人民的信心;在1960和1970年代,法律上的改革,让美国的种族平等向前迈进了一大步,社会制度的改革,则让弱势的美国人得到基本保障。

现在是美国需要再度学习的时刻。我们希望在拜登的领导下,美国能够有效学习,成功重建美国梦。如果美国劳动阶级的经济梦可以重建,民粹主义将失去底层架构的依靠,美国的政治走向可望趋于理性,有助于世界与人类的和平。

(本文作者系台湾东吴大学巨量资料管理学院讲座教授、行政院前政务委员)

【上文出自第62期《多维TW》(2020年12月31日)名家栏目文章《美国梦的破碎与重建:学习能力决定中美未来的盛衰兴亡》。如欲阅读更多文章,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流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