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西方不亮东方亮:重新思考中华文明的发展原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全球蔓延,但其发展在中国和西方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中国大陆的疫情在2020年3月左右就基本控制住了,而美国和西方的疫情却如燎原之势,一发不可收拾。2020年11月5日以后,美国每天的染疫人数都超过10万人,比中国大陆自疫情以来所有的染疫数总和还更多。美国和西方的经济发展因此受到重创,而中国大陆反而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保持正面发展的一例。

回视历史 求索文明发展动力

这一发展使得中国大陆民众对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信心倍增,同时也使得大陆民众产生民族的自豪感。一向亲西方的“公知”(公共知识分子)们有许多人“反水”(背叛),1980年代以来,中国大陆知识界的主流唯西方马首是瞻,这样的情势现在有了巨大改变,所以大陆知识界有人说,2020年是“公知反水元年”。

新冠肺炎疫情重创美国,相较于中国后期防控疫情的成功,令知识界对于唯西方马首是瞻的主流产生反思。

但目前这一情势背后仍然存在着巨大的隐忧。自1980年代以来,大陆知识界只知道一种文明发展模式,就是近代西方的模式。至于中国文明的发展历程,其实非常陌生。过去人们只知道,中国文明是一个“超稳定结构”,历数千年而不变,也就是说,中国文明好像从来不发展。但大家现在又突然觉得,中华文明好像有一种了不起的特质,至于是什么特质,其实一点也不知道。

这就产生一种巨大的困境,当一向推崇的西方文明模式出了大问题,人们就不知该何处寻找文明发展的动力。不过,大家已意识到,中华文明似有一种独特的发展力量,但这种独特的发展力量到底是什么,其实仍不清楚。也就是说,人们现在有一种“情绪上”的自豪感,但“理智上”还无法进一步思考,一思考就会感到困惑。我认为,我们应该先搁置文明发展的理论问题,重新从文明发展的具体历史过程来思考,才能找到新的突破口。

中西文明扩散模式截然不同

中国现在的版图有960万平方公里,而中华文明的发源地是在黄河流域。中华文明的中心区如何从黄河流域往四方发展,最后扩及到现在的整个中国,这是首先要思考的问题。

先看中华文明如何往南方发展。在秦、汉完成大一统的时候,中华文明的南方界线是洞庭湖、鄱阳湖、太湖、杭州湾这一条线以北,即春秋战国时南方的楚、吴、越三国地界(春秋时这三国普遍被视为蛮夷)和北方的中原地区长期融合以后所形成的局面。

在这条界线以南,居住着许多非汉族的土著,这些土著是现在中国南方许多少数民族的先民。当中原汉民族因种种因素(主要是战乱)一直往南迁移时,移居南方的汉民族和原来的土著混居在一起,很多土著因此汉化了,但还有很多土著并未汉化,这些并未完全汉化的土著就是现在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

中国文明的扩散模式,主要体现在汉民族迁徙过程中与当地土著的融合,少数民族并未因此而“灭种”。图为侗、苗等中国少数民族女性在夜校学习刺绣。(新华社)

中国南方的少数民族,举其人口最众多的为例,就有土家族(重庆、湖南)、苗族(重庆、湖南、贵州)、彝族(四川、云南)、壮族(广西、云南)、傣族、白族、纳西族(主要在云南、贵州)等。这些民族虽然汉化程度深浅不一,但和汉族的关系都非常密切,长期以来一直和迁居南方的汉族生活在一起。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土著一直居住在中国西南方,并没有被迁居南方的汉族“消灭”掉。

而反观北美洲、澳大利亚、新西兰,还有大洋洲上的夏威夷群岛,就会看到截然不同的现象。这些地方的土著,在西方人(主要是盎格鲁-撒克逊人)移居当地后,消失得非常快,可说几近灭种。现在大家几乎都忘了,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原来并不是白人的祖居地,现在反而变成了白种人的土地,而作为原来主人的土著却好像几乎不存在一样。

中国的汉民族逐渐往南迁移,最后可以和南方广大的土著逐渐融合,而原来的土著不管是否汉化,都还住在原来的地域。而西方人远度重洋,迁移到别人的土地上,则把原来的土著几乎“灭种”,把别人的土地纳为己有。举例来说,原居住在美、加的印第安人,至少有千万人,现在却只剩下极少数人居住在印第安保留区。谁还记得这片大地原来是印第安人驰骋纵横的原野?

合作双赢vs.你死我活

这就是中华文明发展原理和西方文明发展原理最巨大的差别。中华文明的发展原理是:合作共赢,命运共同体。这一发展历程,至少在4,000年以上,虽曾几度衰微,但亦几度重生。现在又正在经历一次伟大的复兴。这样的历史为人类文明史所仅见。

西方文明的发展原理则是:你死我活,美其名曰自由竞争,其实是一种非常残酷的弱肉强食。这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美国至上论”中,表现得最为鲜明。西方人所到之处,凡是原来土著的实力远不及西方的地方,土著就会大规模消失,凡是原来的土著人口规模巨大或力量较大,让前来殖民的西方人无法立刻将其大规模灭绝的,这些地方就会沦为西方殖民地,成为西方大规模掠夺的地区,如当年非洲还成为西方掠夺奴隶的主要来源地。

西方人种族偏见极深,优越感极强,很难跟他们所征服的土著融为一体。如果从新大陆和新航线的发现起算,西方人成为世界霸权,到如今也不过五百多年,而其没落已经明显可见,因为白种人几百年来作为全世界的统治者,生育率越来越低,工作能力越来越差(美国的中下层白人尤其如此),相对于他们所统治的有色人种,人数所占比例越来越低,他们也越来越不可能长期与有色人种为敌。

本文作者台湾学者吕正惠认为,应该超越并跳脱既有西方论述的视角,重新看待中西文明发展原理的截然不同,才能开启全新的人文学探索。(呂正惠供圖)

看待文明发展 摆脱西方视角

以上只举中国南方为例,说明南方原有的土著如何和南迁的汉族融为一体,实际上,汉族还往东方、北方和西方发展,汉族和各方土著的融合关系都各有特色,各有区别,但其朝向融合关系发展,则是一致的。而各方的土著也都一直居住在祖居地,并没有大规模地迁移,或大规模地消失,这点是完全一样的。

以黄河流域为中心的汉文明,当它持续往东、西、南、北各个方向发展时,原来的土著都继续存在,并且跟移居的汉民族混杂相处,透过彼此的融合、渗透,形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所以,中华文明的人口规模日益累积庞大,成为一个怎么样都无法被同化、或者被消灭的整体。它也许会有短暂时期的衰弱(可能长达一两百年),但如“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般,总会重新复兴、重新强大,这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次,而世界其他文明大都只能强大一次,衰弱之后就难以重新奋起,其道理在此。

以上仅提供一种看待文明发展的新角度,这种角度并不涉及所谓的民主、自由、人权、市场经济等西方流行观念,同时它也反衬西方论述方式的虚伪性,因为西方的论述掩饰了他们对土著的灭绝和剥削,以及他们把土著降为奴隶、使他们沦为劳动工具这一残暴的现实。只有这种全新的探索,才能开启一种全新的人文学,这还有待我们未来的努力。

(本文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闽台区域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员、台湾人间出版社发行人)

【上文出自第62期《多维TW》(2020年12月31日)名家栏目文章《西方不亮东方亮:重新思考中华文明的发展原理》。如欲阅读更多文章,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