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派内斗是命中注定的结局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近期无大选,但除了各党派为了莱猪、防疫等议题攻防不断外,绿营及其相关侧翼间更是爆发激烈的“台派内斗”。

泛绿阵营的脸书(Facebook)粉专“不礼貌乡民团”日前突然发文指出,由于遭到其他绿营侧翼的谩骂攻击,被民进党党员、党工于论坛上公布其姓名、地址等个资,甚至有不明账号私讯遭扰、威胁,庞大压力已非其所能承受范围,故决定暂时关闭粉丝团,短时间内不再进行活动。

消息一出,在台湾各大论坛都引起广泛讨论,不少人将此定调为“台派内斗”,更有人发出“狡兔死、走狗烹”的感叹。在“抗中保台”的潮流下,现时的台派粉专为数众多,“不礼貌乡民团”算是相当早期便创立的“元老级粉专”,粉丝人数曾高达25万人,反国民党、反中、挺蔡英文等政治倾向亦十分清晰。

台派脸书粉专不礼貌乡民团长被绿营网军侧翼公开个资、骚扰威胁,于2021年1月3日关闭脸书。(Facebook@不禮貌鄉民團)

但如此绿底的粉专,为何在近期受尽其他台派的进攻围剿,甚至被民进党党工掀底,直至抵挡不住而关闭经营?追根究柢,在走向极端的“台派”眼中,“不礼貌乡民团”的忠诚依然不够绝对。

首先,不礼貌团长在大小选举中都力挺民进党及蔡英文,但对柯文哲和黄国昌等人仍尚属“理智”,并未像批判国民党和大陆时那般盲目。然而,由于民众党及时代力量与民进党的支持群众高度重合,对绿营的威胁比国民党更严重,对于欲独揽“抗中保台”话语权的绿营侧翼而言,柯文哲和黄国昌势必要被列入“中共同路人名单”成为打击对象,不礼貌团长对其过于“宽容”的态度,早已引起其他绿营侧翼的不满。

此外,不礼貌团长虽然“逢国民党、大陆必反”,但对民进党也并非全无建言。在进口美国莱猪等问题上,不礼貌团长便对民进党处分弃票的绿委表达不同意见,部分蔡政府施政不得民心而受非议之处,其亦有提出批评。虽力道远不如对待国民党那般强烈,却已引起绿营侧翼强烈不满,将不礼貌乡民团形容为“左胶”、“背刺仔”等说法不绝于耳。直到近期不礼貌乡民团开启募款,绿营侧翼终于抓到把柄,以其藉社会事件吃“人血馒头”为由大举进攻。

不礼貌乡民团曾经也是对蓝营及统派进行“网络猎巫”的一员,无奈风水轮流转,如今他也成为被猎巫的对象。

台派脸书粉专不礼貌乡民团近期受到其他台派粉专的强力批斗。(网络截图)

平情而论,在两岸关系和国民党的问题上,不礼貌乡民团的不理性与其他台派粉专并无两异。唯一的差别在于,相较于其他台派粉专对民进党擦脂抹粉、极尽吹捧之能事,协助政府党同伐异、发表各类脱离现实的内宣言论,不礼貌乡民团还算保有一定程度的批判性,而非对绿营的所作所为照单全收。但也就是这些微的差距,便足以让不礼貌乡民团从同路人被打击为“中共同路人”。

被曾经视为“自己人”的绿营所批斗,不礼貌团长在关闭粉专前便曾谈及,当初选举时如何帮民进党宣传拉抬,现在没有利用价值就被一脚踢开,其言语中的愤慨和不解可见一般。

其实乡民团的下场并不令人意外,在“反中”到几近疯狂的社会氛围下,“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任何一点批评执政者的异音,都能被扭曲为“扯台派后腿”,都会被质疑为“中共同路人”而追杀批斗。不礼貌的团长不需为绿营侧翼的“背叛”感到纳闷,就因为曾是自己人,其对民进党的批评更具正当性,台派才更有批斗抹黑的必要。

从柯文哲、黄国昌再到如今的不礼貌乡民团,越来越多人成为台派所斗争的对象,他们并不在乎圈子因此越缩越小、越来越多同伴因此被打成敌人,他们更在乎的,是如何维护民进党“抗中”招牌的垄断和纯正性。

台北市长柯文哲早先一步成为台派眼中的“中共同路人”。(陈卓邦/多维新闻)

自民主化以来台湾不同党派立场的分裂、对立向来有之,但从未如今日这般陷入“疯狂”,且已然脱离传统的蓝绿、统独区分,而是对一切反面声浪进行追打,尽管双方在大方向上可能并无差异。最令人感叹的是,大多数台湾人对此并无察觉,甚至理直气壮的以“你还能批评政府”作为台湾保有良好言论空间的理据。

的确,台湾人大可继续批评政府,只不过有可能被《社维法》法办,被NCC关台,被民进党党工猎杀围剿,或是被公布个资威胁骚扰,除此之外,还是欢迎对政府大力批判。

大陆有句顺口溜:“不到台湾,不知文革还在搞”,“不礼貌乡民团”不过是被斗倒的其中一员,台湾民主自由的风景也只会令人越来越不忍直视,但也不必太担心,只要还能嘲笑大陆没有言论自由,台湾人就已心满意足。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