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国会暴乱 亲绿学者:如同2004年“连宋配”败选抗争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的国会大厦遭到大批美国总统特朗普支持者围攻。(AP Photo/John Minchillo)

日前美国国会认证总统大选选举人票的过程中,出现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攻进美国国会,阻止认证程序的暴乱。对此,政治色彩倾绿的“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在脸书(Facebook)表示,这个骚乱最适合的比喻是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当时国民党候选人连战、宋楚瑜拒绝承认选举结果的抗争。

赖怡忠1月7日晚间在脸书说,当时连战和宋楚瑜选后,不论是当选无效或选举无效诉讼都拿来试,也持续在台湾总统府前埋锅造饭抗争,就在选后第七天台湾中选会要公布当选名单时,就有一大群“泛蓝暴民”强势要冲入中选会阻止中选会人员贴当选公告,仿佛抢下并撕掉那张公文就可以将时间停格在选举当晚。他认为,特朗普支持者攻占美国国会,阻止美国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的作为,与当年连宋抗争如出一辙。

赖怡忠并认为,特朗普支持者要抗议,不认帐选举结果没关系,反正四年前希拉蕊(Hillary Clinton)支持者选后不也发动“特朗普非我总统”示威,还搞全国串联,以特朗普输掉三百万普选票为由,不承认特朗普为总统,更有人讥讽特朗普支持者为无知贱畜,难听的话说了一堆。现在特朗普支持者要搞示威加倍奉还,认为选举过程有问题,他对此没意见,“反正在这个时候想出一口四年前被主流舆论霸凌的怨气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赖怡忠强调,特朗普支持者冲进国会,硬生生要美国副总统彭斯不履行宣布义务,这已经是对民主程序的不认同,如果宣称要捍卫宪法,他实在看不出这种作为与其捍卫宪法的主张如何一致。

赖怡忠也观察到,台湾某些人对美国总统大选的入戏程度实在罕见,但这也显示过去美国“正常”总统带给台湾人民的感受,以及特朗普政府四年期间台美关系给人如梦一般的感觉。他表示,对台美双方“正常”学界以及台湾关心民主者,应该要正视这个情绪所代表的意义,毕竟到2016年前,虽也听过对台湾民主的称赞,“可是更多是听到服从一中才是负责任的民主,认为台湾认同是会为台海带来不稳定的风险”,任何政府回应台湾人民决定自己未来,以台湾之名对外站立的政策作为,都是不负责任的民粹等种种指控。

他说,虽然不是特朗普本人的直接作为(川蔡电话除外),但特朗普政府过去四年的作为,让台湾人民不再觉得美国视台湾认同为带来台海不稳定的问题、抗拒中国对台经济统战不是对全球化缺乏自信的反动态度、台湾人民追求自决的信念不是美中台关系的麻烦制造者等。台湾民主化三十多年来,美国共和、民主两党的建制派却始终对其充满疑虑,美国与独裁中国可以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但对民主台湾却是怀疑到连中国对台湾明显摆出军事威吓,建制派还是不愿意放弃战略模糊与双重吓阻,即便1996台海危机已经证明战略模糊,只会引发中国更进一步施压以探测美国底线,而双重吓阻背后代表的意义是对台湾民主的不信任。

赖怡忠认为,这一切状况直到2017年底特朗普政府的国安战略中,对过去四十年美对中政策彻底批判后才有改观,不管拜登(Joe Biden)政府是否延续这个基调,但却是特朗普政府在做法上与态度上带来了改变。他坦言,特朗普个人对美国民主带来的问题,但台湾民众可以看到的是特朗普政府的对台作为,会挺特朗普,也会对过去是奥巴马(Barack Obama)副手的拜登有疑虑,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反应。

但赖怡忠也呼吁,台湾的特朗普支持者们这个时候该收拾收拾并準备心情往前走了,如果认为特朗普支持者示威之后对国会的攻击是正确的,是“美国版的太阳花”,那可能要好好检视自己到底是支持特朗普这个人,还是支持民主价值以及对制度的信念,同时也该要好好準备应对拜登时代的台美关系。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