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依旧是特朗普的“骄傲”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在美国国会即将为总统大选结果认证前,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向大批支持者喊话表示永不放弃、永不认输。 (中央社)

正当美国朝野及全世界“民主阵营”领袖因为美东时间1月7日“特粉”攻进美国国会山庄的暴力冲突事件,忙着与特朗普(Donald Trump)切割、讨论是否启动“宪法第25条修正案”中“总统失能”条款或再次发动弹劾之际,太平洋彼案的蔡英文政府彷佛处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蔡英文没有接轨国际加入谴责“特粉”行列也就罢了,台湾外交部仍依既定规划,1月7日宣布台湾政府高层与美国国务院政军局助理国务卿库珀(Clarke Cooper)完成“台美政治军事对话”,台湾总统府发言人1月8日证实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将于1月14日出访台湾3天,将与蔡政府举行“高层对话”,到目前为止,只有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在宣布“台美政治军事对话”顺利完成的“好消息”时,面对媒体要求对“特粉”行为表达看法时,表达了“遗憾”的顺带一提。

简言之,就算特朗普的美国总统“资格”已经岌岌可危,以及库珀领军完成的“台美政治军事对话”、克拉夫特访台要举行“高层对话”的“代表性”是否足够,抑或高调与最慢在1月20日后就成为“前政府”的官员互动如此紧密,是否会触怒“准完全执政”的拜登(Joe Biden)政府,都不在蔡英文、民进党高层的考虑之内。

质言之,在特朗普发表演说鼓励“特粉”前进美国国会山庄之后,望眼当今美国及世界,不与特朗普切割,甚且全然包容他所有“反普世价值”行为,接受他所有“指令”的,大概只剩下骄傲男孩﹙Proud Boys﹚、匿名者Q﹙QAnon﹚等右翼团体,以及蔡英文政府了吧。

不过,蔡英文政府毕竟还是与骄傲男孩等美国右翼团体有所不同,特骄傲男孩、匿名者Q系因特朗普提出的诸般政策符合“白人至上主义”价值体系,而将他当成“神”一般的存在,进而产生如殉道者般的信仰,为之奉献、牺牲终不悔。

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REUTERS)

蔡英文与民进党政府却是因为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产生“抗中、仇中”实际需要而一拍即合,在特朗普、蓬佩奥(Mike Pompeo)给予“民主前线”虚名,并利用美国国内“反中”民意通过《台湾旅行法》、《台湾盟邦国际保障与强化倡议法》(简称“台北法案”)、《台湾保证法》等“友台法案”,落实渠等自我宣称的“台美关系史上最佳”、“世界需要台湾”,并用以进行“大内宣”,让台湾人民油然而生虚无的荣誉感,并因此麻痹台湾人民思想,进而在选举投票及选后齐一台湾言论场以利其管治实质获益。

将蔡英文、民进党政府模拟成将特朗普当成“神”般存在的“骄傲男孩”,确有些许不当之处。毕竟,特朗普与蔡英文过去4年相处,并非一开始就如此密切,是2018年九合一选举民进党大败,各自因为2020年总统大选的选举需求,互取所需才逐渐加温到“关系史上最佳”。

就此而言,蔡英文政府应该算得上是敏感度、现实感极佳的政治工作者,为何在特朗普已经众叛亲离、墙倒众人推之际,依然对其不离不弃,像极了对特朗普始终忠诚的“骄傲男孩”,甚至可能因此得罪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而终不悔?

答案其实很简单,除了疯狂的特朗普会为增加拜登上任后的施政阻碍而挑衅北京,高调举行只有增进台湾虚荣人而没有太多实际利益的“军事政治对话”、派出大使访台,如拜登这样“正常的”美国总统应该宁可与北京寻求和平相处之道,不愿随意撕破脸的下下策。

蔡英文政府得以利用“美台高层对话”、“大使访台”等虚无的假象,垫高其“外交成就”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但拜登上任后还有至少4年时间可以修补关系,利、害权衡之间,此时就算被形容成类似“骄傲男孩”一般的存在又如何,一时的名声有损,却能换来美国大使来台访问的“国际地位”,无价!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