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窗“美”开二度 台湾仍对美国无怨无悔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2020年11月3日大选后,原定两次官员访台都在最后关头被美国撕毁,先是环保署长惠勒(Andrew Wheeler)本欲在12月初访台,却在11月25日由美媒彭博社(Bloomberg)报道取消行程;第二次则是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原定于2021年1月13日访台、却在1月12日才由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欧塔加斯(Morgan Ortagus)宣布取消所有官员外访,而又告吹。

美国两次放台湾鸽子,台湾的外交部却是非常乡愿,第一次被放鸽子后,回应因为“行程变动”、惠勒“确定无法在今年底以前来访”、对此“感到惋惜”,而第二次被放鸽子,则称“表示理解与尊重”、“感到惋惜”、“欢迎克拉夫特大使于未来适当时机来访”。实际上,就算是2021年迄今惠勒也没访问台湾、克拉夫特基本上也不会被留任联合国大使一职。

美国国务院宣布暂停官员外访,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的访台行程也告吹。(AP)

归根结底,美方官员宣布要访问台湾,但旋踵又取消,还是累犯,这对双边关系而言都是非常不庄重的事,可以想见,如果这种事情发生在美国传统盟邦西欧各国或者日本、韩国甚至菲律宾,肯定会引起巨大反弹,当地国政要势必高调表达被亏待的抗议,但发生在台湾,民进党政府似乎仍只会逆来顺受。

而且,根据法媒法广网(RFI)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也会取消访问欧洲的行程,主因乃是卢森堡外相和欧盟各主要领导人都拒绝同意接见他,包含卢森堡政府、欧盟、北约(NATO)都没有安排行程,对此美国国务院只是说,取消行程是为了准备拜登(Joe Biden)就任前的交接工作。

如果美国国务院取消所有官员外访行程,是为了掩饰蓬佩奥不受待见的尴尬,则克拉夫特台湾行程的取消,无疑就是把台湾当作陪葬品;而如果美国真是为了政权交接才取消所有出访行程,但拜登何时上任大家都知道,选在出访前一日才告知取消,明显不尊重台湾,尤其克拉夫特是以现任联合国大使身份访台,而蓬佩奥先前访问比利时之频繁乃无可计数,两种取消自然不可一概而论。

在惠勒对台湾开天窗之后不久,美国候任总统拜登也宣布在国内环境强化前,不会签署任何新的贸易协议,台经济部长王美花当时回应,“将心比心、可以理解”;而两次被美方官员开天窗,台湾外交部都是“感到惋惜”、并且“理解与尊重”的一方,连在野党国民党主席江启臣都表示“可以理解”,放眼与美国友好的欧洲各国与日韩盟邦,恐怕找不到跟台湾一样具有强烈“同理心”善待美国的政府了。

1月9日美国国务院宣布取消美台交往限制后,民进党立委兼该党国际事务部主任罗致政称,这是1979年以来美国最重要的友台决定,期待未来台美关系发展的无限可能。(多维新闻网)

若再追问下去,美国官员访台,究竟是挺台还是别有所图,则实在很难断定这些往来是纯粹理想、不受污染的。因为这些美国官员,背后都有一些明显的特定利害关系,举凡美国卫生部长阿扎(Alex Azar)曾是药厂说客、环保署长惠勒曾是煤炭业说客、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的丈夫更是煤矿商,他们为何而来,也不是没有人质疑过。更不要说此前访台的美国国务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主管的恰是经济成长、能源和环境议题,而许多人都未曾注意到,美国石油输出台湾,从2017年至今,已从零开始一跃为台湾最大石油进口国。

当蓬佩奥宣布取消美台交往限制,并称国务院数十年来制定复杂内规限制美台官员互动,美国政府如此片面做法意在安抚北京共产政权,但不会再如此,行政机关可将以往国务院发布的对台交往准则视为无效。这看起来对台湾是好消息的消息,旋即被克拉夫特取消访台而淹没,也再度验证了制度或理念都不是国际关系至高准则,基于利益的现实思维或许才更为重要。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