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战争时代将来临 台湾准备好了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无人机很可能会影响未来的战争型态。图为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空气动力研究院研制的彩虹-4察打一体无人机,进行交付前测试。(视觉中国)

去年12月,总部位于华盛顿的英语线上时事杂志《外交家》(The Diplomat)发表一篇“台湾军事能从阿亚战争中学到什么?”(What Taiwan‘s Military Can Learn From the Armenia-Azerbaijan War)的文章,建议台湾在无人机、诱饵与灵活思维上,能吸取阿塞拜疆在阿亚战争中运用无人机作战的宝贵经验。

无人机发展是个很重要的议题,相较潜舰、战车或两栖登陆都更前瞻。只是从阿亚战争的经验切入未免小看了它。无论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都不是无人机的先进国家,未来的无人机大战将远不仅于此。

无人机是“新型态”高科技战争

首先要厘清,将无人机视为“不对称作战”可能已经过时。无人机透过无线电、卫星遥控驾驶的作战概念,在人工智慧(AI)投入后将转变为“无人机集群”。无人机作战的本质已经改变,未来将不再是遥控飞机的操作,而是AI间的对抗。

改变无人机作战模式的技术,是“群体智慧”(Swarm Intelligence, SI)演算法的发展。这个分散式AI模拟自然生态的鸟群或蜂群,能够数百只以密集队形在空中飞翔、转弯,却不会相撞或相互干扰的协调性。从上世纪开始发展到现在技术已经相当成熟,所以我们可以经常看到数百架无人机的空中展演或灯光秀。一部电脑主机,即可操作成百上千架的无人机。

表演用无人机通常是直升机或称旋翼机,军事功能比不上定翼机,但用于旋翼机的AI军事化后同样能装进定翼机,定翼机“无人机集群”的作战功能就令人刮目相看了。

我们可以想像一个情境,上百架小型定翼无人机,以密集队形像蜂群般进攻时的场景。这些无人机本身就是自杀炸弹或者携带高爆弹药,庞大的数量将瘫痪战区飞弹防御系统(TMD)如爱国者或神盾的防卫能力,或耗尽其弹药,进而摧毁一个军事基地或航母战斗群。

这不是科幻电影,而是未来可能发生的战争场景。2012年美国海军学者 Loc Pham即发表《无人机蜂群攻击》(UAV Swarm Attack)论文,描绘这种“无人机集群”攻击船舰的情境。

美国因而展开研究。例如海军研究办公室(ONR)的“低成本无人机成群技术”(LOCUST)计划,雷神公司的郊狼(Coyote)无人机即为其产品。美国国防先进研究计画署(DARPA)的“小精灵”(Gremlins)项目,将研究重点置于无人机蜂群的空中发射和回收。2019年美国空军也启动“金帐”(golden horde)计划,研究炸弹联网。

不过,这些多属于先驱型的研究,获得的资源较少,成果也相对有限。美国虽然很早就发展SI演算法并提出“无人机集群”的理论,但并没有得到军方主流的关注,直到最近才引起美国重视与警觉。

美国的警觉是在美中竞争愈趋激烈下,发现中国的“无人机集群”技术可能已经领先美国。如果这真的是可以改变战争结果的新战争型态,那对美国就是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中国很早就认为无人机在未来战争中将扮演决定性角色。相较西方军事学者在探讨无人机的战争潜力时,经常会在题目之后打个问号,中国则是在论文中使用惊叹号而且迅速落实。

目前大疆制造的旋翼无人机销量已是全球第一,集群技术也很成熟,去年底高雄的无人机灯光秀,就是使用中国大陆技术。不过这是民用部分,引起西方军事学者瞩目的是去年10月,中国电子科技集团(CETC)发布的一段视频,展示48架定翼无人机透过发射架同时起飞,组成蜂群的画面。这显示中国已解决同时让大量定翼机起飞、集结的战术难题,将形成实战能力。

中国“无人机集群”技术发展快速,是因为AI为中国强项,少数可以和美国比肩的科技领域。而AI的核心就是那块小小晶片。美国警觉“无人机集群”的重要性,且中国技术在某些部分已经领先,或许就是美国将中芯国际列入“中国军方企业”(Chinese military companies)管制出口的原因。

虽然中芯国际一再宣称与军方无关,从股权结构来看的确如此,但军方却可能是中芯国际的客户。半导体产业研发经费太高,例如2021年台积电资本支出高达200到220亿美元,如果台币没升值那么多,几乎是台湾国防预算3,668亿台币(约合131亿美元)的两倍。军方没有能力自行设厂生产晶片,必须委外设计制造。以美国为例,F-35战机晶片就是由赛灵思设计,台积电制造。

资讯系统一般28纳米制程就很够用,例如北斗卫星定位系统;但AI则需要7奈米以下制程。中国IC设计的能力很强,华为5奈米制程晶片的开发还在苹果之前。中国弱的是制造部分,但美国同样也弱,且认知中国正加速追赶。所以美国才要阻挡中芯国际的晶片制造,要台积电5纳米制程到美国设厂。

中国大陆的无人机技术发展迅速,图为由4型11架无人机组成的无人作战第1方队,以陆空混合编组的模式在70年国庆阅兵中闪亮登场。(新华社)

忽视无人机 恐带来灾难性后果

新武器如果发展成新战争型态,运用是否妥适,将改变战争结果。这在战史上屡见不鲜。因此如忽视这可能成为下一代新战争型态的“无人机集群”,恐会带来灾难性后果。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战胜的法军取得军事发展的主流地位,各国军队都以法军马首是瞻。法军对当时最新的高科技武器 - 战车 - 虽然重视,也制造了大量战车,但认为只是种新武器,骑兵结合炮兵的升级版,因而配发到各步兵师编装战车营。

德军则独树一帜,认为战车不仅是种新武器,而且是种新战争型态,因而将战车集中使用,编组装甲师,发展装甲兵战术,更将装甲师编成装甲兵团。

于是西线战事一爆发,德军装甲矛头就像开罐器般的切入法军防线。数百辆战车不断向前开进,战车分散配置的法军步兵师完全没有抵抗能力。德军一路打到敦克尔克附近,如果不是希特勒下令暂停,让残存英、法军从敦克尔克撤退,二战也许就结束了。

就如同对抗潜舰最好用潜舰、对抗航母最好用航母;要对抗无人机,最好也是用无人机。未来战争,很可能就是“无人机集群”对“无人机集群”的无人战争。

台湾虽发展出具群攻能力的“剑翔”反辐射攻击无人机,但数量少且过于昂贵,不符合“无人机集群”量多价廉的原则。战术概念也不够明晰,似乎仍当作反辐射飞弹使用。在缺乏进一步研发的情况下,将不足以担当未来无人战争的重任。

AI与半导体产业是台湾的强项,台湾其实有很好的条件发展“无人机集群”,只是未获得足够重视。政府将太多资源投入潜舰、战机等昂贵、大型却可能过时的武器,缺乏战略前瞻。高科技战争有“胜者全赢”的特性,因为科技先进的一方,可以让对手武器丧失功能。未来战争发生时,就有可能像二战时的波兰,被迫以过时武器,例如骑马骑兵,去对抗新科技的战车。那将是场灾难。

(本文作者系台湾国际战略学会执行长、博士)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