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台是情份不访是本分 美国从不需要台湾理解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克拉夫特(Kelly Craft)原定于13日的访台行程,在美国国务院以确保不妨碍美国总统交接程序为由,临时宣布取消。此一消息发布后,蓝绿阵营对此事也各有其不同的反应和解读,但无论如何,都能看出美方的独断独行和蔡政府的身不由己。

对于克拉夫特突如其来的取消来访,台总统府和外交部纷纷表示“惋惜但能理解”,蓝营则为避免被贴上“反美”标签而语带保留,但仍免不了一丝幸灾乐祸,例如马英九便在能理解之外补上一句“不意外”,表达出自始不看好克拉夫特这趟访台之旅的意味。

针对克拉夫特临时取消访台,马英九表示理解且“不意外”。(陈卓邦/多维新闻)

关于克拉夫特取消访台的原因,台湾内部也有众多揣测,前驻美外交官介文汲便认为,临时喊卡应该是将就任美国总统的拜登(Joe Biden)的意思;也有不少人将此认定为北京施压所导致的结果;绿委陈亭妃甚至在受访时表示,克拉夫特要来访,台湾应该不分上下齐心协力欢迎,没想到还没来之前就受到国民党无尽批评、冷言冷语,因此“国民党要为这次取消负相当大的责任”。

孱弱不堪的国民党对此事当然没有任何影响力,绿营是否如陈亭妃所言“不分上下、齐心协力”的欢迎,从蔡政府低调保守的响应来看,恐怕也未必如此“真心”。其实不论克拉夫特取消访台的真实原因为何,此事件从发生到结束,都显见在号称史上最佳的美台关系中,蔡政府实已将台湾陷入极其被动的局面。

美国务院发言人奥塔格斯(Morgan Ortagus)在美东时间1月12日宣布,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将取消计划中最后一次欧洲的出访,其他高级官员的外访也将同时取消。据多家报道指出,蓬佩奥本要拜访的欧洲国家因美国国会的动乱,纷纷拒绝与他会晤,考虑到可能吃闭门羹而自讨没趣的窘境,美国国务院才决定取消出访,台湾之行也因此“顺带取消”。

欧洲各国都深知,蓬佩奥的出访仅是政权交接前最后的个人秀,除了拉抬其政治声量外,对于欧洲与美方今后的往来并无实质意义,因此大多不愿陪演这场闹剧。从蔡政府未如先前那般大肆“内宣”的态度看来,自然也明白个中道理,很可惜的是,她似乎不若欧洲国家那般有能力选择答应与否。

对于克拉夫特访台与否,蔡政府似乎没有任何答应或拒绝的权利。(中央社)

克拉夫特访台的消息来的突然,取消的也突然,整个过程来看,从来访到取消都是美方片面的决定,蔡政府只能昌促的表达欢迎,再昌促的表达遗憾。当然,对欧洲而言没有必要卖面子给这个即将卸任、甚至备受争议的特朗普政府,但台湾不一样,当全球早对特朗普的作风充满了不信任和谴责时,只有蔡政府为了内宣而紧抱其大腿,“美台关系史上最佳”真正的潜台词,也就是台湾对美国史无前例的贴紧,到了美国能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也不需要考虑台湾感受和意愿的地步,克拉夫特的访台,便显露出台湾已彻底失去主体性和主动权的一面。

访台取消了,对台湾不会有什么实际损失,毕竟克拉夫特不可能帮助台湾重返国际组织,更不可能让中华民国重返联合国,像时代力量那般比民进党还兴奋,大张旗鼓的表示欢迎,甚至期许美方能在此次来访后支持台湾参与世卫大会及联合国大会,都只是为了赢取自身“亲美政党”的形象所演出的戏码,除了双方各取所需的政治利益之外,对台湾处境本就没有任何帮助。

也因此,虽然不少台湾人在心理上感到“可惜”,但现实来说却不失为一件坏事,蔡政府不必担心因此得罪拜登,也避免了两岸关系会因此更加恶化,唯一的难堪之处,也不过是被美方随意摆布而略显尴尬,毕竟对美国而言访台是情分,不访是本分,但蔡政府在其中的身不由己和有苦难言,恐怕亲美的台湾社会,仍难有太深的体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