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太阳花与美国国会暴动的关键差别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国国会在1月6日进行认证总统选举当选人程序时,遭到大批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闯入,过程中造成多人伤亡,美国国会被迫延宕认证程序数小时,直到当地时间1月7日破晓前,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才确认了拜登(Joe Biden)以压倒性多数当选第46任美国总统。

经历国会山庄暴动事件后,美国众议院审议对特朗普进行弹劾时,美国国民警卫队的队员们聚集在国会大厦。(Reuters)

对于美国国会山庄暴动,台湾社会也多有所感,如马英九即大吐苦水,称美国朝野这次一致反对暴力、2014年太阳花运动也被美方谴责,但当时支持太阳花的民进党高层,执政后不但对运动违法者撤告,现在更都静默;对此,当年太阳花运动领导人、现任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响应,太阳花运动、香港抗争和美国这次暴动有何差别,“大家都非常清楚”、他呼吁国民党“不要去脉络化对比”,并称“国民党的朋友”到现在都还不懂为何2014年会被人民唾弃。

而台前行政院长江宜桦则认为,林飞帆所称的脉络,应该是指动机,但若从民主法治角度来看,“除非要叛变或革命,那时(攻占国会与政府)才会是对的”,而一群暴民冲入国会,无论用何种伟大理由,在西方国家都无法接受;至于力挺太阳花的蔡英文,这次则在推特(Twitter)刊出一张她仰望自由女神的照片,仅仅写下“我们相信,美国民主的强健与韧性将持续是世界的希望灯塔”,并未有过多着墨。民进党发言人颜若芳则表示,马英九与国民党主席江启臣把太阳花运动与美国事件做错误模拟,“连台湾太阳花、香港雨伞与反送中运动的性质都搞不清楚,竟拿来酸蔡总统”,颜若芳更讽刺指,这不免让人想起,2000年跟2004年,国民党都因不满民主选举结果,鼓吹煽动支持者上街抗争。

美国国会山庄暴动事件后,蔡英文于推特上表示,美国民主的强健与韧性将持续是世界的希望灯塔。(Twitter@蔡英文)

而相较于亲蓝学者与媒体大都批判民进党双标、不敢支持涌入美国国会的暴民,亲绿学者倒是有不同看法,如台北海洋科技大学通识教育中心副教授吴建忠就指出,太阳花主要是国民党内斗、不该拿来质问蔡英文;远景基金会执行长赖怡忠则分析,与美国这次事件最为类似的,应该是2004年大选后的连宋抗争,他称当时连宋支持者在台总统府前埋锅造饭、也曾试图阻止中选会刊登当选公告。另外台大政治系主任张佑宗则撰文指出,太阳花主要涉及的是“主权”问题、不是民主问题,若国民党对台湾主权立场不清,会让过去的错误再次出现。

从这次美国国会山庄事件激荡出台湾政坛与学界的不小波动来看,“美式民主”确实对台湾民主有极大的影响,使得各党派都拿台美的异同与对方“对话”,而拿2014年太阳花运动与2021年美国国会山庄事件相比,确实有非常多的差异,举凡时间点、人物、所针对的事件、死伤情况都不同。

但是就行为的外在表现与影响来看,则太阳花运动与美国国会山庄暴动事件的确相当类似,尤其是代议制下的国会程序遭到中断这点。换言之,2014年的台湾跟2021年的美国,都发生了对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予以推翻的行动。

但从结果来说,美国至少守护住了民主宪政的规则,顺利完成拜登当选的认证,同时美国朝野也齐声谴责暴民,甚至连共和党都有10位议员看不下去,对弹劾特朗普投下赞成票,再加上暴动后美国内阁成员不少挂冠而去,以及诸多知识分子的发声,其实都反映了他们对于美国《宪法》这个至高无上游戏规则的遵从与拥护。

1月7日美国参众两院联席会议完成对拜登当选的认证,主持会议的共和党籍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称其热爱宪法并尊敬宪法制定者,经过深思熟虑,他宣誓支持和捍卫宪法。(AP)

而2014年后,国民党占多数的台湾立法院却趋于失能,在野党的“卖台”指控限制了国民党的诸多施政,明明“完全执政”却成了跛鸭,也造成国民党在大选中惨败。2016年民进党执政后,不但对太阳花期间攻击政府的行为撤告,一些极具争议的宪政议题如农田水利会改制、促转会高层将自身定位为“东厂”等,更无受到权力制衡;条文多处模糊不清的“国安五法”也在民进党占优势的立法院运作下顺利通过,“防卫性民主”(Defensive democracy)论述大行其道,而在其中,《宪法》却从来不居主位。

以游戏规则来看,太阳花对宪政秩序的破坏,跟台湾政治氛围对《宪法》没有凝聚力,是一体之两面,部分民众不认同《宪法》做为一个整体、只挑食其中一块,当然可随时推翻自己不喜欢的宪政原则与秩序,以美化的动机包裹凌驾宪政运作的行为,不久前林飞帆才指出不论修宪或制宪,关键都应该摆在“形塑台湾的国家认同,凝聚台湾的角度”,而追求“国家统一”的《中华民国宪法》显然无法满足太阳花支持者的需求,但后者也无法提出能够满足全台湾民众的宪制文件。

由此可见台美两场事件间的根本差异,闯入国会山庄的川粉只是认为,选举结果是民主党造假,并不否认《美国宪法》,但台湾太阳花运动组织者,大都认为台湾必须“国家正常化”,对《中华民国宪法》这个游戏规则并无感情。缘此,一个质疑游戏过程、一个则是质疑游戏规则本身,这是两者“民主自由”最大的差别。

其实就算是美国,警报也仍未真正解除。亲特朗普的民兵组织“美国爱国者行动”(PAFA)宣布1月16日将动员1.5万武装“爱国者”分三路进军白宫、国会大厦与最高法院,虽强调不会开枪,但若遇到任何开枪或攻击,将视为正式宣战,显然对于美国民主的程序,有部分选民已然寒心,不打算再遵守游戏规则,至于美国会不会走向台湾这种“规则挑食”的民主,就看美国人的抉择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