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民进党涉外干部:期待美使访台就能入联不切实际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蔡英文当地时间1月14日与临时取消访台的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在原订会面的时间,与克拉夫特进行视讯对谈。 (台湾总统府)

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克拉夫特(Kelly Craft)访台行临时取消,对此,民进党国际事务部副主任谢佩芬接受多维新闻专访重申民进党立场,主张美国国务院是将包括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内的所有官员行程全部取消,正值美国政府交接期,从美国国务院声明稿来看,是为了让政权交接更顺利,“是美国国内自己的一些考量,而非针对台湾”,而尽管无法访台,克拉夫特仍与蔡英文进行视讯对话,看得出来美国政府是真心想跟台湾进行交流。

面对有质疑声指克拉夫特的原订到访是台湾被美方突击,谢佩芬不以为然表示,克拉夫特很早之前就表达访台的意愿,假若访台真的成行,除了对台湾在国际上提升曝光度有帮助外,克拉夫特更是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首次访台的现任美国驻联大使,“等于是开了先例”。她以自己“前图瓦卢(Tuvalu)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外交官”的经验指出,外交工作非常注重所谓的“前例”,假如克拉夫特真的来台,就是给之后的台美交流开了一个先例,让这样层级官员的来访正常化。

取消台美交往限制 拜登团队正面反应

而对于部分舆论对克拉夫特访台只有象征性,无实质性帮助的批评,谢佩芬则说,这要先去界定“实质性的帮助”为何,如果有人认为一次美国大使访台,就可以让台湾加入联合国,“我会觉得那满不切实际的”,因为联合国里面不只有美国,还有其他190几个国家,外交工作必须一步一步来,没办法说一次大使来访,就让台湾加入联合国,但如果有成行,或类似这次用视讯对话的方式,其实是将台美间的交往,又往前更推进一步。

除了公布克拉夫特访台外,在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卸任前,蓬佩奥还发布例如取消台美交往限制等挺台作为,谢佩芬说,目前看来,中国虽仍跟往常一样,录音机式的说出反对的话,但似乎仍在观望下一任的拜登政府(Joe Biden)将如何处理。至於拜登政府是否会承接、延续特朗普政府的对中、对台政策,谢佩芬提及,以蓬佩奥宣布取消台美交往限制为例,拜登交接团队回应算相当正面,虽提及美国的“一中政策”,但也强调了《与台湾关系法》,以及支持和平解决两岸议题,以符合台湾人民愿望与最大利益,从这方面来看,拜登并没偏离选举时拋出的台湾政策基调;除了行政部门外,美国国会现在跨党派涌现友台声浪,如果拜登上台后要将对中对台政策大转弯,就必须去和国会议员做出交代。

谢佩芬判断,拜登上任后,首要优先事项还是在防疫、经济等国内议题,对外政策是否翻转,并非短时间内即可判断。(路透社)

但她也判断,拜登上任后,首要优先事项还是在防疫、经济等国内议题,对外政策是否翻转,并非短时间内即可判断。

美国政府有体制 个人私谊影响不大

针对目前几位已浮上台面的拜登内阁团队,例如準美国国安顾问苏利文(Jake Sullivan),美国新设立的“印太事务协调官”坎贝尔(Kurt Campbell)等等,谢佩芬强调,这些人对台湾、中国的情势都相当了解,过去都在执政团队,长期处理相关事务,“他们也知道现在世界还有美国国内一种对中国跟台湾的看法,所以我不会太悲观”。至於拜登和习近平之间的私谊,谢佩芬说,过去特朗普和习近平也很“麻吉”(match),甚至说习近平是“他的好友”,但特朗普政府对中国仍然不手软,美国再怎样都有一个体制存在,“不是说我今天个人因为跟他感情好,就给他什么恩惠”。

谢佩芬也表示,可能许多人认为特朗普政府很友台,但其实这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台湾跟美国之前就建立起的关系,不是到特朗普政权时,美国才突然友台,过去台美之间的交往已经建立起基础,很多过去台湾认为摇不可及的事情,现在都变成楼地板,未来台美关系将在这的基础上继续发展,只是说加多快或怎么加,还是跟国际气氛有关。

谢佩芬提及,过去特朗普对中政策是单打独斗,而拜登的目标是要联合盟友一起对抗,因为每个国家要考量的问题很多,这个策略当然会比较费时,但如果成功,威力将比过去特朗普时代还大,而北京是否在美国专注国内问题时趁机壮大,她认为这之间还是有一种“作用力跟反作用力”,中国如果有太多侵略性的动作,不论是政治上、经济上或军事上,那将会逼美国不得不注意,透过主动或被动的方式来因应,只要“国际情势有需要美国的时候,美国都必须去面对”。

美国驻联合国克拉芙特大使带着台湾黑熊,准备前往联合国大会的会议厅,录製要对在台湾参加模拟联合国会议的学生说的话。 (台湾驻纽约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

至於舆论批评的民进党与特朗普政府贴太近,谢佩芬澄清,台湾政府并非与特朗普政府贴很近,而是现在的美国政府是特朗普政权,民进党身为台湾的执政党,当然是跟美国的执政党打交道,而在美国政权交接期,台湾也必须注意将上台的拜登政府的反应,“我们现在做的是在中间找一个点”。她说,特朗普政府做的事情,并非每件都是特朗普及他身边的小核心想法,很多都是共和党人的共识,有的甚至是跨党派的共识,例如取消台美交往限制,就是其中一例。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