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优待”与“侨生”捆绑 海外华人赴台就读如何抉择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1月27日下午,由“大马青年”主办、台湾世新大学境外生联谊会协办的《侨生要“自由”或“优待”?在台外籍生、侨生的身份讨论》论坛,邀请国民党青年团总团长陈柏翰、台湾中华民国侨务委员会侨生处专门委员杨修玮、《血统的原罪:被遗忘的白色恐怖东南亚受难者》作者杜晋轩、马来西亚旅台同学会第48届总会长吴彬维一齐讨论这复杂的身份定位问题,绿党秘书长张竹芩也到场旁听。

在台湾,侨生身份能得到的优惠相当多,包含学杂费仅为外籍生一半,还有健保优惠、升学优待等等,尤其专责侨生事务的不只教育部,还有侨委会,政策资源比外籍生多了不少。但近期关于侨生身份议题,有一个令人瞩目的事件,2020年10月,有位外籍生刚取得学籍身份,但被发现曾取得侨生身份来台而被退学,必须返回马来西亚,因为《侨生回国及就学辅导办法》,规定侨生不能转为外籍生,对个案情形的认定一度引起现场与谈人之间的激辩。

《侨生要“自由”或“优待”?在台外籍生、侨生的身份讨论》论坛在台北社会创新实验中心举办,由左至优分别为陈柏翰、杨修玮、杜晋轩与吴彬维。(廖士锋/多维新闻)

而就侨生政策来看,侨委会侨生处专门委员杨修玮表示,《中华民国宪法》有提到侨民参政权,早期三个民意机关都有侨选民额,侨民是国民的一部份,用词叫做侨居国外国民,所以在《中华民国宪法》架构里面,侨民是国民的一部份,这是基础,尔后才有衍生到侨生、侨商辅导等政策。她并指出,华人文化上是讲究关系、不受国际限制而切断;而现代民族主义国家,讲究国境要管制,但是侨的观念,人跟人关系是重要的,“这两个认同会令我们感到焦虑”。

《血统的原罪》作者杜晋轩则持反对意见,他指出过去《国籍法》是血统主义,父或母是中国人就是中国人,但台湾2001年修改该法,父或母拥有中华民国国籍,才是中国人,变为属地主义。至于侨生政策为何没改,他认为是受限于侨委会部门利益。他并以中共为例,指出中共政策上定义的侨生,是海外定居、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不像台湾还是泛血统主义;他反问,难道支持外籍生的马来西亚华人,就不能爱台湾吗?

杨修玮则回应,她能感受现场大家对于侨民这个标签有不舒服的感觉,但她强调,事实上侨生来自非常多国家,不光是马来西亚,有些地方学生需要这个身份才能来念书,“我把它(取消侨生称呼)视为来自大马同学的主张”。杨修玮更提到,海外华侨、侨民这个概念是在国家建立之前就有了,“如果用后来的民族国家观念来框更早的不受疆界限制的概念,这样切的话,我们文化特色会被切断”。至于身份定位,她并举出马来西亚学者Aihwa Ong提出的“弹性公民”概念,说明当代移民现象中游牧民族这样的主体,一种是国家强制赋予、一种是个人选择,可以用在东南亚华人上,主体与土地不连结的现象是早就存在的。

杜晋轩则回应,侨生赴台要在18岁就要选择身份,为何不能让研究所或转学时再选择?他也称台湾侨生政策现在是“种族特权政策”。杨修玮则解释,任何法规都没有“一日侨生终生侨生”条文,但是这句话的另一面,“一日外籍生终生外籍生”,也就是这样子。她并指出侨生是技术面问题,比如今天有侨生变成外籍生,有时会重复计算;而侨生有福利,会补贴健保费,如果身份转换,规划预算不容易掌握,多编少编,都会有实务面问题出来,最后就是法规是教育部管的。杜晋轩则简短回应,称台教育部的说法其实是侨委会坚持不改革。

至于需不需要修改“一日侨生终生侨生”的惯例?马来西亚旅台同学会总会长吴彬维先呼吁,(赴台就读)申请者有义务去看每个简章,他建议可以增加《申请入学无侨生资格具结书》,明确签署并对自己的选择负责,他认为不能修改“一日侨生终生侨生”,因为实务上有困难。国民党青年团总团长陈柏翰也支持“一日侨生终生侨生”,因为国内生跟外籍生,身份都是单一的,不会转换。

现场包含两位与谈人大多都是以侨生身分赴台就读的东南亚华人,其中一位以外籍生身份赴台就读的马来西亚女学生分享自身经历。(廖士锋/多维新闻)

杜晋轩则举出自己的亲身经历,指出“台湾这个国家让我们觉得可悲”,他2010年来台湾念书,因为2010年接触台湾奖学金办公室,发现有教育部的资源,但是只能外籍生才能申请,以侨生身份就读的他无法申请。他也分享,自己原本要念政大新闻系,但该系当年没有侨生缺,但是事后才发现原来可以外籍生身份申请,“我觉得应该检讨台湾这边制度为何会有问题,全世界只有台湾以那么复杂身份处理”。

杨修玮回应,提供更清楚的对照信息,侨委会是做得到的;至于《申请入学无侨生资格具结书》的提议,她也会带回去跟同事讨论。杨修玮也提及,所有政府政策都会随着国家发展而去调整,外籍生跟侨生是比较后来才分开,“我相信是为国家发展需要”。她的感受是,似乎可以选择侨生跟外籍生,反而会令人困扰,是不是不要选就不困扰?“我感觉矛盾的是,侨生的选择是一个比较优待的事情,为甚么对于一个你们拥有比较优待的选择,这么难受?

侨胞一向是两岸争取海外华人向心力的主战场,图为2020年10月10日,台湾举办了双十庆典。工作人员会前布场,为典礼做完善的准备工作。(中央社)

杜晋轩仅称在国际市场上,让学生有充分选择权才是最重要,他也认为对侨生的优待是种族优惠政策,需要检讨。但是吴彬维则不鼓励福利被取消,他指出,必须思考如果因为身份争取而取消福利,大家会如何反弹?“我们为甚么不想有这些福利”,他也提到海外华人跟台湾是合作关系不是对立关系,而不应一直检讨过去历史上发生错误。

杨修玮也补充,华人是注重关系的一群人,民族主义带来的国际情势讲究的是主权,“可是在国际竞争当下以及台湾国际处境,我们如果用民族国家的样子在世界上行走,太吃力了”,她强调,“侨务的价值是我们的优势”。

吴彬维表示,“18岁我们是无知的,选择侨生身份,而且学长姐也鼓励我们选择侨生身份”。他认为,侨生政策目的是让更多海外华人到台湾念书,动机是让侨生跟台湾有紧密连结,如何消除海外华人学生对名称的争议性,是双方应该并肩面对的,他认为可用“侨生及海外华人留学生”名词,取代过去单一的“侨生”用语。杨修玮也称,现场的意见她会带回去侨委会讨论。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