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传统文化与民国史遗迹 盘点两岸交流基地现状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大陆国台办公布了新设4家海峡两岸交流基地的设立情况,使全中国大陆的交流基地总数达到了79家、遍布24个省市区,期望能通过两岸经贸、文化交流、民间信仰、青少年交流及宗亲往来等方式,积极加强宣扬、深化台湾与中华文化的连结,争取两岸民众的文化认同、政治认同进一步弥合。不出意料,台湾陆委会随即以排斥的态度反击,呼吁大陆“放弃僵化的意识型态、停止政治操作”。何以绿营着急地将其贴上“统战”标签,称其为“统战新招”?这些两岸交流基地与台湾的关联又是什么呢?

2019年1月8日,海峡两岸交流基地授牌仪式暨禅宗文化交流活动在广东韶关市举行。位于该市的中国佛教著名寺院南华寺成为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批准在广东省设立的第5个“海峡两岸交流基地”,以南华寺为核心的文化项目曹溪文化小镇正式启用。图为曹溪文化广场。(VCG)

两岸交流基地 以中华传统文化居多

从2009年12月起,中国大陆为了加强两岸共同历史渊源与文化保存经验交流,期望“展现两岸同胞同根同源的血脉亲情”,开始设立“海峡两岸交流基地”,迄今已遍布24个省市区、总数达到79家之多。综观这些为数不少的交流基地,可分成:中华传统文化、宗教场所、与台湾近代历史渊源、民国史(抗战)相关,以及近年新建等五大类。其中数量最多、占比最高者,即与中华传统文化有关的领域(26处)。

众所周知,台湾先民以闽、粤籍居多,除人数最多(70以%上)的闽南语族裔,占台湾人口约两成的客家人在历史中也未缺席,诸如在乙未战争中英勇牺牲的抗日烈士徐骧(1860—1895年)、吴汤兴(1860—1895年)、姜绍祖(1876—1895年),近代著名文学家赖和(1894—1943年)、吴浊流(1900—1976年)、吕赫若(1914—1951年)、钟理和(1915—1960年)、钟肇政(1925—2020年),作曲家邓雨贤(1906—1944年)等,皆在台湾史上留下厚重的笔墨。因此,文化交流基地特将四处客家文化有关的地区列入:永定区客家文化园、宁化石壁、长汀汀州客家首府、梅州市,都在彰显客语族裔与台湾的深厚连结。

此外,台湾在明末清初之际引进科举制度,并在今台南市设置“全台首学”(台南孔庙),即使历经日本殖民统治后期的“皇民化运动”,儒家思想迄今仍是台湾重要的文化思想。而大陆在改革开放后,从地方到中央,也陆续恢复祭孔活动,特别是在2006年,首次实现两岸同步进行祭孔大典,所以将山东曲阜孔庙、贵阳孔学堂、朱熹诞生地、朱子故里列入两岸交流基地行列,不仅是重视台湾传统文化中的中华元素,也体现清代台湾书院制度承袭福建书院制度而来:“闽中大儒以朱子为最,故书院无不崇祀,海外亦然”,可见儒家文化作为两岸共同的精神纽带。

其他像是河南汤阴羑里城,相传为周文王姬昌遭商纣王囚禁于此地,将“伏羲八卦”重卦后形成《周易》“六十四卦”,至今台湾无论是对先秦文化的学术研究或民间占卜论吉凶,都离不开《周易》;还有,清代台湾深受闽南式功夫茶文化影响,对于包括茶壶在内的茶具也是极为讲究,于是盛产紫砂壶的宜兴,其陶瓷博物馆也就自然成为两岸共同传承中国茶艺的重要据点之一。

在中国大陆设立的79处海峡两岸交流基地中,以中华传统文化为重点的基地占比最高,共有26处之多。(許陳品/多维新闻)

与台湾政府密不可分的民国史遗迹

由于国共内战后两岸分治的历史遗留问题,目前台湾政府仍使用“中华民国”国号与民国纪年,而在两岸交流基地中与民国史相关的遗迹,数量也不容小觑(19家)。除了人们一般熟知、已成为旅游景点的广东中山翠亨新区(孙中山故居)、南京中山陵、广州黄花岗,以及北京卢沟桥与宛平县城(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国大陆还特别重视国民政府在抗战时所留下的遗址。

诸如纪念1938年台儿庄大捷(山东枣庄)、1939年昆仑关战役(广西南宁)、1940年国军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抗击日军的阵亡地(湖北宜城)、1944年腾冲战役(云南保山)、1944年龙陵战役(云南保山),以及中央研究院、国立中央博物馆(今南京博物院前身)、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金陵大学文科研究所、国立同济大学、中国营造学社南迁落脚地的四川宜宾李庄古镇,还有1945年8月21日,日军代表向国军递交投降书的湖南芷江(史称芷江受降),象征日本侵华战争的终结,彰显对国军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保家卫国的肯定。

不仅如此,国府在国共内战失败迁台后,于1955年与美国合作执行《金刚计划》,将浙江大陈岛、象山县渔山列岛等地居民悉数迁往台湾,史称“大陈义胞”,成为战后融入台湾族群的一股力量。此外,昔东北军“少帅”张学良(1901—2001年)曾因蒋介石软禁、长期在台湾生活,2016年辽宁沈阳的张作霖故居(张氏帅府)也名列两岸交流基地,并与新竹张学良故居共同搭建成合作交流平台。

在中国大陆设立的海峡两岸交流基地里,中华民国政府在大陆期间的遗迹数量仅次于中华传统文化,并以抗日战争主题为最大宗。(許陳品/多维新闻)

不可或缺的宗教场所

与台湾传统宗教庙宇香火鼎盛相同,被批准设立为两岸交流基地的中国大陆宗教场所(17家)亦不遑多让,和台湾的宗教信仰的渊源亦相当深厚。除了人们熟知的莆田妈祖祖庙,供奉保生大帝的青、白礁慈济宫,祀有清水祖师的泉州安溪清水岩,奉祀关圣帝君的山西解州关帝庙,主祀临水夫人陈靖姑的古田临水宫,加上在台相当流行的佛教禅宗四祖道信、五祖弘忍之道场,以及随国府迁台的江西龙虎山“嗣汉天师”(张天师)皆与中国大陆的信仰起源地保持紧密联系。其中较特别的,当属四川梓潼的文昌祖庭。

台湾民间普遍相信,逢考试时只要虔诚向“文昌帝君”祈求,结果多能让人如意,使得大考前祀有文昌帝君的庙宇香火也特别兴盛,不过最早的文昌庙却建于四川梓潼县七曲山大庙。据古籍《广博物志》、《华阳国志》记载,文昌信仰始对雷神、树神等自然神的崇拜。大禹时,古代先民以为梓树化童子成神,于是在七曲山建庙祭祀。清嘉庆六年(1801),清廷将文昌帝君颁入国家祀典,使文昌帝君信仰达到最高峰,不过台湾非官方性质的民间书院,往往主祀文昌帝君,朱熹仅为配祀。在“学而优则仕”的观念影响下,文昌信仰在台至今历久不衰。

宗教场所为两岸文化交流的重点之一,其中更包括妈祖、关公、保生大帝、清水祖师、文昌帝君等在台香火相当兴盛的信仰。(許陳品/多维新闻)

近代台湾历史渊源

相较于传统文化、宗教信仰与民国史,虽然两岸交流基地对近代台湾的历史发展着墨较少,仅仅只有5家,但对台湾的影响却是相当直接。例如福州马尾造船厂、船政学堂,孕育近代中国许多海军人才,如北洋海军各舰管带、帮带,自总兵以下皆来自船政学堂的培养;辛亥革命后,闽系海军甚至成为中央海军的建军基础,乃中华民国海军最大的派系,船政学堂几经改制,成为今台湾海军官校的前身之一。处于粤东与闽南之间的南澳岛,为当时全中国唯一的海岛总兵府,辖闽南粤东水师,除派班兵轮守台湾、澎湖(直到割让为止),还数度发兵赴台镇压民变与支持抗日军事行动,郑芝龙、郑成功父子亦曾屯兵于此,在中法战争率黑旗军大破法军的刘永福,战后被授予南澳镇总兵一职。首任台湾巡抚刘铭传,开启了台湾走向近现代化的进程;甲午战争中驻刘公岛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使台澎割让给日本,沦为帝国主义铁蹄下的殖民地,都改写了近代台湾的发展步伐。

在中国大陆设立的79处海峡两岸交流基地里,与台湾近代史相关者仅有5处,或许将成为日后继续挖掘、发展之焦点。(許陳品/多维新闻)

当代互动与新建基地

在传统历史文化的积淀之外,有12家交流基地就聚焦在了近年两岸的实际互动上。2008年5月,四川发生里氏规模8.0以上的强震(汶川大地震),在灾后重建时期,台湾民众对四川的捐款及捐建灾后重建项目资金,高达15.2亿元人民币,捐赠物资折合人民币2亿多元,援建重建项目189个,是除了香港之外,中国大陆境外款最多的地区;同年12月,大陆赠送给台湾一对大熊猫(团团、圆圆),作为两岸关系改善,特别是民间交流方面的一大契机。2011年,元代画家黄公望(1269—1354年)的国宝级巨作《富春山居图》在台北故宫“合璧”展出,为该画烧断成“剩山图”与“无用师卷”后、相隔361年后再次“合体”,带有两岸“分久必合”的政治寓意,所以于2013年,浙江富阳黄公望隐居地就名列两岸交流基地中。

作为有4,800多家台资企业聚集,10万左右台商及其眷属常年生活的城市,使江苏昆山有“小台北”之称。在昆山的台湾人,也就将妈祖信仰(慧聚寺妈祖庙、妈祖文化主题公园)和棒垒球文化(慧聚慢速垒球公园)、闽台古建筑风格带到当地,形成了昆山慧聚广场。此外,还有黎族、苗族聚居的海南保亭县,可与台湾原住民进行文化交流,两岸意外同名的“阳明山”,都是在不同地域中的“异中求同”。

除了厚重的历史文化,近年民间交流互动也成为两岸交流基地的设立宗旨,如2008年大陆送给台湾的大熊猫(团团、圆圆),或2011年两岸合作展出的《富春山居图》“合璧”,均有浓厚的政治意味。(許陳品/多维新闻)

综观现有的79个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大多数与台湾有着紧密的关联,不仅是对两岸关系从古至今的历史回顾,也是当代大陆与台湾现实互动的缩影,乃有人文关怀温度的现在进行式,绝非冷冰冰的政绩工程。有心人士浅薄地将其蔑称为“文化统战”,这不但是将台湾文化“去脉络化”的粗暴处理,也忽略了台湾民众在大陆的生活点滴与精神需求,仅仅充斥着“逢中必反”的反射动作而已。

习近平在中共19大政治报告中提到:“将推动两岸同胞共同弘扬中华文化,促进心灵契合”,意味着当前大陆对台工作重点在促进两岸经济社会融合后的统一,那么两岸在历史文化方面所存在的天然联系,自然是绝佳的切入点。而台湾义守大学教授王嘉州的研究显示,台湾民众前往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参观访问后,将改善其对大陆政府之印象,政治认同会往“两岸融合”倾斜,最终提升其“中国认同”,代表经过11年的发展与探索,大陆的两岸交流基地确实起到了一些正面且积极的作用。

近年两岸关系正逢低谷,台湾民间也因特定政治势力的刻意煽动、妖魔化宣传,对中国大陆的敌意有增无减。期望在未来两岸交流基地数量陆续增加的同时,亦能消弭因为台湾大选所塑造的“反中”、“仇中”情绪,使两岸民众能在正常且平和的状态下进行交流,从台湾本土文化出发,追寻探索传统文化、宗教信仰,以及近代台湾与民国史的根源,才是真正重视台湾文化主体性的表现。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