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流成河”的司法丑闻 台湾民主何以为继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司法院和法务部于当地时间1月18日联合招开记者会,就多名司法官、检察官、调查局等多名公务人员涉入重大贪渎弊案提出调查报告,数名人员遭移送检察院审查或移送刑事调查。其情节之严重和牵涉层面之广,如同上演一场活生生的“官场现形记”。

台公务员惩戒委员会前委员长石木钦因多次与翁姓富商往来、讨论案情,甚至疑似以不当买股获利为对价,替翁男为特定案件提供法律服务、向法院承办人员施压,因而遭到台地检署及监察院调查。然而,在调查过程中传出有监委亦曾涉及翁男案件,并购买翁男公司股票,因而在调查过程中极力护航。

之后监察院通过对石木钦的弹劾,并要求台司法院及法务部对涉案人员持续调查,再进一步追查过后,发现事态远比想象得更加严重。经台媒《镜周刊》报道,全案竟共有余200名司法检警官员卷入,且已与翁男勾串往来十余年,其中不乏最高法院庭长、优遇大法官、最高行政法院院长、最高检检察官等法界高层。

经追查后发现,翁姓富商与多名司法检调单位来往甚密,过程记录于27本笔记本中。(中央社)

翁男与所有高层来往的过程,都被详细记录在他的27本笔记本中,其拢络行贿手段多元,举凡升官买股、小孩服役、就读明星小学、甚至到抢机票或球赛门票,翁男都能帮忙达成。相应的代价,则是翁男拖欠法国巴黎银行3亿元新台币的官司被“巧妙化解”,事后甚至有调查局人员“热心的”对法国巴黎银行总经理诸庆恩提出检举,诸男抑郁而终后,翁男仍持续对其家人提告,要求5亿元的高额赔偿。

据报导称,事情曝光后由于牵扯层面过广、人员过多,台法务部及司法院决定订出标准,与翁男饮宴接触5次以下、收受补品、衬衫3件以下、未承办与翁男相关案件者不查,以免造成司法界“血流成河”。

翁男与司法界的不当往来由来已久,这显然并非任何一个执政者的当方面责任,而是蓝绿两党都须承担的共业,尤其在人民殷殷期盼司法改革能落实公平正义的当下,这无疑是一沉重打击。

2016年当选的蔡英文,或许是历任来最强调司法改革、也承诺最深的执政者,但在多次司法改革国是会议后,民众似乎仍未有感,不少民间团体直言,蔡政府虽在某些方面“小修小补”,但在法官评核及参审陪审等议题上,司法人员不满于自身成为“被改革者”,政府也不愿因此得罪司法巨塔,导致改革始终未触及司法不被信任的核心因素。

蔡英文于2016年上任后多次强调将进行司法改革,然而实际成效似乎并未显现。(吴逸骅/多维新闻)

相较于大刀阔斧,司法院更倾向加强宣传力度,增加了上亿元的宣传费用,期望抢回话语权、重振司法形象,同时于2020年11月底公布民调结果,显示民众对法官信任度高达53.9%,为近15年来最高。

但依2019年《远见》所做的民调,法官在台湾的社会信任调查中排名倒数第四,信任度仅39.6%;民间司改会于2020年7月所做的民调,亦有高达64%的民众对法官审判表示没信心,司法院“15年来信任度最高”的说法究竟是事实,抑或是大内宣的其中一环,各界恐怕心里有数。

然而宣传费用再多,也不如一件司法丑闻造成的影响来得更大。由于威权时期的阴影,民众向来对法院缺乏系统性的信任,反而视其为公权力的延伸,即便以民主化经过30余年,“法院是某某党开的”、“有钱判生、无钱判死”等说法始终难以杜绝,即便法界人士多将此归咎于民众不懂法律,或是对诉讼结果不满所致,但很遗憾的,这起涉及多名法界高层的严重弊案,似乎让那些说法不再只是误解或偏见。

这场“官场现形记”般的丑闻固然重创了司法威信,却不是造成司法信任崩解的主因。不论是源自于官商勾结、抑或政治力的介入,近年台湾人对法治能否身为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其实已然越来越感到疑惑,这场被抖出的惊天丑闻,只是更坐实了民众心中原有的疑虑。然而,若民主体制中的法治真能臣服于权势,这样的民主则必然会成为一场灾难。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