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剥削还是不孕夫妇福音 两岸“代孕”看法大不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因为中国大陆女星郑爽被爆出与前男友张恒在美国找代理孕母生了两个孩子,让“代孕”话题一连上了好几个微博热搜,根据微博评论可以看出大陆网友对于“代孕”大多持负面看法,而代孕在中国大陆也是非法的行为,央视新闻更在微博写下,“代孕在我国被明令禁止,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包生男孩代孕者怀上女孩会被强行打胎;胎儿如存缺陷或被丢弃…如此践踏底线,法律难容,道德难容!”以道德和法律抨击“代孕”,从政府到社会的态度,可见一斑。

2007年,在台湾延宕许久的《人工生殖法》通过,但条文里面却没有明确的规定关于代理孕母的相关规范,使得代理孕母制度仍旧“未合法”。根据台湾卫生福利部国民健康署三次代孕相关的民意调查,都有超过半数民众同意,而在2020年,也有立委积极提案希望能在有配套的情况下让“代孕”法制化。而在《人工生殖法》一读时,虽也有反对代孕制度的民众上公共政策平台发起“反对代理孕母合法化”的连署讨论,但讨论声量却不大(若大于5000人连署,政府相关部门需回应)。

台湾也有网友发起连署反对代孕合法化,但人数未达标。(截图自公共政策网络参与平台)

代孕制度截至目仍存在许多争议,各个国家的规范不一,有立法允许代孕的国家,也有国家选择不特别管制,也有明确禁止代孕制度的国家,这也与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有关。目前已知合法代孕的国家有33国,美国有45州,但是“代孕”仍存在许多关于道德、代理孕母权益、儿童权益、阶级剥削等许多方面的争议。以下从正反两方来爬梳支持方和反对方的看法。

谁的人权更重要?

根据目前开放的33国可以看到,有些国家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允许的是“非商业性代孕”,,希望是以解决不孕夫妻困扰,让医疗技术帮助他们得以实现生育权。

台湾艺人小娴因先天性无子宫而分享赴美国找代理孕母过程,当时也引发许多讨论。对于想要有自己孩子但无法拥有的父母来说,科技给了他们希望。但是反对方却认为,代孕技术只注重这些不孕父母的权利,却未考虑到代孕婴儿、代理孕母的人权。

许多反对者提到女性子宫工具化和婴儿商品化的问题,会助长上层剥削下层的阶级剥削情况加剧,此外代孕过程中的纠纷,对于代理孕母婴儿可能造成的伤害都是反对方质疑的点。另外,反对方也提到“制造完美婴儿”的问题——这是所有人工生殖都会被提起的——当你可以选择精子、卵子时,未来出生婴儿的性别、肤色、基因等都变成可控,这样是否违反道德,科技伦理以及生命价值,是关于人工生殖的大哉问。

代孕制度让不孕夫妇,同志伴侣可以拥有自己的小孩。(Jason Lee/路透社)

不容忽视的代孕市场

随着代孕产业的壮大,赞成方要求政府立法保障,反对方要求明令禁止,各国政府在代孕议题上得做出表态和修正。积极以法律介入管制、支持代孕的一方认为,透过法律有效规定才能限制使用代孕技术的人(谁才可以委托代孕并透过合法程序申请)并能透过制定完整的配套保障代理孕母和婴儿的权利,“既然存在就立法管制让权益不要受损”;但反对的一方认为,合法化只是加剧婴儿商品化、子宫工具化的问题,更会让阶级剥削的情况加剧,现在许多贫穷国家的女性为富有国家的女性生孩子,例如乌克兰成为代孕大国。而就算是开放非商业化代孕的国家,代理孕母和委托人也存在阶级差异,现有统计来看委托者多为中上阶级,代理孕母多为失业妇女。因此反对方认为,唯有透过立法更强硬的禁止才能遏止代孕产业的发展。

代孕产业存在且有广大的市场是不容忽视的现实。此次大众对“代孕”的关注也可以由此开启对于人工生殖道德争议的讨论及争取更多对妇女孩童权益保障的契机,这或许比起网络上开始“猎巫”哪些明星艺人曾经代孕、支持代孕而大肆抨击有意义的多。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