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学者:台湾是最大爆点 美国不会承认台独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媒TVBS、长风基金会举办论坛讨论拜登就职新风云,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院院长艾利森则以录像方式表示看法,他认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并没有一个独立国家叫台湾,美国也不会承认台湾独立。(长风基金会供图)

台媒TVBS、长风基金会于当地时间1月23日举行“TVBS国际论坛-拜登就职新风云”,邀来前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前台湾国安会秘书长苏起,以及台湾大学政治系莫内讲座教授苏宏达共同探讨拜登(Joe Biden)上任后的美中台关系,并于现场播放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创院院长艾利森(Graham Allison)的专访内容。艾利森指出,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一个中国的首都在北京,并没有一个独立国家叫台湾,美国也不会承认台湾独立。

在专访过程中,艾利森谈到拜登的美国总统任期,对中国而言象征着什么?艾利森表示,我们现在处于非场戏剧性的变化,美国要迎接新任总统上台,而在竞选期间中国沦为政治足球,特朗普(Donald Trump)什么错都怪给中国,包括他一直挂嘴上的“中国病毒”等等,而拜登政府对中国态度将会和特朗普政府不同。对此,艾利森提出了“五个R”作为他的分析,分别是回归正常(Return to normal)、逆转(Reversal)、重新检视(Review)、现实主义(Realism)及负责(Responsible)。

對於拜登上任後的美中關係,艾利森提出了“五个R”作为他的分析,分别是回归正常(Return to normal)、逆转(Reversal)、重新检视(Review)、现实主义(Realism)及负责(Responsible)。(长风基金会供图)

首先回归正常方面,艾利森说,所谓的正常不是在政策面,而是不会在半夜推文,将之回归正常程序;逆转是指,要扭转特朗普政府犯下的一些错误,包括应重回巴黎气候协议及世卫等国际组织;第三则重新检视特朗普所谓的159项成就,以美国利益的角度加以检视,看看相关制裁措施是否适得其反,对美国本身的伤害反而比对中国还大;第四是现实主义,应体认到中国是强悍的对手;最后是负责,应负责地认知到,美中必须共存,否则下场将是共同毁灭。

在美中之间可能的摩擦方面,艾利森指出,首先,最让他担心的爆点就是台湾,大家可以想象台湾可能发生的意外甚至是挑衅,都将引发一连串效应,把美中卷入灾难性的战争当中,而结果则是台湾和其他会连带成为牺牲品,所以他认为一大议题是战争与和平。第二项议题则是气候,尽管普特朗不断否认,但拜登认知到,美中双方都生活在小小的封闭生物圈内,中国是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美国则是第二,除非两国携手采取措施加以限制,否则五十年后双方都无法生活。

艾利森认为,第三则是贸易,拜登明白,中国如今是全球经济的第二骨干,其他经济体无法自外于中国,特朗普政府想筑起经济铁幕是做不到的,日本、南韩、澳大利亚的第一大贸易伙伴都是中国,如何处理双边贸易问题,达成公平的竞争环境,遏止中国大大陆不合理的行径,会是拜登的重大挑战之一。

至于两岸关系的发展,艾利森指出,一方面美台关系深化,美国钦佩台湾的社会、经济、政治,同样他也认为美台关系深化是好事。然而与此同时,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一个中国是毫无疑问的,一个中国的首都是在北京,并没有一个独立国家叫台湾,美国也不会承认台湾独立。

艾利森说,台湾人民如今的期待,和北京当局可说是格格不入,所以这个问题是无法解决的,但同样也是可以处理的,事实上,拜登已从旁观察多年,他不是菜鸟,他是老练的专家,熟悉此一问题四十年,基本上拜登了解无论如何,尽管台湾和北京对于两岸未来有截然不同的前景,但过去五十年来,双方依旧能和平共处,这样的结果令两岸人民都能大幅提升福祉。

艾利森指出,拜登的挑战在于,能想出什么样的两岸方案,不再是一国两制,因为一个中国两种制度已经穷尽,走到了尽头,而还有什么样的新架构,即使不开心、不满意,也没有解决问题,却能让北京、台北和美国,都能因此远比陷入战争更为有利,因为战争对于三方都具有毁灭性。

台媒TVBS、长风基金会举办论坛讨论拜登就职新风云,左起为台湾大学政治系莫奈讲座教授苏宏达、前台湾国安会秘书长苏起、前台湾行政院长江宜桦、主持人赵少康。(长风基金会供图)

江宜桦则表示,艾利森认为拜登不会背离美国的一中政策,对此我们有什么其他的方案?这是非常复杂的问题,他说,美国长期立场是让海峡两岸人民自己协商,也反对任何一方以非和平方式片面改变现状。对于台湾的处境,2008年到2016年的马英九政府采取是一中各表来处理,可是前年开始民进党政府把一中各表打成一国两制。江宜桦反问民进党政府,在一中各表之下,我们的表述是中华民国,可当你放弃这样的公式,甚至把之打烂,毁掉本来可以用的东西,那你又能拿出什么东西来代替?

苏起则指出,现在最困难的是蔡英文,以及和她一样主张“两国论”的群众,因为风向变了,支持台独的力量越来愈越小,假如继续推下去,未来两到三年甚至四年内,很可能就会“Over”(结束)。苏起说,自己不赞成台独,但也不忍心苛责,台湾人觉得被欺负,想当家做主,这样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可惜国际政治不讲感情,不能以个人情感看待,在国际关系上,那怕不喜欢也得来往,同样的,就算喜欢你也不见得会帮你,现在台湾面临一个关头,风向在变,中共四年后的力量还会更强,跟美国的实力对比变化会更明显。

至于区域经济整合方面,苏宏达认为,全球化已经来到了区域兴起的时代,各国多和自己的邻居成为主要贸易伙伴,而美国在特朗普时代的一意孤行更加速了这样的发展。他举例,过去俄罗斯不愿意中国大陆势力介入中亚等俄罗斯周边国家,可是现在几乎是不可能不面对,只能让步,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EAEU),已经和中国大陆签了对接协议。而包括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欧投资协议在内,中国大陆甚至还和北边的俄罗斯签了一个协议,可说几乎取得了全面开展,在跨区域合作上站好了位置。

苏宏达指出,美国要回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也有难度,以前TPP(CPTPP前身)在美国主导下大家对美让步,后来美国走了,其他人冻结了对美有利的条款,如今拜登如果要回来,大家大概不会恢复那些只对美国有利的条款,那此时拜登又该怎么说服美国人这对美国有利呢?美国当前处境可谓尴尬。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