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年轻人疯老屋 铁窗花与花砖乘载生活记忆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年来,复古潮流正流行,台湾也不例外。除了影视、服饰风格外,年轻人还会前往由老屋改建的咖啡厅、餐馆消费,使全台各地以老屋为题的消费设施,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也顺势带动起老屋的房价。除此之外,任何与老屋相关的元素,如铁窗花、花砖等,同样成为台湾年轻人着迷的事物之一。多维新闻采访“老屋颜”团队与台辅仁大学景观设计系助理教授蓝志玟,一同探讨如何保存还尚未消失的生活记忆。

台湾的老屋有着特殊铁窗花造形。(老屋颜供图)

台湾吹起“老屋”疯

不过并非全台所有的老房子都能被称为“老屋”,根据台湾史学者李衣云的研究,目前“老屋”主要专指建造于日据时期,或是台湾光复后的民宅。因此,像是1950年代以来作为台北著名艺文地点的明星咖啡,并不被归类在“老屋”的范畴。由此可知,台湾“老屋”除了房子要老之外,还要有台湾在地文化意象,这不仅是近年复古风潮的核心,也是解严(1987年)后台湾至今的社会主流。

由此可见复古风带动起的老屋消费潮流,其最大的卖点在于“古早台湾”的氛围。老屋主要通过屋内摆设的物品营造出复古感,消费的民众无须具备建筑史等相关知识,只需要看到各种与老屋相应的文化符号,如铁窗花、花砖等,就自然而然形塑出一种与历史相连的怀旧感,并不会太过在意其他摆件是否为同一时代的物品。

窝窝wooo咖啡馆门口,装饰着相当醒目的蓝色富士山造型的铁窗花。(Facebook@窝窝wooo)

像是位在台北大稻埕(台北市大同区西南部)的窝窝wooo咖啡馆,门口装着相当醒目的蓝色富士山造型的铁窗花,咖啡馆内部则陈列着不同年代的装饰摆设。近年,不少象征老屋标志的铁窗花、花砖,与文创商品结合,摇身变成纸胶带、造型悠游卡,吸引年轻民众抢购。

老屋颜推出4 款铁窗花与马赛克磁砖造形的悠游卡。(Facebook@老屋颜)

着迷老屋的年轻人

老屋在台湾吹起风潮,其中也有年轻世代对文化的珍惜,更有年轻人投身老屋的保存与研究。“老屋颜”团队的两位年轻人-辛永胜、杨朝景都出身建筑相关科系,表示会成立团队、出书都是意外。

辛永胜与杨朝景走访台湾各地,发现许多老屋之美。(老屋颜供图)

“老屋颜”团队表示,因为在旅行过程中发现的台湾老屋很有特色,便将旅行途中的老屋照片放到社群网站上分享,之后成立二人团队“老屋颜”,向大众分享造型特别的老屋与老屋特有的装饰。团队名称为“老屋颜”,顾名思义即“老房子的容颜”,所以两人并不只关注铁窗花,如老屋的阳台造型、磨石子与马赛克浴缸等,也都在他们的分享范围。“老屋颜”过去通过驻村的方式,纪录不少各地方具有特色的铁窗花,并记录全台从北到南的特色,比如北部多几何、花瓶图案、中南部则是偏爱具体意象。

“老屋颜”细数老屋与年轻人的连结,虽然老屋的屋龄还不够“老”,但这些建筑都承载着台湾民众的童年回忆,像大多数人的爷爷奶奶家就是这类的老屋。不少屋主因“老屋颜”上门采访,而对老房子、铁窗花逐渐改观。

“老屋颜”提到,台湾民众对于铁窗花多有着负面刻版印象,像是窗户加装铁窗,意外发生时容易阻碍逃生,或是铁窗花若不经常上油漆,生锈后黑黑的有碍观瞻等。也有不少民众觉得“房子外观很一般,没什么特别”,但经过“老屋颜”的赞美与说明后,屋主们才开始注意周遭被忽视的美。

铁窗花、花砖与殖民历史

不过让台湾年轻人着迷的铁窗花与花砖等老屋元素,实际上属于工业革命后的全球建筑潮流之一,并非台湾特有的建筑元素。除了台湾之外,中国大陆的福建、广东沿海一带,甚至是新加坡等东南亚地区,都能看到铁窗花与花砖的装饰。

早期仿西方风格的花砖,看起来就像是地毯一般。(Facebook@丬丬花 台湾传统瓷砖图鉴)

工业革命除了改变人们的生产与制造方式外,在建筑的建材方面带来相当大的影响。由于工业技术的成长,而有了生铁等新建材。这些诞生自工业革命的建材,被视为“进步”的象征,并随着欧洲国家在世界各地殖民,而落地生根。

“老屋颜”介绍,这类具有工业革命象征的建造风格,于日据时期被带到台湾。日本明治维新后曾派团到欧洲考察,除了学习西方制度外,也学了不少欧美建筑技术。日本便把习来的建筑技巧,运用在殖民地台湾上,像是今日的总统府(昔总督府)、二二八纪念馆(昔台北放送局演奏所)等日本官方建造的设施,皆有着融合西洋与和风的建筑特色。

在日本殖民政府带头,以及当时全球建筑潮流的影响下,有一定经济能力的台湾民众在建造房屋时,或多或少也会使用这些西洋建材来妆点自己的房子。像可塑性高、能够扭出各种图案的铁,便成为兼具建筑物美观装饰与防盗功能的铁窗花、铁栏杆。

而缤纷的花砖又称为马约利卡瓷砖(Majolica),其历史可追溯自伊斯兰文化,阿拉伯帝国的倭马亚王朝(Umayyad Caliphate,661-750年)将领土扩张至伊比利半岛后,此类瓷砖技术传入西班牙,逐渐发展出带有西班牙风格的马约利卡瓷砖。并于15世纪西班牙的马略卡岛(Mallorca or Majolica)出口到意大利及欧洲各国,如荷兰的台夫特瓷砖(Delft pottery)、英国维多利亚瓷砖(Victoria Majolica)等,在广义上都属于马约利卡瓷砖。花砖传入亚洲的路径有两种,一是随着欧洲各国在亚洲殖民而传入,另一个则是通过日本。

英国的维多利亚瓷砖也保有马约利卡瓷砖的鲜艳特色。(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老屋颜”进一步说明,由于二战前的台湾,铁还不是相当普遍的建材,因此铁窗花主要出现在日本官方建筑与经济能力较好的人家上。花砖也有类似情形,日据时期其制作材料只能依赖日本引进,由烧制的厂商聘请彩绘艺师合作。日据时期留行的花砖图样可粗分4类:仿欧美的自然花草、山水画、传统中式吉祥图案与花鸟人物的瓷版画。

花砖还能拿来装饰屋外,搭配闽南特有的红屋瓦,显得更加喜庆。(Facebook@丬丬花 台湾传统瓷砖图鉴)

台湾光复后,随着生活逐渐稳定、经济好转,1971年中国钢铁(中钢)成立后使铁的供应充足,铁窗花逐渐普及于民间,也有了丰富多变的造型。而台湾的手绘花砖的制作方式,则是在已烧成的瓷器釉面,以釉药进行彩绘再入窑低温烧制,与马约利卡瓷砖的做法已有相当大的差异。台湾的花砖除了作为墙壁、地板外,也会以交趾陶、剪黏等传统装饰艺术般,贴在屋外。

《文资法》能保护铁窗花与花砖吗

代表老屋的重要符号元素-铁窗花与花砖,虽然目前还能在巷弄间偶然看到,但它们正在消失。除了都市更新、老屋换新外,当下流行的建材,其价格往往是最便宜的,这也加速了铁窗花、花砖被淘汰的速度,比如近年台湾新建的住宅大楼,已不见铁窗花,室内装潢也看不到花砖。

难以在现代住宅看到的铁窗花、花砖,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唤起大众的重视呢?蓝志玟表示,台湾目前现行的《文化资产保存法》(文资法)在判定古迹建筑的标准上有时代性、特殊性、意义性与艺术价值的考虑。她认为现今的铁窗花与花砖并非是构造物(一般指人们不直接在其内进行生产和生活活动的场所),仅是可以移动的古物,加上目前工艺尚未失传、时间上不够久远(未超过百年),要列入文资保护有一定难度。

蓝志玟认为,不如转而支持拥有制作铁窗花与花砖工艺的师傅,如此一来便能提高保存机率。(蔡孟慈╱多维新闻)

蓝志玟认为,不如转而支持拥有制作铁窗花与花砖工艺的师傅,比如某位很厉害的铁匠师傅制作一件具有指标性的铁窗花作品,那么该物品才有被保存的可能;或是鼓励、支持师傅将铁窗花、花砖制作成艺术品,参与国际艺术比赛,把工艺提高到艺术的层次,那么被保存的机率自然就会变高。

花砖乘载生活记忆

不过,蓝志玟提到,若将花砖放入台湾生活史脉络,其重要性并非与艺术相关,而是台湾还保留这样的生活方式,这才应该被视为铁窗花与花砖保存的重点。像是铁窗花在于其花样塑造而成的街景非常好看,那么这样的共同回忆便可以串联起来、凝聚人们的认同。

台湾的花砖制作方式已与传统的马约利卡瓷砖大不相同。(Facebook@丬丬花 台湾传统瓷砖图鉴)

若是民众尚未发现其房屋价值,便被他人要求“要保存、保留”,自然会遇到极大的排斥心理。因此,蓝志玟认为可以先从发现美、喜欢等心态,再来谈保存。“台湾大部分民众往往对于传统文化、在地艺术,总是觉得不自信、不入流,或是认为哪有那么好、比不上西方”,蓝志玟以自己过去德国留学经验举例:“像德国人对于自身的文化艺术不仅有自信还很自豪”,她认为只要让民众有“我家东西也不错,我很喜欢”的心态,便会有想要去保存某些事物的心。

蓝志玟认为“没有人愿意本来家里住得舒舒服服,因为保存、保留而变得绑手绑脚”,她觉得不要让屋主感受到保存压力,单纯让屋主知道他的房子很美就好,若是一定要拆除,那就在拆除前先3D扫描保存纪录就行。“老屋颜”也强调,他们的行为并非强制要民众保存、保留家中的铁窗花,而是着重在唤起民众日常中不被注意到的景色,让更多人知道台湾早期民宅的美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