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韩国出版不减反增 台湾开发跨界商机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台北国际书展因应台湾新疫情发展宣布取消,但国际论坛则照常举办,于1月27日举办“后疫情时代亚洲出版新面貌—台湾与韩国”国际出版论坛,邀请韩国相关出版从业者,共同探讨过去一年在疫情影响下出版业的变化。

韩国阿拉丁书店商品企划经理朴台根表示,韩国出版的图书种类随着疫情的进展而有显著的变化,例如2020年3月疫情刚受全球重视时,韩国出版社快速翻译出版了一些关于历史上如何面对流行传染的书籍。4月时,韩国本土的专业人员也跟上,出版了如何面对新冠病毒、新冠肺炎的书籍。

2021年1月27日台北国际书展国际论坛。(袁恺勋/多维新闻)

到了4月下旬时,开始预见到疫情不会短时间内结束,“后疫情”开始成为书籍关键字,韩国于2020年总共出版约450本和疫情相关的书籍,其中约70本就有“后”这个字。接下来,便是因应封校、封城,出版了被迫在家学习的青少年心声、以及快速增长的“当天配送”行业劳工心声的书籍。

接着还有因为韩国国民对经济的不安而出版的股票、理财方面书籍;因为远距离线上开会逐渐流行,而出版教导上班族新沟通方式的书籍;由于家族全员几乎24小时在家,而出版的如何和家人相处的书籍;而教导如何享受在家时间也成为显学,设计与重新装潢的书籍增长40%,厨艺相关书籍增长30%,世界各大博物馆的介绍书籍也增长40%,健康、疏食与素食相关书籍则成倍增长。

朴台根坦承,事后检讨这些出版业变化的脉络,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可以掌握的,但是当下都只有意外,特别是疫情对股市、对食物经济的影响;而疫情从2020年3月持续到目前,也是没办法展望预测的。

韩国出版协会资深研究委员郑源玉则表示,韩国出版社应对疫情得很辛苦,虽然2020年的出版量约在65,000至68,000种之间,仍然是有增加,且网络消费也比2019年同期大幅增加,但关于疫情的种类销售增加却也冲击到文化艺术种类的销售量,而“借书量”也因为图书馆和学校的关闭减少了33%。

另一方面,2020年韩国也发生了许多疫情没有直接相关的事件,包括政府禁止与强制回收有“美化朝鲜”嫌疑的书籍,废止与撤销有“美化同性恋”与“早期性生活”情节的图书许可,以及前政府对出版界、文化人的“黑名单”事件仍未得到改善等等。郑源玉认为,虽然出版界对法务部提出了许多抗议或诉讼,但韩国全国都因为疫情而疲累,也没办法做出太强硬的回应措施,这也是疫情造成的副作用。

台湾联经出版发行人林载爵首先指出,人文史地、社会科学、小说类等三大类一直都占了出版总量各10%,即使在疫情中也没有改变,而童书类销售也在疫情中持续增长,即使台湾出生率负成长到全世界倒数第一。

疫情带来的变化体现在网络上的“书评、推介”大量增长,网红推书、直播卖书,让销售更多元,而读者可以去各种网站获得或发表新书评介,整体讨论度蓬勃发展。书籍本身也往更多元的方向改变,包括有声书、电子书,甚至发展出作者先出书、再把书本内容转化成线上课程的模式,显示跨媒介的销售模式大有可为。

林载爵表示,近十年台湾出版业“衰退”的说法是主流,但就他的观察,台湾出版的“基本盘”仍在。林载爵分析,2010年台湾出版书籍种数为42,636本,到了2019年是36,667本,甚至受到疫情影响、情况最坏的2020年,都还维持35,000以上,所以35,000本至40,000本就是台湾出版业的基本盘,在基本盘的上下浮动5,000千本都算合理,如果继续下降才有问题。

林载爵表示他对台湾的读者有信心,当很多人忧虑阅读衰退、年轻人不看书时,他从来没有这种想法,因为数字会讲话,台湾读者非常成熟足以支撑出版基本盘,甚至在外在环境变动之下持续发展,台湾出版的生命力就在疫情时代显现出新的样貌。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