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弱扶贫能靠“一座新冰箱”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近日台湾的大学入学考作文考题“如果我有一座新冰箱”引发热议。这相当生活化,却也十分“后现代”的题目,让人不禁联想到这阵子也饱受争议的贫困家庭“五宝爸”一家。

有美女主播之称的房业涵曾亲访“五宝爸”一家,并赠与一座冰箱而遭批作秀。房则表示询问过受助者的需求后才赠与。(Facebook@房业涵Mena )

27岁江姓男子因育有五名年幼子女而被称为“五宝爸”。据台媒报道,五宝爸一家七口日前挤身于10多坪(约33.058平方米)的顶楼加盖租屋中,生活极其困顿。2020年12月24日“平安夜”,五宝爸为筹措发烧女儿的诊所挂号费,在网上以新台币200元出售二手婴儿车的不寻常举动,引来网民们的注目。

此事在各大台媒的报道下,五宝爸一家陆续获得社会各界的救济支助。其中台湾某知名美女主播还为其送上一座新冰箱,以表关怀。不过,五宝爸引人同情的悲惨故事,近来也惹来不少非议。

“兼职五天就喊累离职”、“积欠钜额交通罚单,分期也不缴”、“疑拿善款买iPhone”、“搬家时搬走电冰箱,却留满屋垃圾给房东”等负面消息,也让五宝爸沦为人们眼中靠卖弄可怜的可恨人物。甚有网红称呼五宝爸为“废人”,以轻蔑的口吻嘲讽说,为何生孩子时不累,工作做什么都累。

然而,值得进一步思考的是,究竟贫困弱势者的言行“值不值得同情”,是否该成为济弱扶贫与否的准则?面对社会上为数众多的贫困家庭和人群,真的能靠媒体曝光,尔后民众慈善捐款涌入的这套救济模式,来达到扶贫效果吗?

在代际流动停滞的社会结构,以及身处劣势的家庭处境,“五宝们”能否脱贫令人忧心。图为女主播房业涵拜访五宝爸一家。(台中行善团供图)

五宝爸一连串“失序”、“荒腔走板”,不符社会期待的表现,无疑是坐实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贫困是因为不努力”等深植社会的某种集体价值。而一个穷困潦倒者,假如境遇不值得人同情,就不值得得到救济吗?

改编自左翼剧作家肖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剧作的知名音乐剧《窈窕淑女》(My Fair Lady),剧中以五英镑就将女主卖掉的父亲,在剧中就曾相当犀利的挑战当时的某种主流社会道德观。

此一酗酒的底层工人表示,身为一个不值得同情的穷人,他“无时无刻都受到中产阶级的道德观审判”,即便他在物质和心灵上的需要,不会比其他穷人或值得同情的寡妇少。至于什么是中产阶级道德观呢?他说,“不过是不给我任何东西的借口”。由此看来,如今社会对于一个穷人值不值得帮助背后主导的价值观,实际上与19世纪英国维多利亚时代相差无几,迄今仍是个值得人们思辨的道德伦理问题。

回到五宝爸的问题本身,叫人深思的是,一个人会走上“穷途末路”绝非没有原因的。但人们往往只见眼前的“恶果”,却未能审视形成恶果的社会条件及成因。像是传染病的大流行,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会发生;一场风暴的形成也是需要时间、气候条件才会着陆,换言之,审视一个人的现况时,不能忽视的是其经历与身处的环境。

就有限的资讯,单从个人角度审视,五宝爸在家庭、学历、人际网络等种种劣势和经历,几乎注定他难以脱贫翻身的命运。例如五宝爸其兄弟同样身陷贫困、母亲因毒品案仍在狱中服刑、妻子的工作经验为槟榔摊等。而现今台湾日益僵化,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社经结构,更叫人忧心的是,那五宝们恐怕也将难以避免贫困的世袭问题。

执政者应从各个不同家庭的各种不幸中,看见共通的结构性问题。(吴逸骅/多维新闻)

五宝爸一家的境遇,当然有赖当事人的“努力”来改善自身处境。但假如问题是社会性的,就绝非全凭个人努力就能克服,更需要的是看见影响个人境遇的社会出了什么问题。

另外,从“同情”、“设身处地”思考的角度出发,同样值得深思的是,“假如这些事发生在自己身上”,或换成是自己处于某种先天、后天的劣势处境中,我们真能活出与五宝爸不同的人生吗?

一座新冰箱、一笔善款或能暂时“减轻”五宝爸一家眼下的生活处境。但这样的慈善公益行为,终难以为继。如何解决成千上万形塑“五宝爸”的社会、经济环境,改写某种宿命式的悲剧,还是有赖于一个更具影响力的“公益团体”,即政府的所作所为。而经济及财富分配规则的重构,也才真正有助于结构性的调节奠基于非人性、不公平经济体系下所必然衍生的各种贫病问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