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配也扯“国安” 民进党“反中”的歇斯底里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据台媒“中央社”报道,台湾司法院于当地时间1月28日通过《涉外民事法律适用法》第46条修正草案,规定只要一方是“中华民国国民”,可以在台湾同性结婚,该草案也将送立法院进行审议。至于两岸同婚部分,因涉《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不在这次修法的范围内。不过,却有民进党立委呼吁,中国大陆企图“并吞台湾”,因此同婚议题应纳入国安考虑,不可贸然开放导致漏洞产生。

2019年5月17日,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同性婚姻专法。(袁恺勋/多维新闻)

“中央社”的报道中表示,司法院《释字第七四八号解释施行法》在2019年5月间通过后,同性伴侣在台湾就可办理结婚登记。但《涉民法》第46条规定,婚姻成立需依各该当事人的“本国法”,因此,原先的规定致使同性伴侣中若有一方的国家不允许同性婚姻,就没办法在台湾办理结婚登记。在这次司法院对于《涉民法》的修正草案中,除去原先给跨国同性伴侣的限制,让即使当地未承认同性婚姻的外国人,也能与台湾人成立婚姻关系。

这对于号称追求自由、民主、人权价值的民进党政府来说,看似又即将达成了一项进步价值的里程碑。因为即使2019年台湾就让同性婚姻合法化,但由于前述的限制,许多跨国的同性伴侣仍无法在台湾合法进行结婚登记,始终给人做戏未做全套之感。因此,此次修法可说相当程度弥补了过去两年的缺憾。

然而,当事情牵涉到敏感的两岸关系时,一切又变了调。民进党政府认为,台湾与香港澳门关系是以《港澳条例》规定,该条例也类推适用《涉民法》,因此只要《涉民法》修正通过,那么港澳与台湾的同性伴侣在台湾办理结婚登记就没有问题。

但若是伴侣中有一方来自中国大陆,情况就不能相提并论。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称各机关意见“有待进一步整合”,将不断搜整实务面、法务面问题信息,进行后续研议推动;但更令人觉得光怪陆离的是,甚至有民进党立委如赖瑞隆就认为,两岸同婚牵涉到“国安”层面,呼吁相关部会不得贸然开放。

事实上,早在2019年同婚在台湾合法化之后,就不断有人表示一旦开放“跨国同婚”,势必会产生国安疑虑。然而,截至2020年12月底为止,台湾总计共有超过56万的外籍婚配,其中更有逾35万人来自中国大陆,试问,民进党民意代表若称两岸同性婚配有国安疑虑,那异性婚配难道就没有疑虑?

更奇怪的是,这种说法不啻显现出某种程度歧视同性恋者的思维。跨国异性恋婚配没问题,但同性恋、特别是来自大陆的同性恋者就有疑虑?民进党民代的说法只不过凸显出某些人所主张的进步普世价值只是工具,只要与中国大陆沾上边,进步价值就可以被任意抛弃,毕竟“国安大于一切”。

更有趣的是,检视近年来台湾社会所发生的较受瞩目的“共谍案”,似乎没有一个人是所谓的同性恋者,许多人更是道地道地的“台湾人”,若说同性婚配会有国安疑虑,倒不如全面检视当前台湾所有具有婚姻关系的配偶,以表达一视同仁的态度。

由于两岸关系不佳,民进党政府加紧严防所谓共谍渗透。但近年来所谓的共谍案不是判决刑期过轻、就是不了了之。(中央社)

虽然,并非所有民进党民代都抱持如此想法,但显见民进党内并非所有人都热爱所谓“自由民主与人权”等进步价值,只要一遇到中国大陆他们就会自动转弯而不问是非,这对早已千疮百孔的两岸关系,恐只会增添加深彼此裂痕的因子。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