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CN】“暴动正义论”之下 民主国家的终极问题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初始,一群美国抗议者冲入国会大厦,成为全世界瞩目的焦点。老牌民主大国美国,何以如同第三世界民主国家类似,发生这样的暴动?

自然,这些画面很自然地让“前车之鉴”的香港与台湾产生直接的比较感。

在台湾,比较感更重。认为自己过去饱受“太阳花”之苦的国民党或是大吐苦水,或是嘲讽蔡英文政府的“双标”。民进党人或是静默不说话,或是跳出来说过去太阳花运动和此次美国“历史脉络不同”。诚然,“太阳花”与特朗普(Donald Trump)支持者冲击国会,当然无法等量齐观,参与的人物、针对的事情、暴力程度及所造成的伤亡完全不同。

但美国与台湾两次事件,还是有太多相同,同样是对于法治的冲击,两地的民众都意图以这样的形式来打断国会的程序,且这些民众都认为自己“造反有理”。

在历经美国国会大厦的惊险暴乱后,美国新政府,终于走上舞台。(AP)

台湾舆论对于此次美国暴力抗议呈现非常分裂的情况。一部分人认为就算那时国民党政绩不佳,都不该破坏法治;另一派则努力解释,但解释得有些尴尬,因为就算再怎么强调美国与台湾不一样,对于“在什么情况能打破法治”、“造反有理,谁来认定”这些问题还是回答不了

更值得深思的是,“川粉”以民主为信念,认为拜登作弊窃取了大选结果,破坏了民主,理念何其正义;港台同样以守护民主为旗帜。民主,这个词已经在台湾、乃至许多民主国家中“基因突变”。

民主,俨然“宗教化”。

近年许多西方自由派媒体开始探讨民主体制何以失灵。但在台湾,媒体不论蓝绿,对这类问题碰都不敢碰,因为“民主是绝对正确的”,因为“民主不容质疑”。

民主宗教化,其后果便是社会难以务实讨论现实的严肃问题,因为会很轻易地被人套上“支持专制阵营”、“不站在民主台湾阵营”之帽子,成为政客们最方便的打压手段。

而对于民生问题迟迟无法得到解决的老百姓而言,在以民主为由的“造反有理”之下,藏着更多东西:日子苦,对不同政治理念的党同伐异、想破坏一切的不满等等。

谁是暴徒?谁“造反有理”?这永远没有标准答案。

但是,若人民的生活连着十多年甚至数十年都无法改变,若大众看见的只是一句句空洞的口号和一个个不断轮替的政府,那么在未来的某一日,一波又一波的“正义之师”会失控到什么程度,将是所有民主国家的终极问题。【点击订阅 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6期《多维CN》(2021年2月刊)封面故事文章《“暴动正义论”之下 民主国家的终极问题》。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