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书”、“简体字”成潮流 Z世代看两岸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日前“台湾国中生都用小红书”一事在台掀起讨论,起因是有位网友在脸书(Facebook)分享,台湾中学生都在使用小红书这个平台,并且使用简体字成为“潮流指标”,并认为这是一种“中国文化统战成果”的展现,从而引发热议。

小红书是一款结合电商、短视频、直播、社交、博客的多功能平台,可以在一个App上同时完成评比、选择、购买和分享,生活中需要的都可以在上面实践,因此特别受到台湾年轻族群的追捧和喜爱。近年关于“文化统战”的论述在台湾屡有讨论,行政院长苏贞昌曾提到“入脑、入户、入岛”,但这个说法显然将受众当作被动接受信息的一方,而忽略年轻世代的主动性。

“小红书”低调走红

近期在台湾最热的社交平台话题其实是美国语音社交平台“ClubHouse”,在各大媒体报道下,所有人都在聊“你挤进房间了吗?”“你上车了吗?”对比此次小红书引发争议的新闻,中国大陆App“小红书”既不会成为媒体大肆报道的热潮现象,有时更会以一种负面的形式呈现。

港台的模特、演员现在也纷纷使用小红书分享料理和生活。(小红书@吴千语Karena)

但是仔细查找,就会发现美妆、时尚以及穿搭等相关的平台和新闻,“‘红爆’小红书”、“小红书激推”等可以时常在内文中看到,小红书凭借着使用的方便性在台湾其实拥有为数不少的使用者,甚至许多年轻人已经在小红书上分享穿搭,成为小有影响力的网红。但直到这次的“文化统战”一说,才获得较多的关注,大家意外的是:“原来身边有这么多人在使用。”

而在小红书上的使用日常,也会带来潜移默化的语言的改变。包括为方便标签的搜索而改用简体字,或者是将中国大陆用语带入日常,年轻人常说的“种草”(推荐某项商品成功)、“拔草”(让他人取消购买计划)也是源自于此,这样的变化对于年轻世代而言尤为明显。而在这样的叙述下,其实可以反思的是“文化入侵”,是否忽略90后到00后的一代对资讯的查找筛选的“主动性”。

“微信公众号@台北女孩看大陆”日前写作一篇“台湾抖音世代的《中国观察报告》”里面定义所谓的Z世代(1995-2005)为抖音世代,她提到,这一代的人更接受中国大陆文化影响力的“现实”,追喜欢的中国大陆明星、用中国大陆的App和平台搜取需要的资讯和商品,接受中美传播影响力大的事实。

“社群”的吸引力

为什么会选择使用一个社交平台呢? 除了方便好用,周围的朋友家人在使用一定也是关键,抖音在青年间流行,脸书现在用户的年龄增加。值得讨论的一点是,不同的平台吸引不同的社群,也导致观点的差异。1980年代、1990年代前期的人用脸书写长文批评“年轻一代使用小红书”现象,他们对于中国大陆的App仍是以一种质疑批评的态度,这一代历经过“太阳花”被称为天然独。但同样的时空,在使用小红书的世代可能对此不为所动。

对于下一代所谓的Z世代,他们用小红书、追陆剧、陆星、玩抖音,中国大陆的平台有强大的社群力量。从豆瓣变成影评、书评的中心,微博变成追星、娱乐新闻的第一手消息来源,B站变成动漫影剧资讯的第一手来源地,抖音的短视频被搬到脸书上等。都可以看到中国大陆的“社群”开始吸引台湾的年轻人。

B站广受两岸三地年轻人的喜爱。(微博@哔哩哔哩弹幕网)

“平台”创造出庞大的社群,而有讨论欲、求知欲或者追求商机的人加入壮大这个平台。甚至俄罗斯克里米亚野生动物园园长也选择B站放影片创下高收益,跨越语言隔阂,只需与狮子互动的影片就让他的粉丝数突破140万,粉丝贡献的金额也让动物园得以撑过疫情,何况是没有语言隔阂的台湾?年轻一代开始在小红书上当网红、介绍穿搭,为了方便资料搜集寻找而开始用简体字,对大陆流行语都略知一二,对于这样的现象似乎没有如上一代那么反感。

每个社交平台有其固有社群、固有语言,差异在科技化时代更为明显。而从抖音、小红书的走红可以发现,在碎片化时代,短视频在青年族群间的流行。这也是台湾业者在台湾政府预计成立的数码发展部的公听会上忧心的,台湾人现在食衣住行育乐用的网络平台哪一个是“台湾的平台”?

出墙的博主 搬运的观众

此外,还有一个值得观察的点是,“墙”的限制减弱。先前《一剪梅》在欧美爆红。最早源自于快手的一个影片,影片中“蛋哥在雪地里行走边唱《一剪梅》”,后来该影片被转到YouTube,最后在抖音爆红,歌手费玉清的原唱歌曲登上spotify,这当中搬运了至少4个平台。以上所说的是观众“自发性”搬运的。这使得过去常常被80世代嘲讽大陆墙的问题,似乎因受众的“主动搬运”而不再那么重要。

此外,影片创作者也开始多平台发布消息。李子柒的作品不只在微博受欢迎,她更成为YouTube有史以来最多人订阅的中文平台,共有1,410万人追踪。而现在中国大陆的平台领头羊包括腾讯、优酷、爱奇艺在YouTube都有账号,B站的up主也现在也都会同步更新到YouTube。许多人在YouTube追踪的搞笑博主是大陆人,这对年轻一代来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更甚至,有些追陆剧或陆星的人会自己翻墙过去吸收更多的资讯。

2017年8月,李子柒在YouTube上发布第一支影片。现在她的YouTube频道已经成为最多人订阅的中文频道。(微博@李子柒)

文化侵台并非只有大陆

中国大陆的文化入侵在台湾一直被严加防范,但是如果打开Netflix或是研究台湾的票房,不难发现其实台湾受到欧美跟韩国的影响更严重,与市场有关,也与投入的资本有关。香港其实更早面对这样的情况,从文化输出变成文化输入。台湾过去会被大陆网友说是“聚集明星”的地方,但10年前是周杰伦,10年后还是周杰伦,这也造成1980年代的台湾人可以相对骄傲地看中国大陆的娱乐产业,但是在90年代以后,台湾演艺圈的文化输出力减弱,骄傲感遂减弱。

所以在批评小红书的那篇文章发出后,就有人回应,“将这样的议题吵到文化统战很无聊”,因为台湾并没有产出一个融合电商、博客、社交、短影片的平台,评论认为应该让台湾人有自由去追求品质更好的东西,例如优良的台剧,而非做出这种限制或批评。也有人认为,社交媒体时代,每个人都喜欢追时下流行,追剧、追星、追动漫,当台湾没有的质跟量没办法满足需求时,网络时代年轻世代可能就会向外(韩国、中国大陆、美国)寻找。

小红书促统?

最后是关于下一代的身份政治,这方面比较有争议,有两种不同的看法,第一种是认为下一代在潜移默化中对中国大陆带有天然的好感,觉得他们的明星令人喜爱、社群平台好用、视频博主搞笑,进而对于中国大陆不那么反感,这样的情绪近于中国大陆1970、1980年代的人对于台湾有一种好感的情况类似。可能无法低估其影响,而这样的影响会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犹未可知。

另外一种就是主张个人生活和公众表态的割裂,即曾有网友分析的两面性人格。娱乐生活是一回事,政治表态是一回事,支持这个论点的人认为“现实生活”发生的事情才会带来巨大的认同改变,例如千岛湖事件,要从娱乐层面去带来身份政治的改变不太可能,以此推论下一代是“天然统”或是“潜在的统一支持者”都是太直接武断的思考。

比如我们仍旧可以看到台湾人在戏剧题材上的选择跳过爱国剧,在小说的选择上跳过弘扬中国大陆建设的“基建”题材等,批踢踢陆剧版新开的“中星版”其实可以看出两个点:其一就是证明中国大陆明星受欢迎到需要开新版讨论,第二就是选择的是“中星”而非“陆星”,可以看见那个政治意识仍旧存在。或许文化等软实力的影响,要随着时间推移,我们才会有最终的答案。

最后,其实台湾文化的影响力其实也不需低估,近年在台湾噗浪(Plurk)的流行词“咩噗”也有在中国大陆成为流行,也有台剧受到大陆追捧,虽然没有像过去一样家喻户晓的“爆红”,但也偶有水花。在风起云涌的大政治下,这样缓慢而稳定的交流在波涛之下长远而或许正在一点一点带来变化。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