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台学者解读“新发展阶段论”:中共打铁还需自身硬

最后更新日期:
最后更新日期:

2021年1月11日,中共数百名党政军高层在位于北京海淀的中央党校进行“集训”。自1999年以来,每年至少一次这样高级别的省部级党政要员培训已经成为惯例。尤其是从2014年开始,习近平本人和其他六名常委几乎出席了每一次“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此次“集训”,习近平抛出“新发展阶段”论,以充实中共数十年来形成的“社会主义处级阶段”论。台湾该如何理解这个具有对中国大陆未来30年历史定向意义的理论?本刊专访中共理论专家、《解读马克思》作者姜新立教授,对此进行深入浅出的解读。

姜新立指出,习近平自认是毛邓的政治继承者,自然会将“新发展阶段”视为“初级阶段”的一部分。(李虎门/多维新闻)

多维:习近平1月11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指出中国大陆进入了“新发展阶段”,而此“新发展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的一个阶段”。台湾读者对这样的表述相当陌生,能否用马克思(Karl Marx)的历史演进阶段论来理解?又或者是对此阶段论相应于中国大陆现实条件的补充和调整?

姜新立:首先,马克思在历史演进阶段论中,从未明确点出中共过往提出的“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但从马克思、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后续著作里,都有切实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进入到共产主义社会的问题。

在问题节点上,可看到众多马克思主义追随者都有进行深度探讨社会主义社会进入共产主义社会的“阶段”。对中共而言,为贴近大陆现实情境,不仅提出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到了邓小平再提出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皆可看作在中国大陆情境下发展的社会主义,让马克思的历史演进阶段论有更仔细的一个阶段性描绘。也因此,从毛泽东、邓小平,到习近平现在提出的“新发展阶段”,不仅具有理论逻辑,且非常紧密结合并有所发展。

新阶段 与毛邓思想一脉相承

多维:习近平在此次谈话指出,新发展阶段是“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向更高阶段迈进”,该如何理解阶段之间关系?是否意味中共判断社会主义发展将脱离“初级阶段”?又如何理解习近平的“理论逻辑”、“历史逻辑”与“现实逻辑”在判断阶段时所发挥的作用?

姜新立:实际上,中共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长达百年之久,从毛泽东“站起来”、邓小平“富起来”,到习近平“强起来”都是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而当中共近期称已完成“小康社会”之后,接下来得往高阶段迈进,但高阶段不意味“脱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彼此并不矛盾。相反的,习近平是拆解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将之分为三步骤。

顺着这样思路,就能理解习近平为何特意提及“理论逻辑”、“历史逻辑”与“现实逻辑”三个面向。首先以“理论逻辑”来说,马克思历史理论指人类社会发展须循序而进,不可跳跃或跨越。无疑也证实了中共过往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论点,并用此批判中共内部的“空想论”与“机械论”观点。

其次,以“历史逻辑”的视角来看,1986年中共十二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我国还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共同富裕的目标下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历史逻辑一直延续至今,所谓深化改革开放,解决发展不平衡等,都是沿着这套历史思路。

最后,“现实逻辑”指的是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便奉行社会主义,但碍于中国大陆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等现实情况下,必须由起始阶段做起,这叫“初级阶段”。走完了初级阶段,才能进入社会主义高级阶段,最终走入共产主义阶段,这时人的解放才算实现。

习近平为何强调“新发展阶段”是“初级阶段”一部分?邓小平要施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是资本主义,既要以社会主义之名行之,只能以最靠近资本主义后门的“初始点”为启动点,从这里开始算起,这阶段叫“初级阶段”。习近平自认是毛邓的政治继承者,自然会将“新发展阶段”视为“初级阶段”的一部分。

习近平赴贵州考察 向全国人民致以新春祝福 春节前夕,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赴贵州考察调研并看望慰问基层干部群众。这是2月3日下午,习近平来到毕节市黔西县,实地察看乌江六冲河段生态环境。 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变局再定位 台湾须掌握时机

多维:习近平此次讲话将新发展理念分为三部分,一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二是解决发展不平衡,三是增强忧患意识、坚持底线思维。从这三项理念出发,能不能说这是习近平对“世界百年变局”的应对?又该如何理解“忧患意识”与“底线思维”,是不是中共从历史角度来警惕中产阶级壮大之后,有可能带来的政治和意识形态方面的“遐想”?

姜新立:面对百年变局,从习近平的应对,可明显嗅到中国古老哲人智慧,即“打铁还需自身硬”,并依此针对于人民生活、发展不均、社会矛盾等内部身上,而不只是外部。至于为何?与第二问题环环相扣。

当中国大陆的中产阶级壮大之后,外界难免会有些“遐想”,认为大陆会走入西式民主政治的轨道。大陆的中产阶级确实可能会要求政治参与,而中共将来也可能会在此进行政治改革,并将政治协商会议、人民代表大会加以扩大,但改革完成后,还是回归马克思历史理论框架。

美国2020年大选国会参议员第二轮选举。(Twitter@IvankaTrump)

事实上,马克思从未说统治要进行“专政”的手段,这是因为当旧社会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时,必遭受各式旧力量反扑。为处理旧力量的反扑,因此催生无产阶级专政来对付。但外界总是质疑无产阶级的“专政”,但事实上,马克思、考茨基(Karl Kautsky)等都曾反驳,并称完全误解其涵义。

马克思等认为无产阶级专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因为无产阶级四个字就是社会绝多数,绝多数人进行专政就是绝多数人进行政治社会治理。也因此,考茨基说过“没有民主的社会主义是不可思议”。而具有高度民主的社会民主主义典型案例,即为巴黎公社(la Commune de Paris),但外界总误解巴黎公社垮台起因自身体制,事实上是由于法国大革命,被外力干扰、干涉而失败的。

回到习近平说的“忧患意识”与“底线思维”,习指的是面对当今西方霸权,要防止西方霸权在衰落之前对东方进行最后的政治反扑,而在此前或是当下,仍持续保有建设、完善内部的社会、经济发展,并将文化重新复兴,将中国大陆打造成强国,以防止巴黎公社重演。

12月10日,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席会议并讲话。 新华社记者 饶爱民 摄

多维:面对世界变局及已存在的中美矛盾,习近平提出“新发展阶段论”对应,另一方的美国拜登(Joe Biden)还在摸索,台湾的执政者该如何在此变局中,找到自身定位、角色及应对方式?

姜新立:民进党蔡英文有看到世界变化,但他们埋在心里面。为了自身政治利益,不愿将真实世界变化告知台湾民众。蔡英文宁愿让台湾依附美国,并在海疆一隅侥幸存活。但事实上,蔡政府也了解美国帝国主义的霸权性格,更在特朗普(Donald Trump)身上一览无遗。

也因此,要强烈建议蔡政府,在如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变局里,中国崛起、美国衰落等现实格局尤为明显,台湾应该尽速从政治、现实、文化、社会、历史等方面做好再定位,并做出“脱美回中”的策略。这不仅是台湾自我定位的方式,也是一种政治性的角色期待。

【上文节录自第64期《多维TW》(2021年2月4日)《【多维TW】台学者解读“新发展阶段论”:中共打铁还需自身硬》。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流览更多深度报道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