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少康争大位 蓝党务主管:某些尝试对国民党是良性的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表示,现在是民进党把国家的方向带向不对,甚至带往有危机的方向,国民党乐见越来越多党内同志,愿意出来展现对这些政策的检讨、勇于表态,这也等于让国民党展现结束民进党反民主现象或是不良执政,争取重返执政的企图。(facebook @ 郑照新)

台湾资深媒体人赵少康先是在2月1日宣布将重返国民党、同时不排除参加国民党主席选举,约莫一周时间,赵少康再于2月8日重磅宣布争取2024年总统选举的国民党提名。国民党文传会副主委郑照新认为“这是良性的表态”。

郑照新接受多维新闻访问时表示,现在是民进党把国家的方向带向不对,甚至带往有危机的方向,国民党乐见越来越多党内同志,愿意出来展现对这些政策的检讨、勇于表态,这也等于让国民党展现结束民进党反民主现象或是不良执政,争取重返执政的企图。

他认为,不论赵少康的主张是什么,能够提早讨论、论辩都不会是坏事,也鼓励有更多同志勇于表态,如果提早进入讨论,也可以提早知道如果民进党攻击国民党的主张、政策,透过这些攻防也能发现论辩当中对国民党不是这么顺利的部分,更能及早因应作出调整,因此,他认为这是良性的表态。

至于赵少康可能吸引到的选民,郑照新认为,赵的风格相当美式,勇于表态并提出自己的主张,也擅于透过论辩的方式跟大家交流意见跟讨论。他认为赵的风格是跨年龄的,可以得到大家的关注,赵也用“开大门,走大路”的方式,他所采用的工具也不会仅限于传统方式,他还开了“Clubhouse”让大家来讨论,故他个人对于他跨越年龄交流的企图心并不排斥,至少他做出尝试,这种尝试对国民党来讲是良性的。

赵少康表示,自己相当早就宣佈有意争取台湾总统大选的提名,因为早点表态,还有三年可以努力。(吴逸骅/多维新闻)

针对多维新闻询及赵少康所称的“失联党员”返回国民党,赵口中所称的“失联党员”是指哪一群人,是否特别指当时跟着新党一同出走的“深蓝”,郑照新表示,他认为倒不是当时新党如何,而是现在的选民政党趋势对于蓝绿两党都一样,就是政党认同越来越低、自认为是中间,甚至对政治冷漠的选民越来越多,赵少康所提的是如何在这样的政党政治所面临的现象或困境下,重新唤起一般民众对于政党的认同,“积极参与”对政党跟社会力量、社会脉动的融合有正面的基因转化帮助,他认为赵少康所提的如果是这个意思,“那就跟江启臣与国民党改革的方向一致”。

对于赵少康连日下来,不停强调“两岸和平”,被部分台湾论者解读成是针对党主席江启臣而来,郑照新对此驳斥,“当然不是剑指江启臣”,“他是剑指蔡英文” 。他指出,现在两岸的执政者是要对两岸和平负起责任的人,“会解读成针对江启臣是莫名其妙”,国民党不论是谁都认为要两岸和平,在具体实践的方法上,目标的揭示必定会在未来跟社会对话的过程中或是跟执政党攻防的过程中,必须要具体讲出来,比如是哪一种和平路径图跟实践图,以及是哪一种和平?是平等式的和平、尊严式的和平,还是投降式和平、妥协式的和平?这些都会在后面用具体的方式,让大家愿意去面对跟讨论,讨论的过程会有各种不同意见的加入。

他强调说明,刚好藉由这样的机会,国民党在这方面的论述更能够精致化,所以提出这个方向,国民党也认为是好事.

他继续称,再来比如说“朝野和解”,这也是一个最后的结果跟目标,但是手段可能要透过展现出一定的实力跟在野的力量,有的和平可能是朝野和解,也可能是“以战止战”的方式,展现实力或者是说清楚自己的立场跟尊严,而不是一直挨打。

郑照新认为,大家都不需要着急跟急着下定论,有人质疑朝野和解要怎么和解,他认为透过展现实力让“对方”(编按:应指民进党)感觉到,可能是以战争换取和平,比如说以罢免案换取大家对制度的省思,大家的解读都不需要太早,因为太早解读基本上都没有判读的(足够依据)。

无党籍高雄市议员黄捷(右)。郑照新说,相对于2020年高雄市长补选国民党在凤山得票,在野力量得到复原跟成长是无庸置疑。他说,绿营出动庞大的动员力量,从高雄市长陈其迈在补选中得票8万多(指高雄凤山区)到这次“罢捷”才6万多票,这样的减退对民进党来讲是很大的警讯。(中央社)

谈及国民党如何看待“罢捷”(编按:2月6日台湾高雄凤山选区展开无党籍市议员黄捷的罢免投票,结果为罢免未通过)的结果,郑照新说,国民党认为“罢捷”是公民团体发动,国民党基于不可以让支持者失望,也不可以让公民团体感觉到政党在第三阶段的冷漠,所以全力协助,在资源不对称的情况下还可以有5万5千票这样的成长,相对于2020年高雄市长补选国民党在凤山得票(编按:2020年高雄市长补选中,国民党籍候选人李眉蓁在凤山得票为33,561票),在野力量得到复原跟成长是无庸置疑。

他说,可以看到绿营出动庞大的动员力量,但是动员力量跟支持度似乎是有所差距,从高雄市长陈其迈在补选中得票8万多(指高雄凤山区)到这次“罢捷”才6万多票,这样的减退对民进党来讲是很大的警讯,他也认为如果这次黄捷案罢免通过,对于立委陈柏惟的罢免案未必是好。

他分析,“钟摆效应,物极必反”,反而这次黄捷没过,对于这些对于执政党不满的乡亲会不会有更高的动力(促使他们积极参与),立委跟莱猪的中央政策关系更为直接。

郑照新揶揄,议员层级除了王浩宇这样的“不分区议员”跟全台议题关系太深以外,黄捷并没有这样的情形,其他议员也没有这样的情形,他指出,立法委员跟中央议题有,所谓的反莱猪公投或是反莱猪议题跟立委的关联显然是强了许多,陈柏惟并不会因为黄捷这事情就会有“连带的安全”。

台基进党立委陈柏惟。郑照新认为,陈柏惟是一个喜欢四处挑衅、言语张狂之人,他所招致的民意反弹必定是更为巨大,这种挑衅型的政治人物自然受到罢免案制裁的机会高,“简单讲因为他讨厌嘛!”(多维新闻)

至于罢免陈柏惟案通过机率高不高,郑照新认为,国民党尊重公民团体的意见,地方的反弹声音很大,罢免完全是反作用力,就是这个人的挑衅程度跟瞧不起他人的程度多大,就会引起别人的反弹,陈柏惟则是一个喜欢四处挑衅、言语张狂之人,他所招致的民意反弹必定是更为巨大,这种挑衅型的政治人物自然受到罢免案制裁的机会高,“简单讲因为他讨厌嘛!”

国民党的公投连署顺利,国民党的下一步如何?郑照新说,按着公投的法定程序不断进行,其他依照事情的发展作出灵活的应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