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瑞疫苗采购受阻 台防疫指挥官:有人不希望台湾太高兴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为何无法取得美国辉瑞(Pfizer)及德国生物新技术(BioNTech)共同研发之新冠疫苗?台防疫指挥官陈时中当地时间2月17日首度松口证实,台湾曾与德国生物新技术药厂洽购500万剂的疫苗,但最后一刻因外力介入生变,可能是北京压力,也可能是疫苗代理商的商业因素所致。

台防疫指挥官、台卫福部长陈时中表示,未能成功购得该款由辉瑞及生物新技术共同研制的疫苗,确实打乱了台湾原订的疫苗布局。(中央社)

台防疫指挥官、台卫福部长2月17日上午接受台媒体人周玉蔻的电台节目专访时坦言,台湾当局在2020年时曾绕过大中华地区的疫苗代理商上海复星医药,直接与德国生物新技术药厂洽购500万剂疫苗,但谈判“走到最后一步”,甚至连公告周知的新闻稿都准备好时却生变。

至于谈判为何生变,其中是否有“中国政治因素”介入?陈时中指出,很多种外力的可能性,但确实是发生担忧的事情,而导致生变的原因“有可能是商业合约的关系,也可能有些政治意涵。”他说,“有人就是不希望台湾太高兴吧。”

而上海复星医药有无向德国生物新技术药厂抗议,破坏台湾的疫苗采购?陈时中表示,上海复星医药要保护其商业利益也是无可厚非,至于其中是否有来自北京的授意,他并不清楚。就好像台湾不能参加世界卫生大会(WHA)一样,不能说一定是谁才导致这个结果。

假如台湾当时成功与德国生物新技术签约成功,是否最快在2021年2月、3月台湾就能取得疫苗?陈时中说,也没有这么早,台湾当然希望尽快取得疫苗,但也没有那么紧急需要疫苗。例如以色列虽然目前已有五成人口接种了第一剂的辉瑞疫苗,但14天内每10万人的确诊数仍是将近1,000人,相较之下,台湾则是0.1人,两者的疫情相差一万倍。

陈时中坦言,正是因为辉瑞及生物新技术疫苗采购生变的缘故,才让他对于疫苗采购的内容一向采取保密态度,一定要等完成签约才会对外公告。例如台湾此前购得500万剂的莫德纳(Moderna)疫苗,台湾也是保密到原厂公布消息。对于外界对疫苗采购不透明的批评,他是“有苦难言”。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