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与无尾熊 台澳的民主红酒为谁标价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时间2月19日晚间,台湾伫遮计画(Here I Stand Project)、台澳校友工商联谊会(Taiwan Australia Alumni Entrepreneur Link)台澳青年联合会(Australia Taiwan Youth Association)等单位举办了"救救无尾熊 澳大利亚红酒喝起来″(Caring for Koalas in Crisis - A Taste of Australia for Conservation)义卖会,现场与会嘉宾除了台北纽澳商会(Australia New Zealand Chamber of Commerce in Taipei )执行长Alex Matos,政治人物则有民进党立委何志伟及时代力量立委兼党主席陈椒华等人现身。

台湾伫遮计画等单位举办了〝救救无尾熊 澳洲红酒喝起来″义卖会,计画将收益的一部份捐赠动物保护团体,也强化台澳两方的民间外交力量。(多维新闻)

该场活动以2019年起澳大利亚连年的野火,造成数以万只的无尾熊及数以亿计其它澳大利亚野生动物死亡为引子,期望藉由活动推广并销售澳大利亚红酒,将收益的一部分捐赠动物保护团体,同时促成台澳民间的友好交流,发挥民间外交力量促进全世界看到台湾。会中亦请何志伟主持了红酒盲测、红酒竞标拍卖等活动,现场气氛不可谓不热烈。

陈椒华在活动中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自由民主跟人权是基本的主张,也是台湾跟澳大利亚共同追求的目标,我们会继续努力,跟澳大利亚维持更好的外交关系。何志伟则称"在国际化社会没有一个人是孤岛,也不要孤立自己,不论尺寸、不论体积,也不论你多有钱,我们会在用各种形式来彼此取暖。″何志伟也意有所指地说,"互相依赖你又这样子,瞬间把各式各样的民生物资挡在国外,到最后还是痛的都是自己,呼吁大国要有大国的气度跟样态″。

放眼望去,自台湾立法院长游锡堃发起豪购两百瓶"民主红酒″力挺澳大利亚后,一地的鸡毛仍未散尽,少许飞舞的鸡毛试图提醒台湾人,同为自由民主阵营的澳大利亚也同为遭到中国无理打压的无辜受害者,「盟友们」应当抱团取暖。然而此举实为聊以自慰,试问当阿富汗这样的国度,发生了孤苦无依的妇孺遭受澳大利亚军队残忍杀害的时候,自称"Taiwan can help″的台湾人有为阿富汗的主权及人权发声过吗?还是说在这些将红酒、龙虾视为"民生物资″的权力阶层眼中,澳大利亚的无尾熊更加需要怜悯?而澳大利亚因为气候变迁发生的野火,跟自由民主、中国打压等又何干呢?

国际关系界对于国家安全的主题,逐渐从主权国家视野的政治、军事及外交冲突等因素形成的传统国家安全的论述,朝向探讨更多跨越主权国家范畴的非传统国家安全,这类安全威胁非凭一国一己之力即可排除,更需要各方屏除一己私利的政治算计,通力合作方可达成。诸如作为活动文宣初始化的野火议题即为气候变迁的产物,堪培拉当局难以用一己之力控制住灾情,就连强大如美国也难以有效驾驭2020年发生在加州的野火,近日为处于严寒中的德州民众处理电网亦举步维艰,却没有人去查看这些国家治理失能的部分,以及为何失能。

立委何志伟于会中主持红酒盲测及红酒竞拍等活动,炒热现场气氛。他认为台澳两方有著共同的自由民主价值,也抨击了中国通过贸易手段打压澳大利亚。(多维新闻)

可哀的是,尽管需要不计前嫌合作的威胁摆在眼前,但是政治意识形态挂帅,冷战遗绪的敌我思维仍然在权力阶层的脑海中徘徊不去。福山(Francis Fukuyama)修饰了"历史终结论″对自由民主及市场经济的吹嘘,加入了"国家治理能力″来查看国家政府,但是许多民主国家似乎未曾自我查看,忘却了要砥砺自己的治理能力,仅为了巩固利益裹足不前,而令自由民主的价值观流于形式,面对中国的话语权争夺战当然也就愈发失去立足点。

由此反观台湾自傲的自由民主价值,似乎仅仅变成活动中那支原价新台币6,600元最终竞拍、喊价到了2.5万元的红酒,看起来倍于中国的贵州茅台酒而璀璨耀眼,却也仅仅只是这么一支红酒的价格膨胀至此,而它仍然只是那支红酒。观诸会场内为此欢声雷动,但是澳大利亚酒农并未为此受益,无尾熊也没有得到实质拯救,也难为了费尽千辛万苦帮忙寻找非中资红酒的主办单位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