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海航行新宣示 让蔡英文陷入窘境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军军舰进入南海自由航行。(美国海军官网)

蔡英文总统在农历年前发表国安会议谈话才肯定美军机舰在南海执行自由航行任务,但尴尬的是,美军第七舰队在上周却发布新闻稿强调自由航行任务是“挑战”中国大陆、越南与台湾对无害航行施行的非法限制,此举形同否定台湾在南海的主张与主权,也明显与蔡英文的谈话不同调,造成自打嘴巴的窘境。

蔡英文关于美台关系与美军自由航行的表述

蔡英文在春节前召开的国安高层会议,主要针对各项正在发展中的国际及区域情势交换意见及讨论,认为在当前全球疫情依然严重、新兴病毒蛰伏蠢动的情势下,美台关系依然稳定,并未受到美国新政府政权转移而有所影响,至于台海两岸的和平稳定,则已经从两岸关系的范畴提升到了整体印太区域安全层级、甚至是全球的焦点,因此两岸和平的关键在于中国大陆。

因此,蔡英文似乎很有自信的表示,美国拜登(Joe Biden)政府就任以来,美台关系持续稳健发展可以从媒体报导看见,无论是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应邀参加就职典礼,或是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Lloyd Austin)在国会听证会上承诺确保台湾防卫能力,以及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在听证会上的发言,都让蔡英文认为美台双方的交流合作,并不会因为政党轮替而有所变化。

此外,蔡英文也表示,在近期美军机舰多次在台湾周边执行自由航行任务,展现美国对印太地区安全现状遭到挑战时的明确态度,所以她将会要求国安团队要持续和美国新政府、国会、以及朝野政党、民间各界保持密切的联系,维持最好的沟通状态,能够持续深化在各方面与美国的合作、尤其是在经贸战略上的对话。

蔡英文及国安高层会议的那四点结论里面,除了民进党政府一贯以来拉拢、倾斜美国的“联美抗中”、“倚美制陆”立场之外,还有就是想要在农历春节前稳定台湾社会民心的喊话、以及巩固自身政治权力的考虑了。

美军以自由航行打脸台湾

就在蔡英文召开国安高层会议同一天,美国海军的罗斯福号、尼米兹号两艘航空母舰打击群就在南海进行“双航母”联合军演,而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的伯克级神盾驱逐舰罗素号 (USS Russell DDG-59)于2月17日也在南沙岛屿海域进行自由航行任务,也是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的第二次类似行动,值得关注。美国海军并发新闻稿指出,台湾、越南、马来西亚、文莱、菲律宾与中国,都声称对部分或所有南海群岛拥有主权,存在于南海的海事主张严重威胁海洋自由,阻碍了南海沿岸国家的自由贸易与经济机会,并指各方声索国是在全世界挑战过度的海事主张。

第七舰队这次还特别点名中国、越南与台湾等单方面要求外国军事船只“无害通行”时需要取得许可或事先通知的做法,美方认为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已违反国际法,认为包括军舰在内的船舶都享有自由航行的权利,国际法不允许任何国家单方面要求他国船只“无害通行”前必须获得授权或事先通知,美军此次航行南海并无事先通知任何国家、也没有获得任何国家的许可,以此行动对台湾、越南、中国大陆的主张提出挑战。

第七舰队强调,美军每天都在南海执行任务,与志同道合的盟友密切合作,而盟友们也因此获得了美国对于维护并促进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的承诺,美军所有行动均依循国际法,无论何时何地,美军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航行与飞行。然而如此“挑战”包含台湾在内的海事主张,被认为形同打脸台湾在南海的主张与主权、还有打脸蔡英文的国安会议谈话。毕竟,美国是维护区域安全的重要力量没错,但南海自有各声索国自有的主权主张和权利,而非由美国来认定的。

美国的南海航行自由也针对台湾,蔡英文的亲美宣示遭无视。(吴逸骅/多维新闻)

美军以自由航行介入南海争端

一般谈到南海争议问题多半会让人直接联想南海岛屿主权归属与海洋资源开发,为南海争端的两个核心问题,但事实上南海问题还涉及了东南亚国家与区域外国家基于战略、资源开发与航行安全考虑下的权力游戏及角力。在美国总统拜登把中国形容为美国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并计划对抗中国对人权、知识产权以及全球治理方面的攻击之后,美国海军便展开了行动,拜登还强调,美国正在与中国进行“极端竞争”,其目的昭然若揭。

美国与日本基于海洋矿藏资源、国际水道之航行自由问题而相当关注南海区域所发生的冲突问题,除了日本视南海为其海上运输的经济生命线必经之路外,美国近来对南海动静更是非常关切,多次以军机军舰通过绕行,甚至军事演习方式来凸显南海的自由航行与国际水域性质。

所以,美国介入南海争端采取动作频繁,有一种中美两国必有一战的感觉。美国在南海区域上采取的操作表现了他们的立场和态度,由于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争端,使得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也受到很大程度的影响,南海问题都关系着这两个国家的国家利益这个核心问题,因此两国关系趋于紧张。

南海地处交通要冲,中美将长期在南海角力。(谷歌地图截图)

美国近年来针对南海问题所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导向,可以看出,美国明确反对中国长期坚持的南海争端是双边问题的立场,声称南海问题的处理不能局限于中国与几个领土海洋权益争议的东盟成员国的双边协议,要求争端各方尊重所谓的“国际社会的利益”,采取负责任的方式处理争议岛屿的领土主权、主权权利以及管辖平等问题,极力推动南海问题的多边化和国际化,使之更为复杂。

美国之所以提升对南海问题的关注,加大在此问题上对中国施压,根本原因是美国对海权的关注,担心中国崛起对其在南海甚至在整个西太平洋的主导地位与海上优势的威胁,这才是中美南海争端的焦点和导致南海问题国际化和复杂化的根源所在。

大国与地区集团出于各自不同的战略目的,积极扩大在南海地区的影响力,染指南海地区事务,力图使南海问题国际化程度进一步加深,特别是美国,是对南海影响力最大,关注度最高的区域外大国,其政策走向牵动着南海局势的变化,也就使得台湾在南海争端问题上处于被动的位置。

(本文作者系台东专校助理教授、台湾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