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派不满马英九纪念“二二八” 历史伤痛谁说了算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发生在1947年的台湾“二二八事件”即将届满74周年,台湾各县市政府预计也都将举行纪念活动。然而,原本台北市“二二八纪念馆”与“台湾国家联盟”要合办活动,却因“人权律师”与台独团体抗议该活动邀请马英九出席并致词,使得台湾国家联盟决定退出。似乎,二二八已成为台独的专利,道不同者,绝无法共为谋。

二二八事件73周年时,蔡英文出席中枢纪念活动。(鄭文翔/多维新闻)

当地时间2月21日,包含“郑南榕基金会”等数十个台湾民间团体就已提早纪念二二八。到场的律师李胜雄表示,台北市政府与台湾国家联盟合办的纪念活动竟邀请马英九演讲,他认为这对受难者与台湾人都是一大侮辱,希望马英九“知难而退”。

对此,主办的台北市政府表示,来宾是由协办团体邀请,不过台北市长柯文哲也说,“永无止尽的仇恨,只会让我们成为一个分裂的社会,和平对话才是和解的开始”。他认为国民党员马英九愿意主动面对这段历史,或许是个契机,可以带领更多族群去理解二二八,让台湾社会真正从错误中记取教训。

回顾过去,马英九到底有没有为二二八道过歉呢?至少,在其担任总统职务期间,多次代表政府向受难者道歉,也未缺席过任何一次的二二八中枢纪念活动;即便卸任后,仍于每年赴台北市二二八纪念公园致意。若说当了总统就必须承担“中华民国”政府在过去的错误、得要“做足表演”,那卸任后照理来说就没有这个压力才对,但马英九的行动就已与许多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不同。

当然,二二八事件发生的原因迄今仍众说纷纭,只能说,要造成全台的响应,就绝不会是简单的“查缉私烟”所引起。国民政府接收台湾后的贪污腐败、民生经济凋敝、未能妥慎处理好本省人与外省人各方面的隔阂,都是造成二二八事件规模如此之大的因素。

然而,即使在台湾进入民主化、1987年郑南榕等人发动平反二二八事件运动后,二二八的样貌却未能随着时间与研究的深入而清晰,反而逐渐演变成“统独之争”。统派有其一套关于二二八的说词,独派更系统地将这些受难者都划为“台独先驱”,好像二二八就是为了台独而战、是国民政府打压台独的重大事件。

其实,若真要严肃检视“台独”的历史,则二二八事件发生前,几乎没有所谓严格意义的“台独”;迟至二二八后才有诸如廖文奎、廖文毅兄弟,以及王育德、史明等台独言论与组织陆续浮现,可以说,是二二八事件的发生连带影响台独的萌芽与发展,但二二八事件跟台独本身关系并不大。

而若照中共与部份统派的说法,二二八事件是"中国人民解放斗争的一部分",似乎也有点牵强,即使当时台中曾出现由谢雪红、陈明忠等人领导的“二七部队”与国民党军队进行斗争,但基本上仍属极小区域,整体影响力并不大。

可以说,不论是统派或独派,都为了如何将其主张更为优化在做努力,其中的加油添醋或不经意地省略更是必然。但激进的台独分子,不仅将二二八简化成“中国人”对“台湾人”的屠杀,也卖力地抢占对于二二八事件的诠释权,这其实对于发掘历史真相、乃至做好真正的转型正义,都无济于事。

此次,所谓“人权律师”与台独团体针对马英九出席二二八活动提出抗议,理由是马在担任党主席时没有代表国民党道歉,但就连被台独人士尊称为“台湾之父”的李登辉,其在1995年时的道歉也只是“代表政府”,也没有为“加害者”当年的行为道歉,为什么就没见过独派人士责难李登辉,反而要针对马英九?

在李登辉主政期间,其也从未代表国民党对二二八事件进行道歉。(Reuters)

说穿了,台湾当前的转型正义、与对历史上各项重要事件的解释,都沦为蓝绿、统独与意识形态之争。若各造无法敞开胸怀进行理性思考及讨论,则一切都只会是流于形式的表面功夫,对于缓解社会对立、团结台湾社会不会有任何帮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