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前行政院长:中美脱钩 台应避免“特朗普式答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美媒《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于2月18日报道,美国全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以下简称“美国商会”)发布共88页,题为《理解美中脱钩》(Understanding U.S.-China Decoupling)的报告,该报告指出,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可能带给美国企业严重后果,最坏情况将重创美国一些主要行业。对此,台湾前行政院院长、现任台湾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认为美国商会在商言商,并认为如果中美论及脱钩必须考量成本代价,这提醒台湾拟定战略应避陷入民粹。

美国商会近期发布题为《理解美中脱钩》的报告,该报告指出,中美关系日益紧张可能带给美国企业严重后果,最坏将重创美国一些主要行业。(美国商会官方网站)

美国商会报告对中美脱钩的各种商业利益进行估算,该报告指出,美企若减少对中国一半的外国直接投资,美国国内生产毛额(GDP)将一次性损失最多5,000亿美元;如果双方互征25%关税,在2025年以前,美国GDP每年将减少1,900亿美元。

对于该报告,陈冲认为美国从欧巴马(Barack Obama)时代的“再工业化”及“制造业回归”开始,产业脱钩便在默默进行,到了特朗普(Donald Trump)任内大力推动,从去(2020)年前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鼓吹的“干净网路”(Clean Network)计画,乃至于华为事件都是个中翘楚,有时并无脱钩之名,却有脱钩之实。

陈冲指出,特朗普任内为求供应链自主,并在战略上孤立中国,所以推动贸易、技术、资本市场、投资、融资、教育、SWIFT(国家间转账金融网络)与网路等八大脱钩。其中,他认为最具威胁的应该是技术脱钩、专利脱钩跟SWIFT脱钩,这些对中国大陆杀伤力最大,但美国也将付出惨痛的代价。

台湾前行政院院长、台湾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左四)指出技术脱钩、专利脱钩跟SWIFT脱钩等对中国大陆杀伤力最大,但美国也将付出惨痛的代价。(黄雅慧/多维新闻)

陈冲以一幅欧洲漫画来进行传神比喻,画中山姆大叔与巨龙吵架,互相喊话“ I'll walk away”,但双方的脚却纠缠不清,一时难以分离,相信这就是中美关系尴尬鲜明的写照。他说,美国商会报告出炉前五日,也就是2月12日,传出SWIFT与中国将在数位货币方面合作,虽不知协议真实性及其详细内容,但显然是减缓脱钩冲击的高招。

陈冲说,美国商会并非亲中,也非爱国主义,至少不想跟钞票开玩笑,“在商言商”,不论哪一项目,都不能轻易匆促脱钩。也因此,他认为美国商会在该报告中,才会主张一切决策应以资讯研析为基础,论及脱钩就要考虑成本及代价。

陈冲认为脱钩并非理性作为,贸易原在追求比较利益最大化,许多经济活动上的“钩”、“链”或多或少是自然演变而生的结合,贸易伙伴的挂“钩”,其实是互利的结果,不能用简单的顺差/逆差,做算术的表达。

陈冲认为特朗普式的冲动或民粹,都欠缺理性,没有考虑成本及代价,只是选举的算计。图为特朗普和前国务卿蓬佩奥不断制造抗中言论模糊美国内政焦点。(多维新闻)

美国商会的报告是就美国立场谈中美产业脱钩的利弊得失,表面上与台湾直接关系不大,但陈冲提醒,这对台湾思考未来战略很有启发性。美国商会苦口婆心规劝政府,任何政策厘订,应本于数据分析(Data Analysis),换言之,特朗普式的冲动或民粹,都欠缺理性,没有考虑成本及代价,只是选举的算计。

陈冲表示,台湾近来诸多决策思考,大至国际经贸的整合,中至疫情管控、疫苗取得,小至税制的重新定位,都可参考美国商会的思维模式,先进行资讯研析,再做不同场景的成本效益分析,以淡化意识形态,自然可避免“特朗普式的答案”。他强调“脱钩,可能难免,但不能与国家长远利益脱钩”。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