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启臣柯文哲同台 大谈“贫富落差”解方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当地时间2月24日举行“愿景台湾2030”第二场系列论坛——“活不起的未来”,主题聚焦在居住正义、低薪问题等。本次论坛之所以受到瞩目,在于台北市长暨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也受邀出席,罕见地与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同台,引发台湾在野两大阵营结盟的讨论。 (吴逸骅/多维新闻)

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当地时间2月24日举行「愿景台湾2030」第二场系列论坛——「活不起的未来」,主题聚焦在居住正义、低薪问题等。台北市长暨台湾民众党主席柯文哲也受邀出席,与国民党主席江启臣同台。江柯二人针对多项重要的台湾民生议题,以及是否改革台湾税制等重大议题,分别发表看法。柯文哲直指囤房税、空屋税都是打假球,他也点名江启臣,认为台湾立法院应该解决税制改革问题。

本次论坛邀请台湾大学生物产业传播暨发展学系副教授王淑美、文化大学劳动暨人力资源学系副教授辛炳隆以及柯文哲等人与谈,江启臣亦以立法委员身份共同与谈,而国民党副秘书长柯志恩则以台湾淡江大学教育心理与咨商研究所教授身份,担任论坛主持人,引导论坛进行分阶段讨论。

论坛公布民调数据,对于中央政府总负债为新台币5.5兆元,婴儿一出生就有24.4万元的债务,有近五成受访民众担心国家财政将来会破产;如果把公保、农保、劳保亏损算进去,中央政府负债可能达15.8兆元,则有近六成民众担心未来各项社会保险会破产。

整体而言,受访者认为,高房价、低薪、看不见未来是台湾年轻人面临最严重的三大问题;高达近九成民众同意年轻人买不起房子是严重的问题;问及台湾低薪的主因,多数民众认为是雇用移工、公司喜欢雇用派遣人员或临时工(非典型就业)、产业结构失衡所造成。

民调数字显示,民众对于国家未来发展的担忧,更凸显了“活不起的未来”已是现在进行式,除了要为未来的政策找到发展方向,同时,也是对政府无法改善现状示警。

辛炳隆发言指出,许多产业有高薪但是却有缺工的问题,显示很多年轻人低薪问题在于年轻人自己选择低薪工作。

不过,辛炳隆的言论立即引发在场青年不满,有青年当场表示是台湾社会让年轻人没什么选择,并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也有青年批评政府把资源都为了选举拿去补贴老人,资源分配上没替年轻人着想。

辛炳隆闻言则缓颊,理想状态下他也希望年轻人是用兴趣找工作,但现况下是他会建议应该用“工作去养你的兴趣”,年轻人选择工作时要思考将来想要的生活是什么,十年、二十年后的薪资走向如何,来回推选择现在的工作。

辛炳隆提到台湾时下青年的储蓄问题,称青年虽然薪水不高,但消费力却很强,年轻人没什么储蓄,代表对未来的失望,所以都活在当下,将来老年的经济状况会成为问题,有些年轻人现在靠劳力赚快钱,但将来四五十岁还能这样吗?台湾经济快速成长的时代已经过去,年轻世代确实辛苦,但还是有机会,看能不能发觉。

江启臣顺着前述发言表示,世代正义不该只是政治口号,应该是生活实践,只有把公平正义做到互信基础,否则就会容易产生冲突对立,不管是政府或是大型企业都应该放在相关经营理念中。他认为,在建构政府政策的面向中,过去都要做财务成本评估、可行性评估、环境影响评估,却没有纳入世代正义的考量,应该要有一套这样的标准出来,让政府在拟定政策时,立法单位在监督时,也可以参考指标检验政策。

江启臣呼吁,政府应该扮演世代桥梁。他更意有所指地说,“不要利用世代矛盾变成对立”,从中获取政治利益,“这是非常不可取的一件事”,政府要有能力把饼做大,房价、物价涨就是薪水不涨,这涉及到台湾产业发展问题。

柯文哲则表示,贫富差距的成因很简单,不外乎现在资本获利远大于劳动获利,使贫富差距愈来愈高,是世界潮流。他指出,只有两个解决的方法,一是所得累进税,也就是有钱人要缴特别多的税,二是社会福利要偏向弱势。

柯文哲谈及居住正义,他说,要从社会住宅、租金补贴和税制改革三方面解决,不过在社会住宅的部分,他也坦言,当初承诺八年五万户是不可能的,他八年最多开工一万3,000户,“就快挂掉了”。

柯进一步表示,李登辉曾和他有对话说,如果40年不能解决的问题,不要幻想在四年解决,对他有很大的启发。

他强调,很多事情不要幻想一天去解决,也认为打房的政策不会成功,不应该打房,而是要让国民所得追上去,“只要政策方向是对的,社会住宅慢慢盖就好”。

柯文哲进而谈到税制改革,表示无论是社会住宅,还是租金补贴,都是治标,唯有税制改革才是治本,但政府在囤房税、多屋税、空屋税等都是打假球,呼吁大家不要再打假球了。

柯文哲直接点名江启臣,说“江启臣,你们立法院才要解决这个问题,空屋税、多屋税、囤房税,税不解决没有用。”

江启臣笑回柯文哲,说“扩大税基有必要”,政府更应透过有效的行政方式让资源可以真正使用在需要被帮忙的对象,而且转化机制必须做好,免得最后还是转嫁到被补贴者身上。他称,针对弱势、针对需要帮忙的,或者年轻人应该多给相对多的国家照顾,“我们也同意给他,但是这中间你必须有转换机制。这个转换机制必须能发挥效果,不是简单地过手。”

江启臣说,年轻人缴很多税,他们缴的税怎么被使用这才是关键,可是却一直没有检讨。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