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疗走在世界前列 新冠疫苗开发却“慢”的原因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当地时间2月25日,根据台媒“中时电子报”报道,欧盟(EU)官员透露,跨国大药厂阿斯特捷利康(AZ)已告知欧盟,旗下新冠(COVID-19)疫苗第二季供应量,将不到合约目标的一半。此消息传出后,有台湾舆论担忧,同为AZ疫苗购买方的台湾,要在今(2021)年上半年取得采购的1,000万剂可能性相当低。

目前来说,台湾除了从世卫组织(WHO)引领的新冠疫苗保障机制(COVAX)获得分配疫苗外,还有向AZ、莫德纳(Moderna)等药企进行采购。不过,根据台湾官方公布信息汇整,台湾新冠疫苗的“主力”来源是AZ,约为1,020万剂,占“确定”会来台疫苗的总数二分之一量。如今,却传出AZ供应疫苗不及,可能导致台湾一时半刻仍无疫苗可用之囧境。

日前传出AZ新冠疫苗来不及供应欧盟,引发同为购买方的台湾担忧,要在今年上半年取得采购的1,000万剂可能性相当低。(中央社)

迄今,相信多数台湾民众都会有疑问,台湾医疗及其相关人员无论在老百姓的眼中,或是在全球知名数据库Numbeo最新的医疗保健指数皆排名“第一”。但又为何在此次新冠疫情中,自制疫苗的研发会如此落后?以至于只能仰赖向外采购新冠疫苗,且还得看其他药厂或是国家的眼色。

坦白说,自新冠疫情开展以来,根据台湾媒体曝光的数据汇整,有多达数十家的台湾药厂及科研单位都宣称有在研制新冠疫苗。但疫情至今已逾一年,也只看到高端疫苗与联亚生两家药厂顺利进入二期临床;顺利的话,“预计”在今年年中,两家药厂的疫苗能先后通过台官方的紧急用户许可证(EUA),正式上市为台湾民众施打。

若要对台湾自制疫苗研发缓慢的问题追根究柢,不外乎有三个层次。首先,台湾市场在对待生技医疗产业,几乎都存着“投机”、侥幸的心态,光顾着炒作该生技公司股价外,经常忽略生技医疗产业的“长远价值”,只要生技公司的新药开发有什么风吹草动,动则呼啸而走,不然一待坐收渔利后,随即“卷款”逃逸,徒留被掏空后的公司。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许多生技医疗公司即便有高端的开发制药技术,但也先保留走一条相对安全、稳定收益的道路,对于所谓具有创造性的新药开发,只能保守一点、在商言商。

更进一步言之,因为生技产业公司的市场变动性大,更遑论中实户、散户会向往投资这类具价值性的公司,就怕投入后血本无归。久而久之,台湾新药企业的创造性就被市场消磨殆尽,畏惧具前瞻性、突破性的想法,仅局限在代工、制造等守旧思维。特别是新冠疫情又与以往的流行性传播疾病不同,充满着未知的困难,若非有强大的魄力与使命,稍有不甚即可让公司粉身碎骨。也就是说,即便有数十家台湾生技公司曾言明开发新冠疫苗,但若认真考察,有些公司只不过是打着新冠疫情旗帜,顺势赚个发难财。

台湾生技产业公司往往成为股票市场投机的目标。(中央社)

其次,台湾新冠肺炎药物开发落后,还得归咎到官方身上。早在2020年3月,台厂高端疫苗就取得美国国家卫生院(NIH)授权,取得病株疫苗开发的技术与平台。按理,以台湾那般视欧美国家为先进代表的思维来说,应及早编列特别预算,协助辅导台湾企业竞速开发。然而实情却是,民进党政府直到2020年年中,才编列了百亿预算来采购疫苗,但这些预算还并非明确投资在台厂身上,而说是要用来采购海外疫苗。

当台厂兴高采烈获取国外技转,或是自行寻找可用的疫苗方案,但碍于台湾市场的投机取向,以及政府态度暧昧不明情况下,美其名向外宣称“按部就班”,但实际上,却是以拖待变。相形之下,美国政府在疫情爆发后,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即立即启动“神速任务”(Operation Warp Speed)方案,目标在2021年1月前制出三亿剂新冠疫苗。如今看来,美国政府当初的强势支持,也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反观台湾,直至去年年中,才核可开发新冠疫苗的三家公司(国光生、高端疫苗、联亚生)陆续进入一期临床试验、2020年年底才有一家本土厂进入二期临床;今年2月,当本土厂商进入二期临床试验来到两家,且试验报告越来越明朗后,官方才稍微透露将实施“预采购”。由此得知,民进党政府在本土新冠疫苗的开发进程上,态度不仅消极,也更坐实外界屡屡传言台湾官方根本不相信本土厂商能作出新冠疫苗的消息。

最后,再以疫苗科学制成进度观察,基本上疫苗开发分为四大类型,像是中国大陆药厂普遍是使用灭活疫苗技术,也是最传统疫苗研制的方式。而台湾疫苗厂采取的开发策略则是次单位疫苗。这项技术是近十年来发展出的技术,“次单位”意指只取病原体一部分结构制成疫苗,在作法上区分两种,一种是天然的次单位疫苗;另外一种则是重组的次单位疫苗,又称重组蛋白疫苗,这次台湾三家疫苗厂所研发的新冠疫苗即是重组蛋白疫苗。

然而,这类制程技术之一的“蛋白质纯化”是需要长时间,而且不同蛋白质纯化技术又不一样。也因此,可见到目前全球市面上无新冠疫苗属蛋白质疫苗性质,大部分都还在临床试验阶段,这也是台厂进度缓慢的原因。

相较之下,为何欧美国家的药厂能快速制作出新冠疫苗?主因是这些药厂所使用的开发技术,是运用DNA及mRNA的原理基础上来进行研制,跳过了台湾药厂普遍要经历的“细胞纯化出蛋白质”的步骤,从而提高了开发效率。当然,拥有这般前瞻十足的技术,也是仰赖这些药厂花费长时间及资源投入,才能在此新冠疫情上迅速着手,从而解救困于疫情的人们。

总结来说,台湾在新冠疫苗开发上落后其他国家的原因,有产业、有政治、有科学等方面的因素。不过坦白说,疫苗等药物开发本非一蹴可及,需要先前长时间技术、资源,人才的积累,才能在这突如其来的紧张时刻派上用场。而经历了先前SARS、今次的新冠疫情,就盼台湾朝野能够记取经验,重新制定出一套扶植生技产业的政策,不光只会在选举前喊喊壮大生技产业、创造另一个生技“台积电”等口号,不如趁此疫重新检视规划。否则,若再次遭遇百年一遇的未知疫情,大概就只能坐等他国用剩的、或在自家感叹“书到用时方恨少”而已。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