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积电与藻礁论战:天秤两端是否两难全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观察台湾社群舆论,脸书(Facebook)在最近出现一些粉丝专页,打著〝藻礁过,台积落,科技业,没工作″如此耸动惊人的标题,在精神上把台积电置于藻礁生态的天秤另一端,绑架到反对藻礁公投连署的阵营,试图将支持保护藻礁公投的人打成〝反对台积电″者。如此〝挟台积电以反公投″的论述著实令人瞠目结舌,尽管台积电未对整起事件发表任何意见,摆出避免卷入任何政治事件的姿态,那么何以台积电会无端端的(虽然只是在精神上)被卷入事件中呢?

Facebook的一些粉专,打著〝藻礁过,台积落,科技业,没工作″的耸动标题,在精神上把台积电绑架到反对藻礁公投连署的阵营。(Facebook@脱北者冰狼)

面临生死关头的大潭藻礁

随著台湾第二核能发电厂的一号发电机组将提前于今(2021)年6月提前除役,企业界投资台湾时,最担忧〝五缺问题″(缺工、缺人才、缺水、缺电及缺地)中的缺电突然显现紧迫性。台湾经济部推行的解决方案,就是在位于桃园市大潭观塘工业园区的大潭发电厂内,新设三座天然气发电机组(即7、8、9号机组),并就近建设年营运量达300万吨的第三接收站(三接),以利进口的液化石油气就地加工,并以流水线输送大潭发电厂及台湾北部的其它发电厂。

三接的开发案最具争议之处在于,选址地点落在大潭藻礁生态区,属于台湾面积最大的藻礁区,并且拥有7,600年的历史,亦属全球少数仅存的现生浅海藻礁。这个事件当然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早在2015年马英九政府时就已经进行规划,并且预计在2022年完工,但是受压于彼时还是在野党的民进党偕同环保团体的抗议行动,开发案也就按下不表了。讽刺的是,此开发案的环境评估工作竟是在蔡英文政府第一任期内的2018年所通过,时任行政院长赖清德以及桃园市长郑文灿也分别遭到〝观塘换深澳″、〝藻礁发夹弯″的讥讽,为了避免拖累当时即将进行的九合一选举,此开发案也暂时压了下来,尽管民进党在随后的选举仍然遭遇了重大挫败。

换屁股就换脑袋的并不只有现在执政的民进党,在野的国民党也从三接的策划者,摇身一变成了藻礁的守护者。由环团〝抢救大潭藻礁行动联盟″发起的公投案原本声势并不乐观,在国民党、台湾民众党等在野党的〝加盟″之下,连署书数量出现爆发式增长,让3月中旬达到35万份连署书的目标出现曙光,也令民进党大感紧张。

需要守护的护国神山

同于2018年九合一选举进行的公投案中,要求废除《电业法》第95条第1项〝核能发电设备应于2025年以前,全部停止运转。″的案件获得了支持通过,但是民进党仍死抓著2025〝非核家园″神主牌不放,表示该法条的废止不影响政策推行,形同将该公投案直接没收。台湾政府虽致力开发光电、风电等能源,但是其发电量相较于核能简直是杯水车薪,并且稳定程度更容易受到天候因素干扰,因而通过加开燃煤、燃气等火力发电厂弥补缺口成了不可或缺之举。这固然与国际上减碳的潮流背道而驰,也造成了严重的空气污染,但反正只要以〝季风将中国的污染空气吹到台湾″敷衍民众便交代完事。

然而该来的总是躲不掉的,作为全世界晶圆代工龙头的台积电,规划在台南科学园区建设新的厂区,并且将在该厂区布署EUV光刻机投产5奈米制程,根据台积电在2017年提交给台湾环保署的文件,其估计用电量达72万瓩,比当年台电统计的台湾东部地区(宜兰、花莲、台东)的40万至50万瓩还要高。2021年初台积电在台湾加权指数中的权值占比达34.04%,在2020年全世界芯片市场的市占率达到54%,为了保持产能及技术的领先,台积电仍会持续增加资本支出,显而易见的也会增加用电需求。

政绩乏善可陈的台湾政府面对如此强大的〝护国神山″,自是不敢怠慢其需求,尤其在当前全球闹芯片荒的状况下。在台湾媒体的争相报导下,台湾人〝万般皆下品,惟有台积电高″的意识也愈发浓烈,因而掏出真金白银支持、在政策上开绿灯、学校课程规划配合需求等,为了保护这座〝护国神山″可说是无所不用其极,台积电近期惟一碰一鼻子灰的项目,大概就是2020年在屏东县万丹乡欲购置人造林地以建置光电站。

"藻礁过,台积落,科技业,没工作″的标语可能令台积电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冠上"藻礁杀手″恶名,是否为了逞一时政治斗争之快,而强拉台积电进战场,此举应当慎戒。(中央社)

在ESG钢索上艰难行走的台积电

尽管台积电在台湾受到优待,但也绝非仅依靠政策扶持的企业,台积电高层对于自身用电量的需求自是有所评估,也响应国际趋势订立了ESG(环境、社会责任、公司治理)指标,加入了RE100(百分百再生能源)联盟,并且积极推动节电措施、建置自身的绿电厂,不过发电毕竟不是其本业,通过国营事业提供足够的能源仍然是最重要的。然而加入了RE100意味著台积电在2025年就要全面使用绿电,当前台湾政府建置的光电及风电设施要为其提供足够的电力简直是天方夜谭,而此次将台积电卷入网络论战的三接,所要支持的是以大潭电厂为主的燃气发电场,并非属于绿电的范畴,从理论上来说是2025年之后台积电就不应使用的电力,因而以要让台积电有足够的电力而支持三接,进而反对藻礁保护的论调实属荒谬。

ESG指标在国际形成趋势,成为投资机构进行投资的参考标竿,而国际科技巨头如苹果、英伟达(NVIDEA)、高通(Qualcomm)等也要求其供应链厂商要使用一定程度的绿电,假若台湾政府不能为台积电提供足够的绿电量,而迫使其必须增加燃气发电的使用占比的话,不仅会令台积电在ESG指标上降低评级,也让其冒著绿电占比不足的风险而丢失订单,进而减损企业价值;尤有甚者,〝藻礁过,台积落,科技业,没工作″的标语更是直接令台积电在不明不白的情况下被冠上〝藻礁杀手″恶名,是否为了逞一时政治斗争之快,而强拉台积电进战场,此举应当慎戒。

而再深究,国际能源总署(IEA)及国际科技巨头实际上也是将核电视作绿电的,如果核四厂没有被停工,核二厂的燃料存储设备不被技术性卡关而不能扩建的话,核电绝对是令台湾自傲的晶圆代工业者所欢迎的能源,藻礁也不必因为大潭电厂而遭到牺牲。套用句2020年底同为晶圆代工业者,联电老董曹兴诚的呼吁:〝大家过度夸张核能的危险性,反对核能的人,就像清朝末年民众一样,认为铁路会破坏风水反对兴建,可是日本却拚命建造铁路,造成两国国力差距增加。若台湾要有充裕电力,一定要走回核能。″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