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维TW】台湾独立 首先要从美国独立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综观蔡政府此次和缓表现,看似以台湾为主体,实则尽显“唯美是从”的执政心态,只不过角色形象由特朗普时代的猎犬,换成了拜登执政初期的家猫。

陆委会举行主委交接典礼,卸任主委陈明通挥别,新任主委邱太三陪同。(吴逸骅/多维新闻)

由蔡政府立场观之,国安会议发言也好,国安人事更迭也罢,不过尽是战略迷障。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台湾看似在两岸和稳的宴席上翩翩起舞,其实真正在意的观众唯有一位,那便是遥坐席外的美国。

故其举手投足间,尽显自我矛盾的暧昧:躬身拜年拉近距离,却满嘴谴责对方为印太安全的“破坏者”,好替美国的“守护者”形象张灯结彩;换上带有鸽派色彩的官员,然其能动性恰似无条件屈从美国的台湾,倘若“大局”需要,信鸽也得披上猎鹰的皮囊,硬着头皮装腔作势。

在印太战略上,台湾对美亦步亦趋,成日担忧自己无法配合美国的区域安全战略,而不反思被绑上美国战车的风险;在人事议题上,过往的陈明通受民意与美国战略束缚,“知中”一面毫无施展空间,而今“鸽派”邱太三所面临的局面,除了美国立场有所模糊外,台湾民意趋势大抵不变,政府则依旧“从美”。这般“虚晃一招”,究竟能有多少说服力、又能对两岸修好起到何种效果,可想而知。

尽管如此,前述考虑已被台湾官方决策思维排除已久。综观历史,小国之所以能在强权主宰的国际政治中生存,并为己身争取生存空间,凭借的向来是灵活的阳奉阴违、抵抗颠覆,好让强权为己所用;无主体地过度选边,往往预示着提早倾覆。然当今政府眼见台湾位处美中对峙前线,不仅无视中国崛起的现实,更不惜让两岸关系由目的降为手段,沦为“台美友好”的祭品。

2021年2月23日,卸任陆委会主委陈明通(左)将印信交接给新任主委邱太三(右)。(吴逸骅/多维新闻)

而之所以会有上述发展,归根结柢,乃是台湾深陷美国的一手营造的PUA(Pick-up Artist)氛围,且依赖成瘾又难自拔之故。对台湾而言,亲美情结源于国共内战与冷战的共同发酵,当中更夹杂了些许“殖民先进性”的优越感,如此美国得以长年干涉台湾内政,只是历任总统的抵抗程度各有差异。

但伴随两岸实力逆转,台湾的经济发展难再让执政者得分,外交场域更是陷入名实之争的虚无战。种种因素交错下,台湾政治人物决定“转换思维”,将亲美当作最大筹码,“美国宠物”由此成为争取执政的条件之一。在此脉络下,放弃能动性,博求美国青睐,好以小恩小惠狐假虎威,便成了台湾政坛的集体潜意识,很多人谋求台独,却从未想过台独应首先从摆脱美国控制、实现精神独立做起。【点击查看全文

【上文节录自第64期《多维TW》(2021年3月4日)多棱镜文章《台湾独立 首先要从美国独立》。如欲阅读全文,请按此订阅多维电子刊,浏览更多深度报导和独家解析。】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