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鹰高教机大秀之后 台湾航空产业要面对什么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台湾汉翔飞机公司,在3月2日高调展示该厂赶工产出的先导生产型T-5勇鹰高级教练机,2架预量产原型机一起出马登场,好不威风。老董胡开宏更是自信满满,兴高采烈地同乘共飞,上演一出老飞官对新勇鹰机性能的超级满意大戏。但是,曲终人散后,勇鹰机的这出戏,究竟带给台湾航太产业什么意义?未来的台湾航太产业、航空工业又将面对什么局面?

汉翔高层齐集,为蔡政府“国机国造”政策挂保证叫好,除了政治正确外,对台湾未来航太产业的前景,有何前瞻性意义?(特约摄影/多维新闻)

众所周知,勇鹰高教机是蔡英文政府上台之后,政策急转弯的产物。原本台空军在马英九时代规划,与义大利原厂合作、授权生产组装M346高教机的所谓“洋机国造”计画,碰上政党轮替之后,豹变成为蔡政府硬挺的“国机国造”计画,不仅和义大利方面不欢而散,民进党内高声喊叫“台湾都能自制战机,为何不能自制教练机?”此种民粹声浪不断,故汉翔公司背负着研发IDF基础的十字架,赶鸭子上架,短短三年时间推出勇鹰高教机,自称为航空界奇迹,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包括美国在内,能够在短短三年生出一架全新的高级教练机。

不论如何辩解,勇鹰高教机就是急就章由IDF战机双座型直接换装上阵的产品,不具备任何前瞻性作为,此种“埋锅造饭”的刻苦勤勉心态,对汉翔飞机公司未来的发展也无太多好处。(特约摄影/多维新闻)

短短三年时间赶出来的勇鹰机,事实上不过就是IDF战机双座版的“美容版”,拔掉机载雷达、发动机后燃器和武器挂载架,就变成一架类似教练机的双座机。汉翔公司号称有极高比例的部份都全新设计过,并且用上比IDF比例还要高得多的航空复合材料,以减轻机体重量,增进飞行性能。翻开世界航空史,有许多高级教练机,后来摇身一变为轻型战机。但是由一架纯战机、硬是变身成专业的高级教练机,这样的史实还真是少见!因为,设计教练机和设计战机的思考,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

IDF战机的设计,就是个不折不扣三十多年前的思考,并无太多扩充发展与前瞻性,因为当年时空环境的限制造就此局面。勇鹰机照抄IDF,作为所谓台湾“国机国造”的大政绩,除了政治内宣功能外,还有何开创意义?(陈宗逸/多维新闻)

尤其,又因为近期台空军的坠机事故不断,引发社会动荡。原本担负“部训机”(提供飞行员通过高级教练机考核后、转换为飞行战机前的衔接机种)F-5E/F,又因为失事关系,蔡政府高层政治处理,要求勇鹰机量产后先提供给台东志航基地,优先取代F-5E/F的“部训机”任务,来转移台湾纳税人对F-5E/F战机是“老旧空中棺材”的质疑。但是,原始优先必须替换AT-3教练机的T-5勇鹰机,并不具备部训机要求的炸射训练功能,未来要如何因应?官方毫无答案。而AT-3教练机也是老旧机款,万一这段时间再度摔机,台湾社会风向一变,勇鹰机何去何从?

政治部份就已经是个无解难题,而技术上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不论如何包装,勇鹰高教机来自IDF战机的设计,几乎原封不动移转。而IDF战机是个三十多年前的老旧设计,如今已经不再先进新颖,缺乏对下一代战机设计哲学的融合,这样的老旧机体设计,要如何训练出新一代的台空军飞行员?

美军选定波音公司T-7A红鹰高级教练机的时程,还比台湾空军的T-5勇鹰机晚,但是其思考前瞻性已经超越未来50年的作业需求。(Boeing)

未来台湾空军将拥有超过400架的第4代/4++代战机,要如何透过三十多年前的老旧设计机体,来获得先进空战技术训练?美军为何舍弃多样的传统高教机设计,选用波音公司与瑞典合作的T-7A红鹰高级教练机?其中“超前部署”的思考,提前准备未来半个世纪的航空训练需求,才是重中之重。

美军选择T-7A红鹰高教机,其着眼点在于波音公司与美国空军共同研讨出的“e-series”世代新战机研发概念。由于数位设计以及模拟软体的进步,以往打造战机,要从实验机、预量产型到先导量产型机,一步一脚印验证、修改战机设计,过程中不仅实验机造成伤亡、失事,折损宝贵人命也常常发生。

美国空军藉由T-7A红鹰高级教练机,所接续推动的e世代造机技术,结合数位设计和模拟整合的效能,展现出全面跳跃的新世代造机经验,欧日韩等国莫不积极赶上。(U.S.A.F.)

但在e系列时代,战机设计与模拟,全部都在超级电脑中进行,根据美国空军的估计,可以减省超过80%以上的步骤,尽快地推出稳定的战机原型设计,这是划时代的革命技术,而T-7A就是第一架用此概念推出的高级教练机,其开放性架构可以支应未来起码50年的美空军飞行员训练。

美国带动的航太产业e世代潮流,将引领世界航太工业未来50年以上的主流思维,台湾跟上了吗?(Boeing)

这套e系统所设计的战机,也将在未来很快汰换掉美军一千余架的F-16战机机队,设计飞机不再是一条长远道路,反而越来越快速、安全与便利,这是世界航太产业的趋势,欧日韩等国都在走同样的道路,而台湾呢?几乎是用艰辛勤勉打造而出的勇鹰高教机,提供给台湾航太产业升级的空间了?抑或是只有为政治内宣服务的功能?

台湾在航太产业,选择自己“埋锅造饭、埋头苦干”,偏要拚出个“台湾之光、台湾第一”的面子工程,埋头之间,无暇顾及世界航太趋势,仅仅只是为了赚取代工飞机组件的蝇头小利、让利给屈指可数的台湾厂商,自产自销自用,这种“内循环”式的航太工业发展政策,难道就是台湾所谓“国机国造”的唯一政治正确吗?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