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藻礁如何变成蔡英文的“粉红忧郁”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撰写:
最后更新日期:

大潭藻礁生态区是全球少见由植物类的珊瑚藻担当造礁重任,平均一年仅能造礁几毫米。(中央社)

除了“吃菠萝、爱台湾”成为全民运动外,近期引发台湾社会关注、热议,甚至撕裂的议题,首推被大学生冠上“粉红风暴”名称的“台湾中油第三天然气接收站迁离大潭藻礁公民投票联署案”(简称“珍爱藻礁”公投案),戏剧化的从难以成案,短短几天就逆转跨过成案门坎,并且成为蔡英文自2016年执政以来最难以处理,严重挑战其诚信的“粉红忧郁”。

蔡英文为何忧郁?一是大潭藻礁生态区是全球少见由植物类的珊瑚藻担当造礁重任,平均一年仅能造礁几毫米,专家依该藻礁的沉积高度、范围,估计其存在至今已有7,600年历史,为世界少数仅存的大面积藻礁区,2019年更被国际海洋保育团体“Mission Blue”指定为海洋保育“Hope Stop”(希望热点),其存续与否具备国际能见度,公益性、道德高度兼俱。

其次,“珍爱藻礁”公投发起人的“深绿”色彩无庸置疑,长期投入环境保护、生态保育运动,热爱台湾土地、环境的情感同样无庸置疑,并曾公开承认他的公民意识来自民进党的启蒙,这样的背景、热情与贡献,让蔡英文于2013年曾亲赴大潭藻礁生态区,留下“藻礁永存”题字,使得此时民进党人欲施“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故伎,将其贴上“国民党同路人”标签,却怎么也贴不牢靠。

其三,众所皆知,台湾的大学生亲绿者众,此次“珍爱藻礁”公投得以从濒死边缘变成社会热议的满血状态,台大学生发起“粉红风暴”(因藻礁志工长期以来穿着粉红色“珍爱藻礁”背心)串连各大学联署活动,在大学校园内引发正、反讨论功不可没,而因这些学生及藻礁志工多数也持“反核”立场,也让民进党侧翼“反对中油三接就是支持核电”的操作,变成绿营内部“网内互打”。

简言之,“珍爱藻礁”公投从本质上的公益性以及发起人、推动者的“属性”,使得民进党打击政敌、嫁祸敌对政党的种种廉价抹黑、丑化手法不仅难以生效,反而凸显民进党在野与执政时期的矛盾与政治算计。

总统蔡英文2013年曾亲笔写下藻礁永存诺言(facebook@珍爱藻礁)

平心而论,“珍爱藻礁”公投若发生在一般时期,蔡英文或许只会有“难以操作”的困扰,到今时却是非常时期,“2025年非核家园”能否实现以及台湾用电将再创高峰的的非常时期,这才是蔡英文真正感到忧郁的事。

对将“反核”当神主牌的民进党来说,“2025年非核家园”是他给支持者的庄严承诺,同时也是对2024年台湾总统大选选战话题的“超前部署”,为了断了“不反核”者的悬念,民进党早就启动原先预购供核四厂使用的核燃料棒回运美国,预计今年年底前可全数完成。不过,在风力、太阳能难成气候下,这也让台湾能源选项无可避免的朝燃煤、天然气等石化燃料倾斜,加上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肆虐加速5G、AI、电动车产业的实用化,台积电以降台湾半导体产业聚落纷纷扩厂、增加产能,台湾用电需求只会增不会减情况下, 让“中油三接工程”成为蔡英文政府在2025年实现“非核家园”的重中之重。

然而,“公投”也是民进党的神主牌,“珍爱藻礁”公投发起人的公民意识受民进党启蒙,自然知道“公投”的威力及其“补代议政治不足之处”的意义,连一向善于巧辩的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在台湾立法院被质询时,都只能回答“尊重公投结果”。

目前来看,蔡英文政府知道“珍爱藻礁”公投已势不可挡,已经开始转换战场,开始“恐吓”台湾人民,台湾经济部长王美花就公开宣称“中油三接工程不做,恐增加燃煤发电”,盼号召“反核”支持者于今年8月封杀“珍爱藻礁”公投,不幸的是,同时间一同投票的还有“反莱猪”、 “支持大选绑公投”及“重启核四”公投,除了每一项都可以找到证据印证民进党的“昨是今非”外,就算“重启核四”公投未过,只有“珍爱藻礁”公投过关, 对蔡英文来说,其重磅威力殊无二致。

蔡英文真的想要增加燃煤发电吗?恐怕未必,空气污染情形严重是民进党2018年九合一选举严重挫败的关键原因之一。在“反核”、“公投”神主牌及深绿支持者、亲绿大学生掀起的“粉红风暴”中,再加上“空污”令选举挫败的前车之鉴,蔡英文陷在自己构筑的框架中进、退皆难,怎能不忧郁?在这样的过程中,民众会因为对“珍爱藻礁”公投的关注,开始认真讨论台湾的能源问题时,民进党那一套只会借着哏图大内宣,政策蓝图只以4年时间规画,以赢得选举为要的思考模式将无所遁形,想到又更忧郁了。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X
X
请使用下列任何一种浏览器浏览以达至最佳的用户体验: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为避免使用网页时发生问题,请确保你的网页浏览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